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达摩山(一)
    古时候,要想去见一个人,你就背上行囊动身。哪怕走好几夜的路,爬好几座的山,渡好几条的河,到他\/她面前说上几句短短的话,一起躺在稻田,仰天看星星。然后执手道别,再渡过好几条的河,爬过好几座的山,走好几夜的路。解下行囊,独自倒在稻田,仰天看星星。做个梦,慢慢地想他\/她,直到死。

    达摩山。

    东海、落日、夕阳,犹如刚铸造完工的青铜器,沿着海平线飞奔而来,洒在“赛先生号”的纺锤形艇身表面,将天圆地方的铜钱纹染成金币。

    飞艇悬浮在海岛山坡上空,秦北洋率先钻出吊舱,爬下垂落的软梯。当他的双脚跳落地面,俯瞰达摩山怪石嶙峋的海面,却见到一个穿着西洋女学生服的姑娘。

    她的双手提着裙摆奔跑,宽边帽子被狂风吹走,像个金色小光点旋转飞向落日,自来卷的黑发四散飞扬,就像一朵飞奔的玫瑰。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安娜!”

    秦北洋在搂住她前,却又后退半步,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来给她报丧的。

    欧阳安娜的拳头捶着他的胸口,胡言乱语了一大堆,眼眸里转着泪珠,最后问一句:“秦北洋!是我爹派你来接我回去的吗?”

    “你爹……”

    话音未落,吊舱下的软梯又爬下一个男人,穿长衫的叶克难口噙礼帽。阿幽紧跟着下来,叶克难托着她在地面站稳。

    秦北洋不敢回答安娜的问题,仰望悬空的飞艇:“九色咋办?”

    吊舱里探出一只幼兽的脑袋,接着是它大半个身体。

    阿幽大喊一声:“不要跳啊!”

    海面反射夕阳的波光,让九色变得五彩缤纷,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唯有秦北洋,他看到一只飞翔的兽,在大海与天空之间,划出一道彩虹版的弧线。

    九色落到地面上,小狗似的打了个滚儿,摇摇脑袋和尾巴,居然毫发无损。

    欧阳安娜抢在秦北洋之前,抱住九色,亲着它的赤色鬃毛,像久别重逢的老友。

    而在他们的头顶,美国技师探出吊舱来挥手作别。飞艇无法在岛上停留,必须原路返回上海。天圆地方的铜钱纹升上天空,重新转动螺旋桨,向着落日的方向飞去。

    秦北洋摸着九色,目送“赛先生号”融化在残阳如血的海平线上。

    “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吗?”

    安娜乖巧地向叶克难与阿幽打招呼。秦北洋先介绍了叶克难,京城名侦探的派头,无论大姑娘小媳妇碰到都五体投地。阿幽怯生生地作答,还想要缩到别人身后,倒是安娜抓起她的手:“好漂亮的小妹妹!”

    天黑了,欧阳安娜带着他们上山,来到灯塔下的石头大屋。虽是海上达摩山的小姐,但毕竟是在海岛出生,点上薪柴打开油锅,阿幽也来帮忙,两个姑娘做了一顿海上晚餐。

    在飞艇上度过大半天,秦北洋已饥肠辘辘,吃了好多螃蟹、海带子、八爪鱼和淡菜,都是以前从没吃过的食材。就连京城名侦探叶克难,也连连夸奖这岛上的海鲜美食。

    酒足饭饱,欧阳安娜又提了那个问题:“我爹还好吗?他命令我回到岛上的那一天,我很担心他。”

    秦北洋还是支支吾吾,叶克难大方地说出真相:“安娜小姐,欧阳先生已不在人世了。”

    出乎意料,欧阳安娜只沉默了片刻,眼眶中有泪水打转,却未曾掉下来,反而镇定自若地回答:“被我猜中了!他早已预感要出大事,只是不知哪一天降临。他把我送到这孤岛上,就是要我躲过这场灾祸。我爹说过,男人可以死,但不可以逃。他宁愿留在家里,等那些人到来。而他明白,女儿安娜,只要活在这世上,必将为父报仇。”

    叶克难不禁赞叹:“欧阳思聪有你这样的女儿,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安娜,现在我和齐远山成了杀死你爹的嫌疑人,整个上海贴满有我照片的悬赏通缉令。”秦北洋索性和盘托出,让她自己来决定吧,“但阿幽可以为我证明……”

    “不必解释!”她堵住秦北洋的嘴巴,“你若有罪,也不会和叶探长一起来到这里。”

    “秦北洋这次上岛来,一是来向你报丧,二是躲避上海的通缉,三是想和你一起为他洗刷清白。”叶克难代替他说了,“我是京城的探员,在上海租界无司法管辖权。但这座岛是中华民国直接管辖的领土,我奉内务总长之名探案捕盗,可以调查欧阳思聪的案件。”

    “今晚,你们若不嫌弃,就请住这间石头房子。”欧阳安娜回头对阿幽说,“妹妹,你跟我睡一间屋吧。”

    自然,秦北洋跟叶克难睡一屋,九色蜷缩在他的脚头。欧阳家的老屋年久失修,除了安娜的卧房,其他都破烂不堪,四面通风。两个男人一头幼兽,挤在一顶大蚊帐里,抵足而眠。

    秦北洋是北人,也在皇陵地宫住过,更见识过太行山上的暴风雪,今夜住在这东海孤岛上,却被冻得满脸鼻涕。

    南方的寒冷,丝丝入扣,深入骨髓,宛如刀割针刺,让人无所遁形。没有炭盆,更没有火炕,只能依靠体温驱散寒冷。叶克难也冻得发抖,幸好九色发光发热,让京城名侦探为之称奇。

    第一次跟镇墓兽睡在一起,秦北洋感觉回到地宫中,变成棺椁中的帝王,不禁哑然失笑。又想起半年前,在太行山中的袁世凯陵墓,他收养的那头小狼,最终命丧辫子军的刺刀之下。这回他发誓,再也不能离开小伙伴,无论是小狼还是小镇墓兽。

    睡不着,秦北洋悄悄下了床,九色立刻抬头。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让九色留在床上,怕是没有它的热量,叶克难要被冻死了。

    走出石头大屋,来到子夜山顶。他在灯塔基座下绕了一圈,发现有个小门,踏上螺旋形的楼梯,直通顶层。

    灯塔之巅,会当凌绝顶,强光几乎刺瞎眼睛,电流发出嗡嗡的声音,盖过山顶上的狂风。

    有人尖叫一声,秦北洋的裤裆挨了一脚。

    疼!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