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九千岁伪镇墓兽
    民国七年,西历1918年,正月十五,元宵节。

    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古时候,少男少女被幽闭在家中,每年只有上元节的灯会,才有机会出来游玩,由此相识相恋,惹出多少痴男怨女的故事。偏偏碧云寺中晨钟暮鼓,只有来烧香的善男信女。秦北洋自然而然地想起一双琉璃色的眼睛,不是近在眼前的小镇墓兽九色,而是远在天边的欧阳安娜。

    深夜,金刚宝座塔的北缘,两年前雪夜刺杀的旧地,来了几个黑魆魆的身影,趁夜掘开一个大土洞子。

    修葺寺院之余,秦北洋带着九色跑步练功。经过金刚宝座塔的须弥座,他悄悄靠近那些家伙。竟是一群盗墓贼,正在搬运宝贝呢。

    秦北洋仗着有九色在身边,大喝一声:“呔!来者何人?”

    香山是北京的风水宝地,达官贵人都喜欢葬在这儿,尤其是满清贵胄。清朝亡了,再也无人看守这些坟茔,盗墓贼的胆子就大了,甚至也有西山旗人中的破落户。

    月光下,他抽出唐刀,吓得盗墓贼落荒而逃,看来尚是资历浅薄的毛贼。

    走到被挖开的洞口,看见被打开的墓道口,看石雕风格像是明朝。他用泥土封住洞口,跑回碧云寺通知大和尚。毕竟这洞口在金刚宝座塔附近,万一挖坏了曼荼罗的根基可是大事。

    次日清早,鸡鸣刚过,僧人们组织了一支探险队。秦北洋自告奋勇打头阵,正要进入明代墓道,大和尚带着一位客人匆匆赶来。

    大和尚气喘吁吁地介绍:“这位是北京大学历史系的王教授,也是在家修行的居士,凡是碧云寺里出现古物,都要请王教授来探查研究。”

    “诸位长老师父,门生王家维这厢有礼了。”

    这位北大教授双掌合十鞠躬,看样子颇为虔诚,年纪约在四十多岁,身材较常人高大,穿着朴素的土布长衫,戴一顶御寒的皮帽,双目很有精气神,不似普通的教书先生。

    众人探入墓道,秦北洋在前头举着火把,并用铁镐敲打虚实。墓室门已经开了,随着一派阴森之气,地上散落有零星的随葬品,有些是不值钱的冥器,有些则是马蹄金与珠宝首饰。王家维捡起来细细查看,确认都是明朝的古物。

    “奇怪,这座大墓,有许多皇帝陵墓的规格!”

    王家维指出这金刚墙、石五供、汉白玉的宝座,还有万历年间的青花瓷大缸,盛满香油用于点长明灯,都在古书上有所记载。当年,明十三陵都还没有被考古挖掘过,除了盗墓贼以外,谁都不晓得真正的明朝皇陵底下是咋样?教授随身带着纸笔,速写画出这墓里的形制,还有文物的外形,权代照相机了。

    僧人们更关心金刚宝座塔,他们测量了尺寸与方位,确认这座地宫并不在金刚宝座塔底下,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危害。

    “此地也算是个龙穴,能在此点出金井的应该是个高手。”

    秦北洋忍不住脱口而出,王家维回头盯着这张十八岁少年的面孔:“小兄弟,你是……”

    “我是碧云寺雇佣的工匠,昨晚,是我发现了盗墓贼。”

    话虽没错,但秦北洋躲开教授的双眼,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王家维指着地宫里前后左右几间墓室:“你觉得墓主人的棺椁在哪一个?”

    “后室!”

    秦北洋觉得这没啥好隐瞒的,反正清朝皇陵地宫也是这样。

    于是,大家打开后室大门,却发现迎面蹲伏这两头石兽。

    “镇墓兽?”

    教授话音刚落,秦北洋将把他扑倒,呼喊大家快点逃避。

    就当地宫里头乱作一团,他却发现那两头石兽一动不动,不像是镇墓兽的反应。秦北洋又用火把扔到石兽身上,才确认真的只是两尊石雕。

    又等待片刻,他红着脸把教授拽起来说:“对不起,我是草木皆兵了,这是假冒伪劣的镇墓兽!”

    “怎么说?”

    王家维并未生气,而是小心地观察这两头石兽,似猪非猪,似狮非狮,就是有两扇大耳朵跟身体连接,背后还有一对大翅膀,风格相当之古朴。许多石狮子都可以看出性别,而这两头石兽很奇怪,下面光秃秃的,更像是被骟过似的。

    “真正的镇墓兽,必须要由皇家工匠制作,如果是一般民间的石匠,哪怕再好的手艺,做出来的只能是一堆石头或陶器,根本起不到镇守墓穴的作用,所谓的‘伪镇墓兽’。”秦北洋又干咳了两声,“我是个祖传的工匠,这是我爹告诉我的。”

    “你是个有意思的工匠!”

    王家维又往墓室里头查看,发现连个棺椁都没有,只有个空空的棺床,摆放着景德镇的瓷瓶,难道是个骨灰瓶子?教授信佛,不敢轻举妄动,但他们移开棺床,发现底下的金井,果然有股地气扑面而来。他用镊子取出金井里的一堆衣服,竟然是一件明黄色的十二章龙袍,着实令人大吃一惊。但在北京埋葬的明朝皇帝,都在十三陵里躺着呢,怎会在这香山地下?

    秦北洋也绞尽脑汁,想起达摩山舍身崖底下的建文帝陵墓。

    忽然,有个老僧说了一句:“听贫僧的师父说过,我们碧云寺过去还葬着一位大人物,就是明朝大太监魏忠贤。”

    “魏忠贤?”王家维看了一眼手里的龙袍,“九千岁?”

    “明末祸害天下的阉党魏忠贤?”秦北洋啐了口唾沫,看着棺床上的瓷瓶说,“据说太监死后都想跟自己的命根子葬在一起,这样才算得个全尸可以见祖宗了。”

    “嗯,他们幼年净身以后,就把东西就装在石灰香油坛里。”教授对着小工匠刮目相看,“魏忠贤权倾朝野,号称“九千九百岁”,离皇帝万岁只差一百岁。他与天启皇帝的乳母客氏“对食”,通过她控制皇帝,迫害东林党人,密探爪牙遍布全国,以至于许多谄媚的地方官给他建立‘生祠’。崇祯皇帝登基后,魏忠贤就被贬出京城,畏罪自杀,并被戮尸,根本没有尸体可葬。”

    “如果老和尚所言没错,这是魏忠贤生前为自己营造的墓穴,因此有许多越制之处,比如龙形雕纹,最后能葬在这里的只能是命根子。”

    “我们不是盗墓贼,也不贪图魏忠贤的财宝,这墓葬的形势,我已画出了图形。”

    王家维一声令下,大家退出地宫,没有人偷偷拿走哪怕一块银子。他们用泥土和石头封闭了墓道口,又砌了一堵砖墙,捡来树枝荆棘掩人耳目。

    秦北洋正要回碧云寺,教授喊住他:“小兄弟,我看你深藏不露,请问能雇你做工匠活吗?”

    “去哪儿干活?”

    “国立北京大学。”

    (今日七夕!而本章故事发生在元宵节,虽说正月十五“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才是真正的中国情人节,但还是要祝大家七夕快乐!)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