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乾隆的瑞士机器人(一)
    暗门内是一间硕大的密室,四周都是金属墙壁,没有窗户,全靠数盏灯泡照明。

    房间正中摆着一台巨大的钟表,高度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镀金的外壳与支架,雕琢着繁复的欧洲洛可可式的花纹,加上钟面上隐藏的无数镜子与玻璃,犹如凡尔赛宫镜厅的微缩版,让他想起五年前刺杀三巨头的那一夜阿海也是当年刺客中的一员。

    眼前的钟表分为四层阁楼顶层是个圆形的亭子,两个穿着十八世纪欧洲服饰,头戴三角帽的西洋小人。

    第二层才是真正的钟表,罗马数字的钟面,美轮美奂,至今仍在准确地走着秒表,此刻正是深夜十点零五分。

    第三层,竟然是个西洋乐队,一伙人各自手执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竖琴、短笛、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圆号、小号、长号、大号、定音鼓、小军鼓、大鼓、三角铁、钹、锣……只是这些小人固定不动,各有活灵活现的神态,不晓得动起来会是怎样?

    第四层,有个金发碧眼的西洋少女,还有个虬髯大汉。少女手执中国文房四宝,站在一张书桌跟前,似乎是伺候文人墨客写字的小婢女。虬髯大汉穿着西洋绅士服装,手中提着一支毛笔,对准一张迷你的宣纸,却还未着一墨,留白以待君来填。

    “这是……”

    秦北洋捂着自己嘴巴,不可思议故宫之中,竟然埋藏这样的珍宝,却听到密室角落里传来一个干枯嘶哑的声音

    “乾隆皇帝最爱的瑞士钟表机器人。”

    “谁?”

    这声音让人吓了一跳,阿海也下意识地拔出匕首,护卫在秦北洋的身前。

    角落里亮起一盏灯光,原来有张小床,躺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子,留着花白的辫子,看年纪快八十岁了。他穿着灰扑扑的工匠服,留着一把灰白胡子,显然不是被阉割的太监。

    “我……我是内务府皇家工匠……钟尽善……”

    老头说话气息奄奄,眼睛虽然睁着,却是浑浊无光。秦北洋大胆地靠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居然毫无反应是个瞎子。

    “您的眼睛?”

    “一个月前……瞎了。”钟尽善抬起胳膊,准确地指着瑞士钟表机器人说,“为了修复它,我已在这间密室中住了十年……已经修到了最后一步……老天不可怜我啊,却让我的眼睛瞎了,还差那么一丁点儿啊……”

    秦北洋已经明白了大概,这位皇家工匠为了修复这台奇珍异宝,竟然白白消耗了十年光阴,日日夜夜盯着钟表里的小机关和小零件,就算天生视力绝佳的神枪手也熬成瞎子。

    “您在这儿修钟表,这是内务府总管大臣特许的吧?”

    按照规矩,后宫之中,除了皇帝与未成年的皇子,绝不可有正常男性过夜。放在二十年前也是要砍头的,饶是现在清帝退位,小朝廷也这是做做样子,经过溥仪的允许,也就让他留在权作宝物库房的延禧宫了。

    “是皇上特许的。”

    “哪个皇上?”

    “放肆!自然是当今圣上我大清英明神武的中兴之主宣统皇上。”

    秦北洋无论如何都没能把这位老钟表工匠口中的皇上跟十八岁的末代皇帝溥仪联系在一块儿,他也不想跟老人家争辩,便坐在行将就木的钟尽善身边说:“您老辛苦啦。”

    “啥您老您老的,就叫我老钟好了。”瞎眼老头打开了话匣子,“十年前,皇上才八岁,他老人家可是天纵英才啊,自个儿钻到延禧宫来,看中了这台乾隆爷的瑞士钟表机器人。可惜呦,这宝贝只为皇上表演了一次,因为一百多年都没用过,再也动不了了,除了上头的表针还在转,其他那些个机关啊,比方乐队啊、写字小人啊全失灵了。虽只看了一次,皇上就被这这台钟表给迷上了,派俺老钟来修理……这不,十年过去了,我是老不中用啦,还没能把它给修完,就差一口气!我的眼睛又瞎了,哎,我对不起皇上呢。他老人家虽年轻,可聪明着呢!洋文也会,汉文也好,特别是喜欢钟表这些能工巧匠的玩意儿。他要是早生个十年二十年,大清国也不会亡呢。”

    秦北洋听着有些心酸,不晓得该怎么说?想不到,阿海走上一步,挨着老工匠的耳边说:“老钟呢,刚才跟您说话的小伙子,他也是内务府的皇家工匠,被总管大臣派来接您的班,今晚上就来修复这尊宝贝。”

    “啊……自从大清灭亡,内务府的皇家工匠们,死的死,逃的逃,还有剩下的?”

    别管阿海怎么吹牛皮,秦北洋跪在老钟面前说了句实话:“老爷子,俺爹也是内务府皇家工匠,他叫秦海关,您可认识俺爹?”

    “老秦?嘿!你是老秦的孩子?”

    行将就木的老头猛然咳嗽几下,眼睛再也亮不起来了,却兴奋地抬起胳膊,宛如临死前的回光返照,紧紧抓着秦北洋的双手。其实啊,他是在摸秦北洋手掌心的茧子,那才是工匠特有的标记。

    “对啊,俺爹说,他在颐和园当差的时候,曾经跟一位皇家钟表匠学过修复乾隆皇帝的西洋钟,那就是您吧?”

    “对对对……颐和园……因为老佛爷常年住那儿,咱们这些工匠呢就都过去了。秦海关比我小几岁,他一直管我叫哥,虽然是给皇家修陵墓的,可他的手可巧呢,脑子也比我好使。照道理说,我这手艺是不能传给外人的,但我无儿无女,连个干儿子都没有。老秦愿意跟我结拜为兄弟,我就收了他做弟弟,把这钟表手艺传给了他。”

    “十年前,我和爹住在京西骆驼村,爹传给我一些钟表手艺,但我天生愚笨,只学了一些皮毛而已。”

    “好好好……虎父无犬子,有老秦的孩子在,我就放心啦,今儿晚上,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得跟你一起把这宝贝修好!”老钟又使劲摸着秦北洋的脸庞,摸到他满脸的胡须与长头发,“没想到啊,老秦的儿子也成大老爷们了。当年他在颐和园,总是说媳妇肚子不争气,一直没跟他生个一儿半女,长吁短叹秦氏墓匠族的手艺要断了,如今后继有人,他该有多开心呢!对啦,老秦怎么样?身子骨可比我好吧?”

    “俺爹……五年前就过世啦……”

    瞎眼的老钟流不出眼泪,但也满面哀伤:“哎呦,你瞅瞅,咱们这一代工匠啊,我怕是最后一个老不死的了。”

    “老钟啊,明儿一早,就是皇上给我们下的最后期限,无论如何,他要亲自来延禧宫看这台瑞士钟表机器人的表演,今儿晚上,咱们必须把它给修复了。”阿海搂着秦北洋的肩膀说,“北洋,普天之下,老钟之后,这个活儿计,就只有你能胜任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