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故宫苍狼(三)
    ,精彩小说免费!

    苍狼向着小郡王扑来,成吉思汗的子孙,已经无从躲避,只能闭上眼睛,等待自己也变成肉泥的那一刻。

    突然,镇墓兽的狼嘴在小郡王的头顶停止了。

    它似乎认得他?

    小郡王,孛儿只斤·帖木儿睁开双眼,盯着苍狼镇墓兽绿色的眼珠子。

    秦北洋和阿海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不晓得为何苍狼停止了攻击?

    下一秒钟,秦北洋的背后传来另一股热量,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又开始热了。

    那是?内心仿佛一锅烧开的水,瞬间无比沸腾……

    一阵巨响从身后传来,延禧宫原本封闭的铁门,已被某种力量撞开。无数钢铁碎片飞溅,秦北洋的眼角余光瞥见雪白的鹿角,金灿灿的青铜鳞片,还有一只变大了的幼麒麟镇墓兽。

    九色来也!

    很久很久以前,漠北草原上的战乱过后,只剩下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名叫孛儿贴赤那,意思就是苍狼。女孩名叫豁埃马阑勒,意思就是白鹿。这对男女结为夫妻,逃难到斡难河的源头不儿罕山,这便是蒙古人的祖先。

    民国十三年,1924年11月5日,清晨五点五十分,天还没亮。

    紫禁城,延禧宫的地下,苍狼从黑暗中的一点微光处走来,它获得了自由。

    月牙儿尚未坠落,苍狼见到了白鹿。

    秦北洋也见到了,他的小镇墓兽九色,失散了一年零两个月,日思夜想的伙伴……

    此刻,九色的体型已被一年多前庞大了一圈,更像一头威严的猛兽。虽然,它还顶着雪白锋利的鹿角,青铜鳞甲却已退去,重新长出一层白色茸毛。

    “苍狼白鹿!”

    小郡王死里逃生,连滚带爬地躲到秦北洋身后,叫唤出蒙古人传说中的始祖。

    就当苍狼与白鹿相对而视,被九色撞开的那个大洞里,钻进来三个影子。

    月光泄漏而来,加上水晶宫里的电灯,秦北洋认出了阿幽的面孔,那双乌幽幽的黑洞般的双眼。她的身后是扛着矿工镐的老金、握着一柄快枪的少年中山。

    秦夫人来了。

    一个月前,阿幽、老金、中山还有九色,为了寻找秦北洋,走遍了朝鲜的三千里江山。在汉城,九色嗅到了秦北洋的气味,从景福宫转到火车站,又沿着铁路线北上。这条铁路叫“京义线”,从朝鲜京城直到鸭绿江边的新义州。他们一路奔波过了平壤,到了新义州的铁路大桥,跨过涛涛的鸭绿江,便回到了中国的东三省。

    秦北洋加上古老棺材的气味,让九色十分断定,主人刚刚经过这条铁路。这头小镇墓兽正在变大,力量变得更强,感觉器官也更为敏锐。朝鲜人尹吉回国去了,阿幽等人买了三匹快马,继续沿着铁路线到奉天,又折向西南前往山海关,沿着满清进关夺取天下的路线,晓行夜宿,快马加鞭,直达北京城墙下的正阳门火车站,却发现城头变幻了大王旗。

    那几日,正好碰上第二次直奉大战,沿路全是战火硝烟,张作霖的奉军与吴佩孚的直军在九门口长城杀得尸山血海。原本铁路线已经断绝,不想原属直军阵营的冯玉祥倒戈,自古北口回师占领北京,推翻了贿选总统曹棍,是为“北京政变”。

    这一夜,九色清晰地嗅出了秦北洋的棺材踪迹,一路冲过兵荒马乱的京城,直到故宫护城河边,已是凌晨五点。阿幽心中打鼓,反复询问九色,秦北洋是否真在深宫之中?小镇墓兽频频点头,绝不会有错。原本紫禁城有严密守卫,昨日却被冯玉祥的国民军缴械了。有了个“不设防”的空档,阿幽、老金、中山便用爪勾与绳索爬上故宫城墙,又用绳子把九色也吊了上来。阿幽扎起衣裙与头发,亮出象牙柄的匕首,宛如民间传说潜入宫禁刺杀雍正帝的女侠吕四娘。

    九色带着他们在紫禁城中穿行,躲过巡逻的太监们,无声息地来到内廷东六宫,这座钢铁与玻璃建造的延禧宫前。

    阿幽看到了一口硕大的棺材。

    “哥哥!”

    伴着阿幽一声尖叫,老金将带着刀鞘的安禄山唐刀,捆着钢箭的十字弓,扔向秦北洋而去。

    “阿幽妹妹……”

    秦北洋高高跃起,右手接过唐刀,左手接过十字弓,终于拿到这两样吃饭家伙了。

    九色看懂了主人的意思,锋利的鹿角刺向眼前的苍狼镇墓兽,几乎戳破了狼嘴。苍狼惶恐地后退,接着九色又吐出琉璃火球,猛然撞击到狼头上。出人意料,苍狼镇墓兽的外壳极度坚硬,居然只被打出个凹陷。但它晓得遇上了狠角色,九色的体型虽然还比苍狼小一圈,战斗手段与杀手锏却更多。九色守住延禧宫的大门口,不让它就此逃窜出去。苍狼镇墓兽一声咆哮,扭转身躯的同时,狼尾扫过九色的面门,它仓皇地爬上了楼梯。

    九色紧追不舍,二楼雍正皇帝的十二美人各自花容失色,眼看着苍狼白鹿两头猛兽,又顺着楼梯爬上了三楼。

    这里刚才经过了一场搏斗,变得满目狼藉。苍狼镇墓兽无处可去,索性撞破头顶的额天花板,一跃而上延禧宫的西式屋顶。

    两百年,这尊镇墓兽第一次面对苍穹,却已是二十世纪,引颈发出狼嚎……

    苍狼面对西沉的落月,正准备纵身一跃,跳入隔壁的景仁宫。

    清晨六点零一份,东方的第一抹晨曦,正穿越渤海与华北平原,度过通州与大运河,翻越北京的朝阳门城楼,越过皇城根儿与紫禁城,照射到帝国内廷深处,延禧宫三层阁楼顶上。

    太阳,金色而微凉的旭日,就像一大片金色油漆,涂抹在苍狼镇墓兽身上,瞬间“石化”,重新成为一堆钢铁雕像。

    苍狼凝固了。

    就像所有的镇墓兽的那样,一旦离开地宫的环境,来到白昼之中,受到阳光照耀,就会变成没有生命的雕像。

    与此同时,正当苍狼镇墓兽与小镇墓兽九色在延禧宫的楼上追逐,阿幽已对阿海亮出了匕首。

    三名身着黑大褂的刀客,分别亮出长柄刀剑,向着阿幽、老金与中山冲去。

    交手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全是一顶一的高手,胜负生死都只在毫厘之间。而太白山一方的软肋则是中山,毕竟他的年纪轻道行浅,但也因此,他弃绝了冷兵器的对决,直接扣下了快枪的扳机。

    一名黑衣刀客当即爆头,脑浆与鲜血喷了中山一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