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北洋屠龙记
    1917年12月6日,清晨6点,达摩山。

    东海的天,就快亮了。

    舍身崖顶飘着一层烟雾,原本的尼姑庵已变作废墟,火灾后的刺鼻烟味,仍在整个岛上挥之不散。悬崖九十度插入大海,顽固地挺立,内部不断发出奇异的巨响,连同海岸怪石与浪涛的共鸣。

    “像个年老色衰又不肯低头的妇人。”

    戴着鬼面具的瘦高刺客,站在布满黑色碎石的海滩上,仰望着黎明前的舍身崖。

    他的身后,那个健壮魁梧的刺客,正坐在地上包扎伤口,捂着肩膀说:“阿海,你说——我会不会死?”

    “不会的,今天我就让医生给你把子弹取出来。”

    右脸上有刀疤的阿海,摸了摸壮汉的脑袋。

    “可我们的轮船沉了!”

    “那个就足够了。”

    刺客阿海指着海滩上,一艘涂着羽田汽船株式会社标志的救生艇,两只桨还挂在船上。海面更远处,有艘悬挂日本国旗的轮船,两三千吨的货轮,昨晚将羽田大树带到达摩山。

    “阿海哥,你们要走了吗?”

    还有第四个人,是个纤细柔弱的女孩,她是阿幽。

    阿海毕恭毕敬地说:“对不起,我们走了,但你要留下来。”

    十四岁的姑娘,仰望舍身崖问:“秦北洋还活着吗?”

    “他必定活着!”

    “这是你保证过的!我不想让他死!”

    阿幽看向日本方向的海平线,渐渐升起喷薄的太阳。海滩上陆陆续续来了岛民,都是早起来捉海滩上的贝壳,还要修补渔网准备出海。

    倏忽间,舍身崖里传来更大的巨响,一团炽热的气流,仿佛从海底喷向整座达摩山。许多岛民本能地趴在地上,颤抖着尖叫:“恶龙要来了!”

    悬崖的下半部分开始冒烟,许多石头崩塌坠海,仿佛千军万马奔腾,整座舍身崖都要栽入海中。

    难道这是一座活火山?刺客阿海用身体护住阿幽。

    果然,大海沸腾了,靠近舍身崖的暗礁地带,喷射出一团巨浪。

    恶龙飞出海面,几乎拉直身体,浑身喷发火焰,有七八丈的长度,咆哮声让整个达摩山晃动。

    而在这条恶龙的头颈上,除了一对雪白的鹿角,还有个人骑在上面。

    一个少年,雄姿英发,金光闪闪,双腿夹紧,活生生骑在恶龙脖子上!

    秦北洋。

    恶龙很愤怒,秦北洋更愤怒。他的衣服似乎已被烧光,只剩下片缕寸丝,全身赤条条裸露在初升旭日下。每根头发淋着海水,心口挂着一枚和田暖血玉,两块强大有力的胸肌如护心镜般熠熠反光,修长的双腿夹紧龙脖子,后颈两块烈焰冲天的鹿角胎记。

    他的左手抓住巍峨的龙角,右手执一柄青铜三叉戟,舒展开古希腊雕塑般的姿势,将三叉戟刺入恶龙的脊背!

    所有岛民聚集到海滩,跪在黑色的碎石上,瞻仰这场人与龙的死斗。

    海女抱着她的两个孩子,痴痴地看着骑在恶龙脖子上的秦北洋,竟然对这**的少年有几分花痴。

    阿幽几乎要冲向大海,却被刺客阿海紧紧拦住。戴着鬼面具的刺客,搀扶受伤的强壮刺客,仿佛在看一场天上的戏剧。

    秦北洋拔出刺入恶龙身体的三叉戟,浓黑色的龙血如喷泉涌出,几乎冲上舍身崖之巅。

    龙在惨叫,龙在哀嚎,龙也在拼死地挣扎。

    少年骑在恶龙的脖子上,随着恶龙在天空飞舞,就像驾驭烈马的牛仔,全身剧烈地起伏摇晃。他的双脚像在龙的鳞上长了根,或已跟恶龙合为一体,无论如何不会被甩下来。他也并不惧怕龙身上的火焰,铁了心要在海天之上杀死这条龙。

    三叉戟再次扎入龙的脊椎,这回是在两根龙角之间,几乎刺破龙的大脑。黑色的血如奔流到海的河川,将东海染成墨汁般的颜色。

    龙发出最后的呻吟,从天空的最高点往下坠落,秦北洋刺出了最后一击。

    建文帝的青铜三叉戟,如彗星袭月刺入恶龙的双目之间,又如白虹贯日般地插入恶龙的脊髓深处。

    “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刺客阿海喃喃自语,下意识地抚摸自己右脸的疤痕,仿佛跟龙一样蜿蜒飞跃。

    恶龙坠落了。

    就如月亮、太阳还有宫殿的坠落。又像一团燃烧的火球,熄灭在舍身崖下的万丈深渊。

    沸腾的大海激起千层波涛,浪花几乎溅到每个围观者脸上。东海上空,弥散一股浩浩荡荡的血腥之气。

    “秦北洋!”

