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飞越三千里(一)
    1924年,春天,黎明之前。

    日本千叶县与茨城县交界的利根川畔,中岛剑道道场。

    那个魔不在。

    阿幽、老金、中山还有九色,他们只擒获了“天国学堂”毕业的少女芳子。

    如今,她叫中岛芳子。

    身着男装,剃着男人头,不施粉黛,宛如鬼魅的芳子。

    “你说秦北洋在太白山?”

    阿幽的匕首已搁在芳子的脖颈上了,九色锋利的鹿角顶着她的后背心。

    “不是中国的太白山。”

    “世上还有第二座太白山?”

    “朝鲜——在朝鲜半岛东部,有一条纵贯南北的太白山脉。”

    老金摸了摸头皮:“朝鲜太白山?唉呀妈呀!怪不得,我们和九色都走遍了日本列岛,连主人放过的屁都没闻到,原来压根儿就不在日本啊。”

    “芳子,你还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这些,是那个魔带走了他……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害他。但我实在受够了,我不是没想过,偷偷爬上那艘轮船,跟着北洋哥一起回中国去。但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那个魔都会把我抓回来。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杀了那个魔!我也知道,这件事非常危险,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能帮我做到……”

    十八岁的异装癖少女,已然哭得雨打梨花,毕竟只是个假男人,但她还能算女人吗?

    “芳子,我想说,你太自私了!你只想到你自己!你就像一个赌徒,总是侥幸自己能赌赢这一把!你倒是没什么损失,反正你也一无所有,你本来就是那只魔的囚徒。一旦赌输了,我的夫君却将陷入绝境,跟我生死两茫茫……”

    “我很抱歉,阿幽小主。”

    太白山真正的主人收起匕首,停顿片刻,低声问:“你遇到过阿海吗?”

    芳子的目光变得慌张:“阿海……是!我见过他。”

    “糟糕!”阿幽的双手在发抖,“哥哥落到了阿海的手里!”

    倏忽间,中山飞身回来说:“外面有动静!”

    阿幽俯身冲到剑道道场的墙边,点破窗户纸向外观察,黑漆漆的夜里,月光下耸动着许多人影,各自好像携带着兵刃——就是日本刀,怕是中岛浪速的剑道徒弟们。

    羽田大树趴在她的身边,瑟瑟发抖地说:“不知光公主怎么样了?我那三个保镖能保护好她吗?万一被侯爵大人知道,他会亲手杀了我的!”

    阿幽攥着匕首,冷冷地回答:“我会保护好光的!”

    剑道道场已被包围,恐怕藏有某种自动报警装置,一旦有外敌入侵,附近的门徒宿舍就会响起警报。

    但在天亮前,有小镇墓兽九色在,又有何惧?

    当剑道弟子们挥舞着日本刀,犹如柳生谷的门客们冲向道场,九色挺着雪白鹿角而出,喷出琉璃火球。

    这是一场屠杀。

    暗夜中此起彼伏着惨叫声,中岛浪速的门徒们如凋谢的樱花,瞬间化作灰烬,洋洋洒洒地被风吹入利根川中……

    剩下几个漏网之鱼,已被老金的矿工镐,中山的快枪,阿幽的匕首一一毙命,没有留下任何活口。

    全灭,干脆利落。

    当阿幽抹干净匕首上的鲜血,回到日式大屋的深处,却发现芳子不见了。

    后门敞开着,他们追出去,河边的湿地上一连串脚印,直到没入冰冷的春水。

    “芳子趁机潜水溜了!”老金扛起矿工镐,往手掌心吐了吐唾沫,“怕是去了下游,我们去搜她!”

    阿幽将匕首插回腰间:“不要徒劳了!天快亮了,太阳一旦升起,九色就再无用武之地。”

    羽田大树颤颤巍巍地补充一句:“也许还会有浪人们赶来,黑龙会的,警视厅的,甚至日本陆军。”

    天上挂着一颗启明星,阿幽摸了摸九色的脑袋,走出中岛剑道道场。

    芦苇丛中,三个保镖扈从着嵯峨光,她颤栗着注视满地的尸体与骨灰,低声问:“姐姐,有消息吗?”

