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刺客道(二)
    (读者君鉴:第十六章开始,直至第二十八章,这十二章的“天国”部分,为秦北洋的学习进阶之道,貌似奇幻飞扬,实则秘密修行,终将回归人间,请君耐心观赏……)

    秦北洋这辈子第一次住学生宿舍,居然还是男女混住的,还好都是些小孩子,唯独他已经十八岁了。

    他钻在被窝里,吹灭最后一根蜡烛,低声对隔壁高低床说:“芳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快问吧。”芳子一翻身,黑暗中闪烁幽幽的目光,“在我睡着前!”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跟你一样,死后来到天国。”

    秦北洋倒吸一口凉气:“你记得自己的死?”

    “嗯,我早就死了!在大清朝灭亡的那一年,我爹狠心地将我赶出家门,让我在颠沛流离中被恶人害死。”

    说到这儿,芳子竟然哽咽。

    无法想象这小女孩是如何被害的?秦北洋义愤填膺道:“什么恶人?我帮你复仇!”

    “你……你自己也被害啦!我们都是死人呢!”芳子跳下床,像条活奔乱跳的大鱼,钻到秦北洋的被窝中,咬着他的耳朵说,“我不能说出过去的秘密……”

    秦北洋被她一惊:“喂,你干嘛?”

    “我告诉你,如果我的出身被孟婆发现,我还会在这里被杀死第二次!”

    “好好好!我不再问你就是了!快出去啊!男女授受不亲!不然我走了!”

    “对不起,北洋哥。”到底还是十二岁的小姑娘,芳子没那么多忌讳,“我只觉得冷嘛。”

    “我准许你再躺一会儿。”秦北洋反而觉得自己心里龌龊了,“芳子,既然我们都已死了,那么喝过孟婆汤吗?你不是还记得上辈子的事儿?”

    “等到毕业的时候,你会喝的。”

    “毕业?”他似乎看到了希望,“多久才能毕业?”

    “据说天资聪颖者,需要一到两年。若是愚钝或者不听话的,恐怕一辈子都毕不了业。”

    “一辈子?我们不都是死人吗?”

    “那就是永远,比一辈子更长!死是死了,但不能去投胎,卡在半道上。”芳子翻了个身,“有时候,我想啊,若能永远留在这天国仙境,不再回到龌龊透顶的人间,该有多好啊!”

    芳子说完就睡着了,秦北洋不好意思赶她走,同样感到昏昏沉沉。难道是这龙涎香的气味?夹杂其它什么物质,具有催眠效果?

    昏睡前的最后一段意识,似乎看到了九色……

    天蒙蒙亮,学童们准时起床。

    秦北洋睁开眼,只见隔壁的高低床,芳子正在伸懒腰,梳头发呢。难道,昨晚的对话,都是幻觉?

    这一觉质量相当高,一夜无梦,神清气爽,浑身加满力道。小孩子在睡觉时长个子,如果每晚都能这样睡,身体发育必然出众,哪怕终日只吃果子闻露水之气。

    学童们迅速叠好被褥,准备齐全文房四宝。女孩子们还到镜子前洗漱,至少不能蓬头垢面。

    没有人说起过去,因为过去已是上一世,大家都坚信自己死了,这里就是天国。

    中山差不多是班长的角色,负责管理学童们的纪律。秦北洋跟小伙伴们聊天,尤其对两个异族孩子感兴趣——马科斯自称菲律宾人,昭龙自称暹罗人,除此以外,讳莫如深。

    今天,仍然学习刺客道,但不在学堂,而是秦北洋昨天被打晕的高山天池。

    孟婆说这个深潭叫“大爷海”,其水极寒,每年有六个月封冻,任何人坠入水中,即刻便会被吞没。

    “学会刺客道,杀人如同探囊取物!”

    这是孟婆对孩子们说的第一句话。

    包括秦北洋在内的十三个学童,面对大爷海,背靠高山之巅的云海,首先学习扎马步与气沉丹田。这是刺客外功的第一关。

    这对秦北洋不难,从小在光绪帝陵的地宫,他就跟着父亲这么练习了。地宫有金井龙穴之气,让他的马步扎得特别严实,不但双腿全是肌肉,丹田之气也很充溢。但对普通孩子来说,便只能叫苦连天。不过,芳子、中山、昭龙似有练武的经验,马步扎得有板有眼,马科斯可就惨了,不时被孟婆教训,吃了好几个毛栗子。

    光扎马步就学习了七天,以后练功不能废弛,每人起床早餐后,先扎两个时辰马步。

    第二步是打坐运气。还是在大爷海边,学童们盘腿坐在草地上,闭目养神,闻着潭水里的气味,就像吸收地宫的阴阳之气。秦北洋感觉在此打坐,周身经络似乎打开,一股真气从鼻孔与屁股底下分头涌入全身,围绕十二正经、奇经八脉而流动。

    孟婆告诫大家,若在打坐中出现种种幻想,比如有美少女向你抛媚眼,又有金光闪闪的老人引你去练功,全都不要搭理。若是陷入这些幻想世界,便会走火入魔,难以自拔,轻则自断心脉而亡,重则发狂伤人。

    务必坚守正气与正道,练到一定阶段,内气便会打通“任督二脉”成为小周天。而要把大小周天全部打通,则非绝世高手莫属——秦北洋想起了京城小报连载的武侠小说。

    打坐运气又练了七天,进入第三个环节:轻功。

    学童们跟随孟婆,攀登上天国西侧的高峰。秦北洋猜测得没错,这位孟婆身怀绝技,哪怕一大把年纪了,却是健步如飞,竟能在山顶悬崖上如履平地。

    孟婆攀上一株迎客松,又似走钢丝踩过细细的树枝,山风呼啸而过,如同在细绳子上翩翩起舞,看得学童们心惊胆战。

    芳子自告奋勇,身轻如燕地上了松枝,踮起一对纤纤玉足,如同西洋女人的芭蕾,一跃而起,腾空飞到悬崖之上,仅仅依靠双手插入峭壁的缝隙,仿佛一只猿猴般地灵活。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