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故宫苍狼(二)
    秦北洋叫出了他的名字,阿海则亮出了匕首。

    与此同时,楼上的叶克难舍生忘死地阻挡那些家伙,结果肩上被砍中了一刀。对方的长柄刀剑杀伤力惊人,名侦探当即血流如注。但他同时一枪打中对方的肚子,延缓了刀客们下楼支援阿海的时间。

    看到小郡王要与阿海对决,秦北洋憋着最后一点力气,猛然一拳挥向阿海的面孔。

    他已看穿了敌人的命门——无论如何,阿海是不会杀死秦北洋的。若自己成为一具尸体,才是阿海最大的失败。

    果然,阿海没敢用匕首割断他的咽喉,而是硬生生挨了这记老拳。若是秦北洋体力充沛,这一拳打出去,至少让人皮开肉绽掉落两颗门牙。可惜他的力道不足,阿海脸上只是多了道红印子。

    秦北洋立即朝小郡王奔去,可腰间的链条却被阿海攥在手里。

    说时迟,那时快,孛儿只斤·帖木儿飞身跃起,举起康熙皇帝西征的宝刀,力拔千钧地劈在这根铁链子上……

    正好秦北洋与阿海互相拉扯链条,已紧绷成了一根直线,当场迸发火星,断裂成了两截。

    小郡王心中狂喜,谢过康熙大帝在天之灵,历时二百余年,宝刀锋利如新。

    秦北洋自由了。

    他如出笼的小鸟,穿过暗门,便是雍正帝的十二美人图的屏风。小郡王也逃出来了,他俩冲下楼梯到底楼,正要跑出延禧宫,却发现大门被牢牢锁上。这门是西洋钢铁做的,任何刀剑都看不开,而楼上的阿海与黑衣刀客们也追了下来。

    秦北洋在水晶宫底楼乱转,正好撞上了老太监,这家伙上了鸦片瘾,举着大烟枪吞云吐雾呢。

    他掐着太监的脖子说:“怎么出去?给我们开门!”

    “好……好……”

    老太监按了床边一个花**,秦北洋与小郡王脚下的地板打开,他俩同时坠落到了深渊……

    延禧宫的地下,远远传来小郡王的咒骂声:“断子绝孙的王八蛋……”

    太监的面色阴沉,悠悠地吐出一口鸦片烟,低声道:“去死吧,臭小子诶!”

    秦北洋与小郡王坠入黑暗的地底。

    很深很深的地底,小郡王几乎被砸晕过去。他呻吟着做起来,点起口袋里的火柴,照出一片幽暗的光阴——这不是西洋式的水晶宫的地基,墙边堆砌着苏州香山烧制的金砖。

    所谓“御窑金砖”并非黄金或镀金,而是用特种工艺烧制的地砖,再浸泡桐油数日,形成油量光泽的颜色,铺设在太和殿的地板上。

    深呼吸,秦北洋长出了一口气……

    腰上依然拴着那根铁链条,只是已不再操控在别人手中了。他被小郡王搀扶着起来,摸着额头的鲜血,刚才坠地摔得鼻青脸肿,眼前也是一片模糊。

    但他的嗅觉完好,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

    严格来说,这是古墓里才有的气味,不,就是镇墓兽的气味……

    紫禁城内廷的地下还有镇墓兽?

    果然,对面亮起一双绿色的眼睛。那对目光几乎代替灯火了,照亮这间幽暗的地宫,也刺得秦北洋睁不开眼。

    他看到了一头狼。

    不是一条狼,也不是一匹狼,而是一头狼。

    因为它很大,大得完全不像一条狼,更像一只老虎或狮子。但它的脑袋、耳朵与体型,还有拖在地上的尾巴,分明是狼的形状——草原狼,皮毛浅灰色的草原狼。

    秦北洋从小就在太行山打过狼,后来又杀过西伯利亚狼,他知道真正的狼体型也就跟狗差不多大,这是狼的某个异种?还是……

    胸口的暖血玉坠子发烫了,他感受到了镇墓兽灵石的热量。

    “苍狼!”小郡王认出了这只野兽,“长生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苍狼!”

