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海上皇陵(一)
    (还是双更)

    凌晨两点,达摩山,舍身崖,火灾后的无常庵废墟。

    “别乱动!”叶克难扣住安娜手腕的穴位,立时让她动弹不得,“你以为,我不想抓住他们吗?八年前,天津徳租界灭门案,就发生在我的眼前,那可是我在警探生涯的奇耻大辱。但我不想为了破案,让任何人去送死。还有一点,最最重要的,我们要找到秦北洋!”

    他趴在悬崖上,目送三个刺客夹着阿幽,下到碎石海滩上,直到陷入混沌黑色一片。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安娜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哎,等一等,那个小日本去哪儿了?”

    “我在这儿!”

    羽田大树从观音堂的废墟背后钻出来。

    “没用的东西!”欧阳安娜气势汹汹地对他嚷起来,“关键时刻就躲起来了!”

    “我那两个保镖:一个是朝鲜第一快枪手,还有一个是台湾洪门武艺第一,他们轻易就被杀掉了,说明那三个刺客是绝世高手。”羽田抹去脸上的黑灰,“不过,我刚才发现一样东西,请都来看看吧。”

    大家聚拢到观音堂的废墟,发现山墙上的两扇石门。

    “这是墓道的大门,而且刚被打开了。”

    小木对这种东西分外敏感,轻轻推开其中一扇,便露出底下的顶门石。

    他们重新弄来火源,用破布缠上木棍,浇上一些油脂,做成两个火把,齐远山跟叶克难各持一支。

    “刚被打开?”欧阳安娜借着火光往里看,闻到一个男人的气味,“难道是秦北洋?”

    齐远山推了小木一把:“对啊,小木是盗墓贼,你领头带我们下去吧。”

    四十五度往下倾斜的墓道,如同深渊凝视着他们五个人……

    小木、齐远山、羽田大树、安娜、叶克难,先后踏入深深墓道。

    两支火把忽明忽暗,每个人都屏着呼吸,沿着石阶不知走了多远,出现两扇半开的墓室门。

    “必是秦北洋打开的!”

    安娜喊道,又摸了一把石门上巧夺天工的武士浮雕。

    “不要乱碰!”

    小木提醒她一句,他知道古墓危机四伏,许多人都死于好奇心。

    进入墓室门,只见灯火通明的“大厅”,五百个明朝文武官员,组成军阵黑着脸迎接他们到来。

    欧阳安娜看到一个高大少年的背影,加上狮鬃鹿角的幼麒麟镇墓兽。

    “秦北洋!”

    齐远山吼了出来,分别三天三夜,终于在这海岛陵墓重逢。秦北洋见着他也是意外惊喜,又握了握叶克难的手,给了安娜一个灿烂的微笑。

    但他诧异的是看到了羽田大树和盗墓贼小木。齐远山向他解释了刚才的一切,最后是三个刺客劫持了阿幽下山。

    秦北洋以拳捶地,还想跑出去救阿幽,却听到小木的赞叹:“这必是明朝的皇帝陵墓!”

    他立即回头:“你还挖过明陵?”

    “我跟我爹和表哥盗过湖北的明显陵。”

    小木又说,在他盗掘过的战国以及汉朝古墓里,经常发现类似的陶俑和木俑,但这种活人俑实属罕见。

    忽然,小镇墓兽口中酝酿一团琉璃火球,眼看要喷到小木的脸上,却被秦北洋及时阻止,堵住它的嘴巴:“九色!你想要烧死这个人?因为他盗窃了白鹿原的唐朝大墓?因为他伤害过你?”

    “我很抱歉!”小木立即跪下,伸出左手断指,就是被这头幼兽的火球烧掉的,“但我是被迫的,是军阀逼迫我这么做的。”

    欧阳安娜不客气地说:“可你还想要偷走九色!”

    “因为--我见过棺椁里小皇子的脸。”

    “你说什么?你亲眼见过李隆麒的骨骸?”

    “不是骨骸,而是没有腐烂的脸,十几岁的少年……”小木直勾勾地看着秦北洋的脸,上下牙齿打战,“你们很像。”

    “很像谁?”

    秦北洋已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脸。躲在幽暗中的叶克难,远远盯着他的面孔,若有所思。

    “你和唐朝小皇子的脸!”

    “住嘴……”秦北洋的嘴唇也发紫了,“大概是我出生在唐朝小皇子棺椁上的缘故吧?”

    欧阳安娜好像面对一个鬼魂:“秦北洋,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或者说,你究竟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这……不跟你废话了!”他第一次对安娜不耐烦,弯腰对小镇墓兽说,“九色,请先不要对这个小木复仇,我们出去以后再说好吗?”

    九色很听主人的话,嘴里的火球熄灭了。

    羽田大树看到战斗状态的镇墓兽,那对威武的雪白鹿角,行动自由的关节四肢,还有生生不息的喷火球--这就是他愿意付出十万银圆,外加羽田汽船株式会社中国分社百分之十股份的宝物,他跪在九色面前磕了个头。

    欧阳安娜差点要吐唾沫:“这日本人有病吧?”

    “秦先生,您是中国秦氏墓匠族的传人吧?”

    羽田直接提出这个问题,这句话就像一根锋利的针,扎入秦北洋的太阳穴,他拧着眉头后退说:“倭寇!你怎会知道墓匠族?”

    “自古以来,只有秦氏墓匠族,才能不用武力就降服镇墓兽,并成为其主人。我听说,中国的墓匠族早已凋零殆尽,只剩最后一个皇家工匠,如今也下落不明。秦先生,请放心,无论如何,我绝不会与你为敌。”羽田大树顿了顿,知道秦北洋的拳脚与摔跤厉害,大胆地补充一句,“请不要叫我倭寇!明朝嘉靖年间,最有名的倭寇海盗,其实都是中国人。”

    “照你这么说,我爹也是倭寇啦?”话刚说完,安娜就扇了自己一嘴巴,这不暴露了欧阳思聪是海盗的秘密。她转移话题问道,“什么是墓匠族?”

    “就是三千年来,掌握着中国皇陵与墓葬秘密的家族。也只有这秦氏家族,才会制造和操控真正的镇墓兽。”

    羽田大树代替秦北洋做出了精确回答。

    事已至此,再也瞒不下去了,叶克难拍了拍秦北洋的肩膀:“你说吧,我也想知道。”

    “好吧,我承认,我是墓匠族最后的传人。”

    “怪不得,你说你只想做个木匠!”欧阳安娜自然把“墓匠”听作了“木匠”,“但你没有说,你想做的是普天之下的木匠之王!”

    秦北洋将错就错地说下去:“关于我们家族三千年的历史,我不想多说。但是,羽田大树,你有一点没有完全说对--掌握着中国皇陵与墓葬秘密的家族,不止我们秦氏墓匠一族。父亲告诉我,清朝以来,还有两个古老家族,加上我们一脉单传的秦氏,共同撑起了皇家陵墓的营造。”

    “还有两个家族是?”

    (起点网页版进来的亲们,记得在作品首页的右上角打分哦!)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