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秦夫人(一)
    六个月前。

    老金与中山千里迢迢从南海返还太白山,将整整一橡木酒桶的人鱼膏,送入秦始皇地宫的赝品,无数鲛人尸体炼成的光明,将再度照亮墓穴里的日月星辰,烘托黄肠题凑直到下一个千年。

    不过,他俩当即被阿幽下令捆绑起来,监禁在太白山的地牢中施以酷刑。

    太白山的酷刑,沿袭自太平天国,集合了明清两朝酷刑之大成,又加之刺客事业的六十年腥风血雨,对于人之**与精神的毁灭,难以尽述。

    阿幽之怒。

    她原本不准秦北洋离开太白山,无论是去看望欧阳安娜还是去找什么鲛人鱼膏,没想到秦北洋与九色擅自下山。老金与中山两个白痴,居然违背“阿幽小主”之命,跟随“主人”秦北洋一同南行。此其一也。

    他们走了也就走了,至少有老金在身边监视秦北洋。阿幽曾派人马南下寻觅他们踪迹,只知老金等人在香港九龙闯下大祸,竟然造成港英当局军警的大量伤亡,此后便渺无音讯。想不到,获取鲛人鱼膏之后,老金居然任由秦北洋单独留在广州,自己与中山两个回到太白山,简直酒囊饭袋!

    阿幽亲手用皮鞭抽打老金的后背,以至于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但她并没有处死老金与中山,她知道,这样秦北洋恐怕永远都找不到了。施加酷刑之后,阿幽又派人用最好的草药给他俩疗伤,让他们从死亡边缘救回来。老金身上有硬功夫,中山年轻底子好,又加上太白山的水土饮食天然适合康复,他俩不到半个月已能下地行走了。

    经过这次严酷的惩罚,老金与中山“从灵魂深处”忏悔了自己的错误,付出惨重代价才弄明白——太白山真正的主人,依然姓洪,而不姓秦。

    阿幽深谙恩威并施之道,当着全体刺客们的面饶恕了这两个人,让整个太白山都对她服服帖帖。这也是她经历了阿海叛乱之后,渐渐总结吸取的经验教训,再也不能用小姑娘的妇人之仁来统御刺客们了,绝不能给人一丝一毫的叛乱贰心。

    解铃还须系铃人,老金与中山必须戴罪立功,要把阿萨辛的继承人,刺客联盟的领袖秦北洋找回来。

    阿幽也将亲自下山寻夫。她将太白山托付给孟婆打理,便带领老金与中山走过吊桥。两年多来,她第一次离开刺客们的巢穴,脱下洛神般飘逸的汉服,不再把自己当作枯守空房的小媳妇,而换上农家女出门行走的装束,腰间藏着“仓鹰击于殿上”的象牙柄匕首。

    穿过日渐凉爽的秦岭山谷,还走汉中道,沿着汉水到武汉三镇,再转铁路、水路与山路。辗转了二十多日,过了中秋,方才抵达依旧湿热的岭南,已是阳历十月。

    阿幽第一次到广州。

    无暇他顾,第一时间,来到越秀山下,沿着篱笆墙的小径,来到一处翠绿的庭院前,门口种着一株红豆树,一株芭蕉树。

    这是齐远山与欧阳安娜的家。

    老金趴在篱笆墙后的树丛潜伏,中山则爬上庭院背后的越秀山,选择一处山坡居高临下监视,阿幽在从越秀山到西关的必经之路上,租下一处民宅,日夜守在木板百叶窗后。

    果然,阿幽看到了她的“安娜姐姐”。只不过,当年上海滩青帮老大与达摩山海盗的女儿,如今已是风韵满满的小媳妇,牵着三岁多的小女儿,走在秋雨绵绵的小径上,不用伞,却用斗笠和蓑衣遮挡风雨。

    名叫“九色”的小女孩,强壮得就像一头小野兽,飞快地在妈妈跟前奔跑,跳起来能抓住蝴蝶,笑起来声音爽朗洪亮,隐隐就像一个人。

    这个似是而非的发现,让阿幽的心里头又打了个颤……

    齐九色的肩头,经常盘踞着一只猫,如同焦炭般油亮的黑猫,猫眼总是警觉地射向老金与中山潜伏的位置,并且呲牙咧嘴发出警告。可惜欧阳安娜无法理解猫的语言。

    不过,阿幽从这只猫的眼睛里嗅出了古墓的气味。

    她看到了齐远山,二十三岁的年轻军人,早已摘下北洋军阀的五色星徽,穿上广州革命军的朴素军装。眉宇之间,雄姿英发,真个是三国周郎赤壁,小乔就是安娜。当年在北京,阿幽与安娜姐妹相称,还跟齐远山在同一屋檐下住过数个月呢,直到刺客们的主人身份曝光。

    阿幽耐下性子,在广州监视了整整七天七夜,她判断秦北洋也可能潜伏在这附近。

    但老金、中山与她都没能发现秦北洋的踪迹,倒是齐远山与安娜家里,每天都有贵客来访:廖仲恺、戴季陶、许崇智、李济深……甚至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

    二十年代,中华民国第一位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正陷入空前危机,多次北伐失败,陈炯明叛变,一度失去广东地盘。为了挽回颓势,确定“联俄容共”的大政方针。经过常凯申的推荐,扈从中山先生有功的齐远山,开始在苏俄协助下筹备黄埔军校,奔波于大元帅府与军营之间。

    宾客们都羡慕齐远山与欧阳安娜的郎才女貌。齐远山是北洋将门之后,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高材生;欧阳安娜则是北大历史系才女,尽管他俩都只是肄业。大家都夸他们的小女儿漂亮聪明,继承了妈妈自来卷的乌发与琉璃色眼睛。自封“干爹”的常凯申,总是一身军装,抱着小九色在广州到处游玩。

    第七天,阿幽不能再等下去了。

    这天黄昏,最后一位客人离去。这是个相貌英俊的男子,相比早衰谢顶的常凯申,更有一番男人的魅力。齐远山与安娜对这人分外高看,口口声声称其为“汪先生”,一路送到门外的小径。

    他叫汪兆铭,曾是刺客。辛亥革命那年,他在摄政王必经之路的桥下安放炸弹,还没行动就被警察抓获。虽有必死的决心,干活却太糙了,在狱中写下绝命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刺客杀天下闻名之人于无声,甘当历史的配角,岂能喧宾夺主成为主角?这种人是连进刺客联盟的门儿都没有。可惜彼时彼刻,同样身在北京的阿幽,只是个八岁的小姑娘,被幽禁在陵墓监督的府邸,否则必要杀摄政王给父母与兄长报仇。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