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北归(二)
    重兵守卫的南苑行宫,总让人想起烛影斧声之类的传说。

    终于,说起了镇墓兽。

    “你有了秘密武器,洋人就不会有吗?我们的败坏不是武器,而是这里!”王士珍指了指自己心口,“当年,袁大总统已拥有无限权利,不是皇帝,胜似皇帝。他竟冒天下之大不韪,除了身边小人佞臣,难道不是心里的皇帝梦作祟?姓袁的家天下,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大佬,再无往上走的机会,便也暗拆墙脚。”

    “南方的革命党呢?”

    “当年宋教仁遇刺,幕后真凶未明,他们举旗叛乱在先。如今,孙文又搞什么护法军政府,跟桂系与滇系军阀狼狈为奸,还向日本人借款输诚,简直是分裂中国,引狼入室的败类!”

    王士珍对革命党的评价,跟秦北洋在上海听到的截然相反。

    “秦北洋,你愿留在军中,为我北洋直系效力吗?”

    “从军?”

    “好啊!”齐远山拍拍他的肩膀,“跟我一样,骑马领兵,征战四方,岂不威风快活?”

    秦北洋却想起祖祖辈辈的职业,此番来京要找的唐朝小皇子棺椁。当他看到父亲被强迫上了战场,镇墓兽变成杀人武器,便对皖系、直系还有奉系一律厌恶至极。

    “国务总理大人,小人天生是个工匠,无意穿上戎装,更无打仗之才能。只在年幼无知时,想过成为海军军官。”

    “哈哈!海军?你不是福建人,就省了这份心吧!”

    王士珍的意思是,民国海军以闽系为主,沿袭自晚清的福建船政学堂,高级职务几乎为闽人垄断。北洋政府的历届海军总长,如刘冠雄、萨镇冰等海军上将几乎都是福州人。

    堂堂的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对无名小卒已给足耐心:“告诉我答案——留还是走?”

    齐远山扯了扯秦北洋的袖子管:“快说留!”

    “走。”

    王士珍举起手枪,对准秦北洋的眉心。

    子弹藏在枪膛之中,距离秦北洋的头盖骨五厘米。

    齐远山一看不妙,立刻跪下求饶:“伯父,我这兄弟性情耿直,言语多有冒犯,请您多担待!看在吴淞之战所立的大功,恳请饶他一命!”

    “留还是走?”

    秦北洋无畏地看着枪口与“北洋之龙”,镇定自若地回答一个字:“走。”

    “秦北洋,你是南苑兵工厂首席机械师,前清皇家工匠秦海关之子。我重用你,因为乃父已为皖系小徐所用,虎父无犬子,你当为我们直系所用。”

    “国务总理大人,小人不会让镇墓兽为军阀而打仗的。”

    王士珍的枪口晃动两下,齐远山闭上眼睛,只等待枪声响起,血溅五步……

    “我不是军阀。军人以勇武智谋取胜,而不依靠邪魔外道,我也不想用你的镇墓兽为武器。人各有志,我王士珍绝不强人所难,你走吧。”

    老英雄“北洋之龙”的枪口垂落,秦北洋单膝跪地道谢,转身跑出阴森的团河行宫,德国造的望远镜,孤零零地留在桌上。

    走在南苑荒野的雪夜,想着刚才被枪口顶着脑袋,秦北洋心有余悸。转念一想,王士珍这样传统的军人,注定要在飞机、坦克与潜艇的时代洪流中被淘汰。

    “北洋!”

    身后传来齐远山的呼喊,他从南苑行宫追赶出来,颇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味道。

    秦北洋回头微微一笑,扶着气喘吁吁的兄弟说:“远山,你回去吧,我没事儿。”

    “你啊!真不知该如何说你!”

    “你怕王士珍大人会一枪崩了我?”

    “怎么没有可能?如今这**的世道,人命不如草芥!军官可以随意枪毙小兵,督军可以当街霸占戏子,何况是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要杀一个人,连手指头都不需要动,眼珠子转一转,自有手下替他办了。”

    “远山,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就是那种一条道儿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呢!”

    “你的天资超乎常人,社会智力却简直低能!西洋人的说法,智力就是用脑子,与人交往也是用脑子。”

    “不是一回事吗?”

    齐远山都急得语无伦次了:“哎!此用脑非彼用脑也!”

    “明白,我就是不通人情世故,不解人心之复杂。”

    “北洋啊,你的心思太单纯了。即便天纵英才,也会在外面吃亏的!这方面,你就是个大傻子!不晓得妥协低头,不晓得口是心非,更不晓得保护自己,总是直来直去,害了自己也害了旁人。”

    “我害了你吗?”

    秦北洋话锋一转,让这对话氛围越发尴尬。

    “对不起,我……我只是为你担心。”白花花的月光照在白花花的雪地上,齐远山从背后勾住他的肩膀,“北洋,我劝你回去吧。在这枪杆子说了算的乱世,咱俩一块儿做军中同袍,就像刘关张,一块儿打天下,一块儿坐江山,你去做什么小小的工匠啊?”

    “工匠有啥不好?”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是老祖宗的至理名言!”

    “是啊,人人都想做治人之人,而不愿做治于人之人,古今中外,莫不如是。”秦北洋一脚踢了踢雪球,“人各有志,不可勉强!远山,来日还是好兄弟!”

    齐远山抓起一团雪砸在秦北洋的背后:“你这脾气该改改了!真是一头犟牛!”

    “我更愿做一头镇墓兽!”

    少年的声音远远飘荡在南苑的雪夜。

    次日天明,秦北洋走出南苑基地的大红门,脱下北洋军装,背着父亲馈赠的唐刀,跟齐远山相拥告别。九色跟在主人脚边,一人一犬,走在白茫茫大地,寂寥无声,向着匍匐在华北冬天的北京城墙……

    秦北洋去找一千两百年前死去的少年。

    名侦探叶克难告诉他——白鹿原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已被卖给京城数一数二的古董商,德胜门内的陇西堂。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