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再见!皇帝!(二)
    秦北洋的膝盖不是献给大清朝的小皇帝,而是献给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手艺和老工匠们。

    “还愣着干嘛?快点给赏啊……”

    溥仪一声催促,旁边的太监掏出几十块银元塞到秦北洋手里,却被他冷冷地拒绝了:“陛下,小的修复这台宝贝,不为别人,只为了老钟。”

    “阿海先生可不是这么对朕说的。”溥仪起身拿起放大镜,仔细观赏瑞士钟表机器人中的所有细节,“这些天,直奉大战,时局动荡,冯玉祥控制了北京,阿海先生劝朕去大连,为了安全起见。”

    “去大连?那不是日本人的殖民地吗?”

    “朕也是这么说的,朕是一国之君,就算死,也得死在紫禁城里。阿海先生还是不停地来劝朕,说留在这里太危险了。直到有一天,他把朕劝得烦了,朕就说——你要是帮我修复了乾隆爷最喜欢的瑞士钟表机器人,朕就跟你去大连!”

    溥仪说罢,旁边的庄士敦提醒道:“皇上,可别再说了。”

    “无妨,既是阿海先生请来的,就请这位妙手回春的小师傅,代替朕给阿海先生传个话吧——朕念在阿海先生一片忠心,修复了这件朕的心爱之宝物,万一形势逼人,朕要出宫避祸的话,可以考虑去大连。”

    小皇帝的这番话,让庄士敦吓得面无人色,立时高声道:“皇上!您可千万不要去日本人的地盘啊。”

    秦北洋的肩膀在发抖,既是一夜折腾下来的疲倦,也是愤怒于自己再次被阿海所利用,修复这台瑞士钟表机器人的目的,原来是要胁迫末代皇帝溥仪去大连。

    阿海啊阿海,你真是为日本人服务的!为虎作伥,恶事做绝,若是将年少无知的溥仪骗去大连,日本人就能利用他搞出“满洲独立”等勾当了……

    突然,秦北洋从密室角落里抽出三尺唐刀,吓得小皇帝与苏格兰老师瑟瑟发抖,但他并不是来“弑君”的,而是挥起一刀劈碎了乾隆皇帝的瑞士钟表机器人!

    金属的破碎声,玻璃、齿轮、发条、弹簧……

    从头到底被劈成了两半,许多西洋小人要么身首异处,要么斩成两截,交响乐队也发出各种美妙的噪音。碎片在延禧宫二楼密室中四处飞溅,有些划破了秦北洋的脸颊,有些从溥仪的头顶飞出去。

    “有刺客!”

    太监呼喊一声便脚底抹油溜了。

    溥仪蜷缩在角落,只有庄士敦还在保护他的学生。当年的御前带刀侍卫、大内高手们早已烟消云散,剩下的都是贪生怕死手无缚鸡之力的太监们,均已做了鸟兽散……

    秦北洋亲手劈碎了自己亲手修复的文物至宝。

    他刚想要说一句,满洲是你的故乡,但绝不是你的归宿——从三层阁楼之上,阿幽、老金与中山飞身而下,他们各自亮出兵刃,冲着溥仪小皇帝而去。

    原来,阿幽惊觉紫禁城的守卫如此松懈!自从六十年前,太平天国残部逃上太白山,开始漫长的刺客生涯,但他们终极的刺杀目标,永远都是满清的皇帝——阿幽做梦都想着要杀到紫禁城,刺杀爱新觉罗的大首领,为天国兄弟们复仇,也为自己的父母与哥哥复仇。

    秦北洋却伸出唐刀,拦在阿幽身前,厉声道:“阿幽妹妹,你若杀了小皇帝,还会引起更大的腥风血雨,天下战火烽烟,妻离子散,白骨累累,谁人为之负责?”

    “栽赃在冯玉祥头上不就行了?世人都知他痛恨清廷,要将小皇帝驱逐出宫。”

    “惟其如此,军阀混战便会愈演愈烈,日本人还会利用溥仪之死,掀起中国更大的内乱。”

    这对小夫妻说话之间,溥仪与庄士敦师徒早已吓得魂飞天外,自己小命就捏在秦北洋与阿幽的手中。

    “哥哥,当初在巴黎凡尔赛,刺客联盟世界大会,我们刺杀三巨头,也是被你阻挠,你的心太软,成就不了大事儿!”

    秦北洋淡然一笑:“我本就是个小工匠,从来没想过什么大事儿。”

    “你要放他走?我们等了六十年的复仇机会,近在眼前,天赐良机呢……”

    “那是你们等了六十年,不是我……溥仪只是个十八岁的退位皇帝,尚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你若杀了他,天下共讨你,太白山也就离毁灭之日不远了。”

    听完秦北洋的这番话,阿幽沉默了几秒钟。忽然,延禧宫的楼下,内务府总管大臣绍英狂奔而来,哭丧着嚎道:“皇上!大事不妙!冯玉祥麾下大将鹿钟麟,已经带兵闯入宫中,要求大清皇室立刻搬出紫禁城。”

    “啊……”溥仪已吓得面色惨白,“今儿是什么日子啊?朕的列祖列宗啊……”

    秦北洋冷冷地说了一句:“陛下,请下楼吧,我们不会害你。”

    “小师傅,多谢救命之恩!您说……我该不该走?”

    “快走吧,这座宫殿再掌握在你们这些人手里,文物国宝们迟早要被糟蹋干净!”

    “多谢指点迷津!”

    溥仪与庄士敦搀扶着下楼,秦北洋又追了一句:“无论走到哪里?北京、天津、上海……但不要出山海关,不要去日本人的地盘!”

    “明白啦。”

    小皇帝逃出延禧宫,跟着内务府总管大臣去开“御前会议”,商量如何应对鹿钟麟?

    二楼密室之内,秦北洋抓着阿幽的手说:“妹妹,我们已见证了历史,足够幸运了,不需要再改变历史。”

    “好吧,哥哥,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了。”阿幽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吹气如兰,“咱们回家吧。”

    告别延禧宫,秦北洋对着死去的老钟再磕头。

    他将《韩熙载夜宴图》留在二楼密室。至于苍狼镇墓兽,只能留在屋顶上,着实无法把这个钢铁雕像运走了。

    阿幽走在最前面,接着是秦北洋与九色,小郡王背着受伤的叶克难,老金与中山殿后。他们都收起了兵刃,免得被人看到惹来麻烦。

    他们换上太监的衣服,路过一座宫墙边,只听到墙那边传来一个男人洪亮的嗓音:“快去告诉外面,时间虽然到了,但事情还可商量,先不要开炮放火,再延长二十分钟。”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