    “苍狼镇墓兽?”

    这头狼正在渐渐迫近,它的双眼发出绿光,呲牙咧嘴地对准秦北洋,眼看就要把他们都撕碎了。

    小郡王眼看不对劲,低声问道:“喂,九色呢?”

    “不知道……”

    如果有小镇墓兽九色在,秦北洋完全不必担心,可如今手无寸铁,也没有“地宫道”所需的乐器,还有小郡王这么一个累赘,简直是羊入狼口。

    “原来阿幽还没把你找到。”

    帖木儿也来不及说去年阿幽到上海来找秦北洋的事儿,他惊恐地退后几步,对着头顶的深井高喊:“救命……救命……”

    苍狼镇墓兽继续靠近,并且发出刺耳的狼嚎,仿佛地狱沸腾的烈焰……

    突然,小郡王发现身边多了两根绳索,上头闪过一道亮光,接着是阿海的吼声:“快上来!”

    果不其然,阿海不想让秦北洋死去。

    小郡王与秦北洋立即抓着绳索,飞快地爬上深井,而这苍狼镇墓兽紧接着追来,一口扑了个空。

    他俩拼命地爬啊,大约有两层楼的高度。秦北洋呼吸到镇墓兽的气息,肺叶反而舒服了不少,否则根本没有体力爬上来。

    终于,阿海伸出手来,将秦北洋与小郡王又拽了上来。

    四名黑色大褂的刀客,同时用刀剑架在他们脖子上。一旁地上躺着叶克难,肩上中了一刀,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还在哼哼唧唧地坚持着。

    “这下歇菜了……”

    小郡王叹息一声,却听到地底下一阵躁动,那只镇墓兽发出整耳欲聋的咆哮,似乎不断攀爬深井,就要破土而出的节奏。

    阿海回头抓着老太监的衣襟问道:“这是什么怪物?”

    “二……二百年前……康熙爷远征准格尔大汗噶尔丹,在喀尔喀部的深谷之中,发现一只硕大的铁狼,便运回了紫禁城里。皇家风水师李先生认为此物不祥,但康熙爷很喜欢这个古物,将之封闭在延禧宫下的地窖之中。老宫殿早一把火烧干净了,这地窖却没人动过。十多年前,人们盖起了水晶宫,却意外发现了地窖。但没人敢动它,便在地窖口做了机关封闭。”

    “你也没见过那怪物?”

    “咱家刚净身入宫时,听大太监李莲英说过,这延禧宫地下有妖怪,月圆之夜便会发出吼声,仅此而已……”

    老太监尖利的嗓音未落,脚下的地板便破裂了,秦北洋、小郡王、阿海等人纷纷倒地。

    地下巨狼跳出来了。

    就像一头跳出陷阱的野兽,苍狼镇墓兽疯狂地破坏所见到的一切。老太监逃得最慢,已被它的爪子扑倒,瞬间撕成碎片……

    秦北洋已然明白,苍狼已在紫禁城的地下沉睡了两百年,作为康熙皇帝的战利品与大玩具。两百年后,因为自己的闯入将它激活——作为墓匠族的后人,他的血液和气味天然地能够唤醒镇墓兽。

    一个黑褂汉子被逼入绝处,不知死活地反手劈出一刀,正好砍在苍狼的脑门上,却发出金属碰撞之声——果然是钢铁或青铜铸造的外壳。镇墓兽张开血盆大口,将整个人吞没进去,飞快地咀嚼几下,又从嘴里吐出来,原本堂堂的七尺男儿,竟已被狼牙咬成一团肉泥,犹如从屠宰场的绞肉机里出来……js3v3

    (天津s://)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