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海上皇陵(二)
    “秦氏墓匠族以外,第二个家族:样式雷。这个雷氏家族起源自江西,前后七代侍奉清朝皇室,担任内务府样式房掌案头目人,也就是首席皇家建筑设计师。他们设计了东陵与西陵、圆明园、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重修过紫禁城太和殿。皇帝的阴宅、阳宅、后花园都被他们家包圆了。”

    叶克难听着频频点头:“样式雷,我倒是听说过。第八代的雷宪材,前些年,我还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第三个家族:皇家风水师--李氏家族。”秦北洋指了指这间墓室说,“这一家,精通周易、紫微、星相、梅花等学说,不但负责分金点穴,确定皇家陵墓的位置,还要为皇室的婚丧嫁娶计算良辰吉日。据说朝廷征伐礼乐的大事,甲午战争的胜败,慈禧太后都要请他占卜看卦才能决定呢。而这皇家风水师的家族,乃是唐朝李淳风的后人。”

    “李淳风?”羽田的眼镜片上又是一道反光,“大名鼎鼎的阴阳学大师?与袁天罡合著《推背图》预言书的大唐李淳风?”

    “正是其人!传说这《推背图》预言了唐朝以后的历史大势,包括晚清衰败,帝制灭亡,民国建立与混乱。他还预言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当会复兴崛起--反正我辈看不到啦。李淳风不但是堪舆家,还精通天文历算,贵为唐太宗李世民的御用风水师,可算是个传奇人物。”

    羽田大树露出日本人一脸严肃而神往的夸张表情:“不错,日本的阴阳道便是源自中国古代的风水周易、阴阳五行之术。”

    “李淳风的后人,明清两代效忠于皇室。最末一代,据说是光绪帝眼前的红人,或许是跟珍妃同样的原因,属于帝党站错了队。庚子年,慈禧太后逃出北京前夕,下令对风水师诛杀全家,满门抄斩。”

    “太可惜啦!”

    “据说,李家只有一个男孩幸存,可惜下落不明。李淳风的惊天之术,恐怕已经失传了。”秦北洋看着这间墓室里的其余五个活人,“依照在皇家的地位而言,风水师,自然排名第一,因为能占卜预知天下大势吉凶,影响帝王的重大决策,常被卷入宫廷阴谋;样式雷,排名第二,他们负责建筑设计,画图烫样。而我们墓匠族,不过排名第三,敬陪末席,负责在现场营造陵墓,制造镇墓兽。”

    “这大概是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区别吧!”欧阳安娜插嘴了,故意嘲讽秦北洋一句,“工匠之王!”

    “孟子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天生就是个工匠,是个标准的劳力者!”秦北洋活动下关节,秀了秀胳膊与胸口的腱子肉,大方地自嘲,“这个排名,正如士农工商的尊卑秩序--风水师堪舆天地,相当于士;样式雷精耕细作,相当于农;我们墓匠族心手合一,就是标准的工了,必须排名最末。”

    秦北洋心里头也在寻思--怪不得,墓匠族的待遇最低,俸禄最少,混得最差,却是危险最多,寿命最短!

    不过,齐远山说了一句公道话:“但论到保护地宫和皇帝的棺椁,谁都比不过秦氏家族制作的镇墓兽。”

    说到这儿,九色也附和着晃动它那雪白的鹿角。

    “好吧,我要被你们绕晕了!”欧阳安娜瞪着眼珠子,胆战心惊地看着那五百个明朝的文武百官,似乎他们随时会动起来,“皇家工匠啊,你来说说,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为明朝皇帝陪葬的忠臣义士。”

    叶克难皱起标志性的眉毛:“哪个明朝皇帝?从明太祖朱元璋,到亡国之君明思宗崇祯帝朱由检,有哪一个是埋葬在海岛上的?”

    “有!”

    秦北洋引着大家绕过五百人的军阵,穿过下一个墓室门,只见一块赑屃驮着的石碑。

    他指着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大声说出三个字:“建文帝!”

    “建文帝?”叶克难忍不住触摸石碑上的阴文,“就是明朝的第二位帝王,被叔叔朱棣夺去皇位的朱允炆?”

    秦北洋指着碑文里的“改元建文”这几个字说:“不错,建文帝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嫡长孙,皇太子朱标之子。由于朱标早死,朱允炆在朱元璋死后,继承了祖父的皇位,改元建文。”

    说到历史,叶克难也是侃侃而谈:“嗯,建文帝笃性儒学,身边有方孝孺这样的大儒,以上古圣贤之君的理想标准要求自己。而他登基以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削藩,废除朱元璋册封在全国各地的藩王。而其中最强大的一个藩王,就是占据了北平的燕王朱棣。”

    “朱棣是建文帝的四叔,发动靖难之役,持续三年的南北大战。最终,叔叔战胜了侄儿。”秦北洋又指点碑文中段的“金川门之变”说,“你们看看,这里说得很清楚,谷王朱穗、曹国公李景隆背叛了建文帝,打开南京的金川门投降。”

    “《明史》记载,南京陷落当晚,皇宫大火,建文帝不知所终。燕王朱棣继承皇位,成为著名的永乐大帝,庙号明成祖。这位大帝做了许多桩大事,比如从南京迁都北京,营造如今的紫禁城,五次亲征蒙古,八十万大军征服越南,修纂永乐大典,派遣郑和下西洋。”

    “郑和下西洋,就是为寻访建文帝斩草除根。传说建文帝当年逃出南京,流亡云南或海外。你看这座达摩山,处于东海的心脏,说不定郑和来过。”

    “你是说--建文帝逊位以后,逃亡到了达摩山上?”

    “碑文里就是这么说的!建文帝带着五百忠臣,渡海逃亡于此。某一年,数艘艨艟巨舰靠近达摩山,兵卒驾小舟登岛搜捕。幸好君臣躲入舍身崖下秘道,避过一劫。碑文里列出了五百个忠良之名,其中就有我们秦氏的墓匠族。”

    秦北洋指着碑文结尾处,三个楷书小字“秦孝忠”。

    “墓匠族秦孝忠,以及五百忠臣,眼看复国无望,就在这座孤岛上,为建文帝修建了一座皇陵。”

    “是,墓道口开在舍身崖上无常庵内,是为掩人耳目。也因建文帝逃亡后,厌倦红尘,竟有遁世出家的念头,喜欢‘舍身’‘无常’这些字眼。秦孝忠发现舍身崖确是龙脉,点穴在地下岩石之中。君臣在岛上隐居二十年,直到建文帝龙驭宾天,埋入这座陵墓。五百名忠臣决定效法方孝孺等殉节义士,穿上朝服或盔甲,组成在皇宫里上朝的队列,将自己禁闭在地宫,集体喝水银中毒而亡,并用铁条支撑身体,死而不倒,象征忠孝仁义,千秋不坠!”

    叶克难却连连摇头:“就是刚才我们所见的五百文臣武将!犹如《史记》中的田横五百死士,同样是为君主而集体自杀于海岛。但只可惜……愚忠啊!”

    终于,羽田大树忍不住插嘴道:“我只知日本有忠臣藏--赤穗四十七义士,想不到中国还有大明五百忠烈!”

    “荡气回肠的愚忠!这五百人死得毫无意义,但留在达摩山上,也不过老死做个渔民。若要潜回大陆,必被永乐大帝所杀,甚至引来兵祸,暴露建文帝的陵墓。”

    “有道理,不如就此为君主陪葬,永远把秘密留在地底。”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