    阿幽再次呼喊他的名字,害怕这少年已遭遇不测。

    全体岛民向他跪下磕头,恶龙是五百年来的妖魔,而能杀死这个妖魔的**少年,若不是神,便是更邪恶的妖魔。

    刺客阿海竟然也跪下了,戴着鬼面具的瘦长刺客,以及受伤的强壮刺客,一同跪在碎石海滩上。膝盖被锋利的碎石子扎着可不好受。

    “北洋龙!”

    按照清朝人的地理概念,整个东中国海可分两部分,吴淞口以北称为北洋,吴淞口以南称为南洋。达摩山,正处于南北洋的分界点。屠龙的秦北洋,既是北洋龙,又是南洋龙。

    恶龙的尸体散落在海滩、礁石和大海中。

    秦北洋跳入暗礁,浑身沾染恶龙的血迹,准确地找到龙的心脏——竟是一颗黑色的灵石。

    五百年来,恶龙镇墓兽的恐怖力量,全部来自于此。这块石头就跟太行山深处洞穴里的灵石一样,仿佛结满葡萄的天然沥青。而只要拿走这颗心脏,恶龙便不会再复活。

    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红日高悬在清晨的东海上空。太阳像刚剥开的咸蛋黄,温暖得毫不刺眼。海浪渐渐稀释吞没乌黑的龙血,仿佛几万箱啤酒被打碎,洋溢着蓬勃的泡沫。

    十七岁,秦北洋周身洒满金光,骄傲地挺着**,面向所有岛民,举起恶龙的心脏。

    惊天地,泣鬼神,坠日月星辰。

    从此,不但达摩山,乃至于中日朝三国的东海沿岸,都再不会有恶龙祭了。

    秦北洋抱着恶龙的心脏,转身潜入舍身崖下的海底,徒留海面上的龙血与浊浪。

    整整一百年后,这座海岛上的老人们,依然口耳相传屠龙英雄的故事。从天而降的**少年,如何用青铜三叉戟,消灭东海上的恶龙,又凭空消失不见。民俗学家们考证说是上古时期华夏族的史诗,也可能属于东夷族甚至百越族……韩国人则说是济州岛祖先的史诗。

    “他已成为英雄。”刺客阿海在阿幽耳边关照,“我们必须离开了,秦北洋会来找你的。”

    “再见,阿海哥!”

    阿幽在他耳边低声说。

    三个刺客爬上羽田家的救生艇,受伤的大个子坐在船头,阿海与鬼脸面具刺客各划一支桨。海水里仍然充满恶龙的气味,很难让人相信,这是20世纪,而不是公元前20世纪,那个人与神共存的时代。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救生艇靠近羽田家的轮船。几个船员站在栏杆边,以为羽田大树等三人回来了,迅速放下舷梯。

    刺客阿海第一个上船。日本船员们疑惑地看着这张陌生面孔,而他的象牙柄匕首已割断了对方喉咙。三秒钟,他如砍瓜切菜,杀死了身边所有船员。三个刺客都上了船。还是阿海走在最前面,冲进轮船的驾驶室,割断了船长与大副的脖子,鲜血溅满舵盘。

    阿海查看了船长日志,这艘货轮装载日本产的棉布和丝绸,准备运往上海销售。日志里有每个船员的岗位和名字——除了羽田大树和两个保镖,总共二十六名船员,全是日本人。

    刺客循着这份名单,走到轮船各个岗位,将船员们依次割喉杀死。可怜的船员们都是分散工作,无从集体反抗,加上毫无防备,根本没有逃生机会。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他是船上的医生。阿海留了个活口,说出流利的日语,逼迫医生准备外科手术,取出受伤者肩膀里的弹头。医生说没有麻药,大块头说:“没关系,快点动刀吧。”手术很成功,弹头被取出,应该不会有感染化脓的风险。

    然后,刚做完手术的大块头,亲手割断了医生的喉咙。

    戴着鬼面具的刺客,却一个人都没杀过。他步入驾驶舱,检测所有仪表,代替船长掌握舵盘,驾船掉转方向,将达摩山远远抛在身后。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