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兽与兽(一)
    中华民国六年,农历丁巳年,西历1917年12月7日,黄昏。

    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康布雷战役最后一天,英军三百辆坦克,如插着履带的钢铁猛兽前进。人类史上首次大规模坦克作战,在突破德军堑壕与铁丝网后,遭到暴风雪与炮火猛烈袭击而撤退,鲜血浸透法国的土地。

    同一日,欧亚大陆另一端,太阳在八小时后西沉。扼守万里长江的吴淞口,同样笼罩于烽火硝烟。两具来自陵墓地下的钢铁猛兽,刚从冰冷的大海上来,向着对面士兵的血肉之躯,磨刀霍霍。

    谈笑风生间,金蟾用身体撞击城墙,仿佛大地震动,不断有砖块粉碎掉落。

    十角七头镇墓兽,也用尖角挑破城墙,直到轰然坍塌数十米,露出个巨大的豁口。

    无论山海经或西游记还是封神演义,中国人的想象力从未达到这种程度——它有犀牛般的庞大身躯,四条猎豹的腿,长着七个野兽的脑袋,每个脑袋都像是不同的物种,有的是猛虎,有的是鳄鱼,有的是豺狼,有的是羚牛,其中三个是双角兽,还有四个是独角兽,合在一起恰好有十个角。每个角挂着一顶小小的金冠,仿佛已加冕为中国的君王。兽头上还刻着无法理解的文字。

    秦北洋从没见过这种东西,但他能嗅出镇墓兽的气味,就像达摩山上的恶龙,迅速给这新怪物起了名字:十角七头。

    七个兽头张开嘴巴,暴露出七挺机关枪,向着城墙疯狂扫射。

    秦北洋与齐远山趴在沙包后,城垛上挂满残缺的尸体。新兵抱头逃窜,又被长官枪毙。

    无数皖系士兵,继续高唱军歌,犹如被三国英雄们附体,向着宝山城冲锋。

    第六师眼看要全军覆没,“北洋之龙”大势已去,半生戎马,一世英名,毁于旦夕。

    国务总理兼陆军部长仰天长叹:“小徐啊小徐,你用妖魔鬼怪为前驱,算什么北洋军人?”

    所有人都抱头逃窜了,只剩下十七岁的秦北洋,孤身立于残存的城郭废墟,倚靠布满弹孔的北洋五色旗,前方是尸体堆积的金字塔。

    最后一抹残阳,射来赤色金光。隔着硝烟与尸体,秦北洋看到金蟾与十角七头背后,有个穿着工匠服的男人,后背绑着一柄长刀,高声咆哮,做出各种古怪手势。不言自明,此人正在操控这两头杀人的镇墓兽。

    男人一头白发,额上布满皱纹,貌似六七十岁。只有秦北洋知道,他并没有那么老,只是接触过太多镇墓兽,极大地消耗了生命力。

    他叫秦海关,前清皇家工匠,墓匠族传人,镇墓兽的制造者,南苑兵工厂首席机械师,也是秦北洋的亲生父亲。

    “爹!”

    少年秦北洋扯开嗓子,对两只镇墓兽背后的男人呼喊。

    循着夕阳,秦海关眺望城墙,残破的五色旗下,最后一个守城者,竟是日思夜想的儿子。父子失散了半年,竟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相遇,分别属于敌对双方的阵营。

    十角七头镇墓兽,七个兽头之一的黑熊头转过来,对准燃烧的五色旗,打响熊嘴里的加特林机关枪。

    “停……”

    老秦疯狂地命令镇墓兽停止射击,可彗星一旦冲向月亮,再也不能刹车。十几发圆锥形金属子弹,燃烧着飞向秦北洋的双眼。

    时间放慢一百倍,十七岁少年看到一幅幅黑白图纸,画出长江口与江南原野的山川地形,吴淞要塞与宝山县城的攻防布局,也画出金蟾镇墓兽与十角七头镇墓兽从平面、侧面到剖面各种线图。无数道线条编织的网格间,骑在子弹上的死神,狞笑着扑面而来。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夜色降临中国。

    一头兽是金色的蛤蟆;另一头兽有十角七头,十个角上戴着冠冕,七个头上有亵渎的名号。

    十角七头镇墓兽,打开七个头中的黑熊头大嘴,喷射加特林机关枪的火舌。

    一连串日本造的子弹,旋转出滚烫的枪口,狂欢般地尖叫飞行。它们像彗星袭月白虹贯日仓鹰击于殿上的刺客,口中衔着匕首刀锋,射向坍塌燃烧的城墙上,最后一个守护北洋五色旗的少年。

    秦北洋。

    子弹距离他只剩0.66米,死神的睫毛与体臭都已清晰可辨。

    一头兽,金光闪闪的兽,顶着雪白鹿角,赤色鬃毛,青铜鳞甲,如同飞将军射出的箭矢,瞬间飞奔到少年面前,替主人挡下几十颗子弹。

    耳边响起金属与金属的碰撞声,秦北洋下意识地趴倒。一只毛茸茸的爪子,踩了踩他的肩膀。他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到九色——幼麒麟镇墓兽,横刀立马,身体一侧表面,布满十几个滚烫冒烟的弹孔。

    对面的两头镇墓兽已攻破城池,皖系精锐第四师,高唱“三国战将勇,首推赵子龙”席卷而入宝山县城,要将直系大军第六师一举歼灭。

    天,彻底黑了,没有一丝月光。

    未成年的幼兽九色,面对两头陌生而巨大的镇墓兽,体型是如此微不足道,仿佛大卫与歌利亚的对决。

    但它同样呲牙咧嘴,并未有任何畏惧。秦北洋翻身而起,拍拍九色的后背。

    九色头顶的鹿角开始生长,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无尽的尖利分叉,仿佛头顶几十把寒光闪闪的刀剑,分别是日本倭刀、马来克力士短剑、大马士革弯刀还有汉唐的环首大刀,足以与十个角七个头相抗衡。

    一团琉璃色的火球,自九色的口中喷薄而出。火球旋转围绕战场一圈,如同阵亡者骨骸中的夏夜磷火。双方士兵都停止厮杀,举头观望这团地狱般的火焰。秦北洋再次拍打九色,源源不断的气息,注入这头幼兽体内。

    火球开始爆发,变成赤金色的烈焰翻腾。一声巨响,喷射利箭般的火焰,如同十二石的强弓劲弩,万箭齐发……

    金蟾与十角七头的操控者——秦海关感谢老天拯救了儿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城墙上,十七岁的秦北洋,穿着北洋军大衣,操控一头幼麒麟镇墓兽。

    老秦让他的两头镇墓兽撤退,但九色的强弩箭矢烈焰,已然势不可挡。

    金蟾镇墓兽的钢铁外壳,转眼间千疮百孔,微微晃悠两下,冒出金色火焰,如同被石头击中的癞蛤蟆,轰然倒塌在城墙上。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