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喜迎第一位白银大盟!今天三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两个刺客,便是螳螂,他们彼此看了一眼,突然间,手里扔出个炮仗样的东西,爆出一片浓墨般的黑烟。

    马车连同棺椁,完全被这团平地烟雾所笼罩。子夜的地安门大街上,秦北洋啥都看不到了,同时听到一阵急促的枪响。几十发子弹在大街上飞行,朝着地安门的方向。接着又响起一阵咳嗽声,秦北洋也感觉烟雾的怪味,强忍着不发出声音。又一阵风钟鼓楼上吹来,这才让黑烟渐渐消散。

    马车上只剩下棺椁,那两个穿着军官服装的刺客,却不见了。

    没有活人,也没有死尸——除了棺椁里的那个。

    士兵们包围了马车,确认那两人已无影无踪。用烟雾来掩盖撤退,这也是江湖上常用的手法。只要拿到这件大古董就好,军官坐上马车,重新控制缰绳,前后左右都有士兵护卫,向着巍峨的鼓楼而去。

    秦北洋悄悄跟踪在后面,幸好这棺椁沉重,马车根本跑不快。到了鼓楼打结右转,他在后面跟过几条路口,在交道口再度右转往南……等于在地图上绕了一个大圈,直到铁狮子胡同再左转往东。

    忽然,马车开进一个中式的大门楼,灰筒瓦悬山大脊顶三间开的,两边有大石狮子把门,街对面一座悬山顶砖雕大影壁,看来气派非凡,这谁家的公馆?门口还有一长溜士兵站岗,幸好亮着好几盏大灯笼,照亮一块匾额。秦北洋的视力极佳,夜里依稀分辨出三个字——

    陆军部。

    这栋巍峨的西式建筑,自宣统元年竣工,由留英的中国建筑师沈琪主持设计,是为晚清中国本土建筑营造的最高水平。隔壁同时竣工的是海军部。陆军部主楼是古典式灰砖楼,欧洲折衷主义风格,中央三层,两侧二层,外檐联拱柱廊,布满精细的砖雕花饰。

    马车来到这栋主楼门口,士兵们将棺椁搬下来,吆喝着送入底楼大厅。

    这时候,陆军部已是灯火通明,一个穿着大氅的北洋军人走来,看年龄还不到四十岁,肩章上已镶着三颗金星,这是北洋最高的上将军衔。

    他剃着近乎光头的板寸,双眼迥然有神,上下打量着棺椁,手指头轻轻触摸唐朝彩绘人物,低声问道:“曲靖和怎么说?”

    “没……没碰到……”

    军官怯生生地说明了刚才的经过,上将的面孔一板:“糟了!立即派人再去曲府查看,务必确保国会议员安全!”

    他又指着棺椁另一头的两块木板,也看出来是后人加上去的。他命令勤务兵把木板打开,自己把头凑到棺椁的破洞,提着手电筒想要看一眼……

    突然,棺材里飞出一道白光,宛如彗星袭月,白虹贯日。

    匕首直直地冲他咽喉而来。

    有刺客!

    这位上将饶是反应机敏,立时仰天倒在地上,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霎时间,陆军部一片大乱,竟从棺材里飞出两个黑影。第一反应是尸变了,但这两人依然穿着北洋军官的服装——士兵们才明白,刚才在地安门大街,那团黑烟并未掩护他俩逃走,而是趁机钻入棺椁,竟跟尸体藏在一起,怪不得无缘无故消失,因为没人会检查棺椁内部。

    大家放了一阵乱枪,却从此失去了准星。两个刺客并不恋战,飞檐走壁地爬上陆军部大楼,子弹都打在雕花的墙砖上。

    上将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手枪也向天上射击,吩咐全员出动搜捕。

    两个刺客早已躲在夜色中,逃出陆军部的围墙,跳到西侧的一条小胡同。

    他们都剧烈喘息着,看来刚才那一场乱战,已是惊险万分的绝境,能逃出来已是万幸。南边是铁狮子胡同,陆军部的正门口,必然布满了军队,他们只能往胡同北口跑去。

    刚拐入一条小巷子,迎面的月光下就站着一个人影。

    那人手中还有一把三尺长的刀剑。

    对方抬起头,露出一双锐利的目光,面孔却分外年轻,不过十**岁模样。

    秦北洋。

    “我已等候你们多时了。”少年又摇摇头,“不,是等候你们九年了。”

    刀疤脸的刺客,摘下北洋军帽,脱下蓝色军装,露出一身黑衣,手中又多了把匕首。更健壮的那个刺客,如法炮制。

    但秦北洋也不想叫喊,把陆军部的士兵们引过来。面对九年前杀死母亲的仇敌,他用左手划过自己的右脸,比划了那道丑陋的疤痕,这是九岁的秦北洋送给敌人的礼物。

    在自己愤怒之前,他先要激怒敌人。

    刚才他一路跟踪军队与马车,总感觉有些异样,两个刺客怎会平白无故消失?

    于是,他选择在陆军部边上的胡同潜伏,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片刻之后,他听到大墙内的激烈枪响——必有人藏于棺椁,潜入陆军部。就像两年前的元旦,香山碧云寺脚下,躲藏在棺材中的一老一少两个刺客,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他选择在这条胡同等候,果然,两个刺客出现了。

    没想到,刀疤脸丝毫都不慌张,反而用平静的语调回答:“而我等候你一晚上了。”

    “你在等我?”

    秦北洋没敢再问下去。

    刹那间,脑中如同一张千变万化的图纸,横飞过无数种可能的线条,编织成一个荆棘密布的陷阱。

    难道是叶探长?不可能!自己隐藏在圆明园与北大校园的秘密,也许早就被刺客们发现了,他们一直在秘密监视?于是乎,刺客守株待兔,只等他离开九色单独行动。

    没有九色,只靠秦北洋独自一人,绝不是两个刺客的对手。

    本以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秦北洋就是黄雀背后的捕鸟人……其实,自己才是那只最弱小的“蝉”!

    出人意料的是,刀疤脸刺客并不想跟秦北洋纠缠,更不想用匕首割开他的喉咙,而是一声不吭地跳上墙头,眼看就要逃跑。

    “站住!”

    秦北洋紧跟着冲来,寒光闪闪的唐刀劈向他俩。对方轻易躲过。锋利的刀尖擦过墙砖,发出金属碰撞的火星。

    他继续爬墙追赶,冲上四合院的屋顶,刀疤脸回头扔出一个东西。

    暗器?

    黑夜里,那团物体旋转着击中秦北洋的额头。

    原来是一块普通的鹅卵石,但借着刺客手腕的力道,打得他头破血流,从屋顶瓦片坠落……

    天旋地转,秦北洋看到月亮变成了两半,就像坠入地宫金井,无穷无尽。

    失去意识之前,胸口的玉坠子又发热了……

    (九月近在眼前,大家请攒好月票啦!)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