    “秦北洋在朝鲜的太白山。”

    光皱了皱眉头:“我明白了!他们怕九色在日本找到哥哥,就把他囚禁在了朝鲜。”

    “我们这就去朝鲜!去太白山!去救秦北洋!光公主,请你回到侯爵大人身边,不要再出来冒险了。”

    她长出一口气,握着阿幽的双手说:“嗯,秦夫人,拜托你,一定要救出哥哥。”

    “我是秦夫人,无需你的拜托。光公主,若我救出他,将会允许他给你写一封亲笔信,这样你就放心了!”

    “谢谢!”

    旭日从太平洋的方向升起,刺客们迅速离开利根川畔的剑道道场,并且放了一把大火,毁尸灭迹。

    烈焰熊熊,阿幽背着日出的方向,双目幽幽然,往西而行……

    七天后。

    阿幽、老金、中山加上伪装成大狗的九色,包袱里藏着秦北洋的唐刀与十字弓,横穿日本到达下关,登上羽田家的轮船,渡过朝鲜海峡,抵达釜山港。

    暮春时节,他们都是第一次踏上这块日本的殖民地。朝鲜人与日本人泾渭分明,即便身着洋装也能一样分辨而出。街头尚有许多穿着朝鲜民族服饰的男女,穿着白色韩服的女人们,习惯于头顶着陶罐行走。

    老金呼唤了一名朝鲜刺客来做翻译和向导,此人名叫尹吉,二十来岁,少年时不堪忍受日本殖民统治,流亡中国东三省,参加了刺客联盟,去年行刺大卖国贼李完用失败,正在被朝鲜总督府悬赏通缉。但他善于伪装,拥有无数个假名字,说得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又兼通日语。

    尹吉铺开朝鲜八道的地图,颇为自豪地讲解三千里江山,尽管比之中国不过两个省的面积。他指着地图右侧,紧挨着日本海,南北纵贯着朝鲜半岛的东海岸,便是号称朝鲜半岛屋脊的太白山。至于朝鲜的另一个屋脊,则是最北端的高原山地,紧挨着中国的长白山。

    “太白山,全长五百多公里,平均海拔八百到一千米,天下闻名的山峰有金刚山、雪岳山、五台山,还有主峰也叫太白山。”

    听完尹吉的东北话,老金敲着一支旱烟枪杆子说:“中国的太白山是秦岭主峰,仅有一座大山。而朝鲜的太白山则是一条山脉,寻找范围可是大了去了。””

    “把烟灭了!”

    阿幽不喜欢烟草的气味,老金赶紧扔掉烟杆子,跪下磕头:“属下该死!冒犯了小主!”

    “诸位,我们一座座山头找过去!只要哥哥在,九色就能感应到!直到天荒地老,我也不会放弃!”

    她摸了摸小镇墓兽的脑袋,琉璃色双眼放出骇人的精光。

    于是,刺客们决定从釜山开始,自南向北,沿着朝鲜半岛东海岸,搜索整条太白山脉。朝鲜半岛的地势,恰恰与中国大陆相反,呈现西高东低,河流多半从东往西而去,平原、城市以及人口密集区,都集中在面向中国的西海岸,因而历史上受到中国影响极深。即便在日本殖民时代,中山在街头买了几张报纸,也是朝鲜谚文与汉字共同书写,重要的标题几乎都是汉字,颇有日文汉字与假名同书的味道。

    第一站是蔚山,万历朝鲜战争在此打过一场恶仗,几乎要了加藤清正的命。第二站是浦项,绕过迎日湾,进入狭窄的东海岸。一边是阴冷的日本海,一边是巍峨的高山,天气阴晴不定,时常海面卷起大浪。

    九色走在最前面,阿幽为了掩人耳目,也换上了朝鲜姑娘的衣裙。老金穿上朝鲜男人的灯笼裤和坎肩,叼着旱烟杆子,绝对以假乱真。中山则穿着日本的学生服,也是朝鲜学生的装扮。此地百姓异常贫困,许多人停留在古时候的生活状态,妇女甚至裸露胸部以便哺乳。

    这一路走得很慢,九色时常似乎有了感应,带着大伙儿往西翻越山脊,在崇山峻岭上搜索一番,却又败兴而归。走走停停,沿着海岸线经过雪岳山和金刚山,都是朝鲜历史上的名山,拜访了不少名胜,直到山脉尽头的元山港,已到了朝鲜半岛的北半部,却未曾找到秦北洋的踪迹。

    但九色不会放弃。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