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白鹤行
    (读者君鉴:第十六章开始,直至第二十八章,这十二章的“天国”部分,为秦北洋的学习进阶之道,貌似奇幻飞扬,实则秘密修行,终将回归人间,请君耐心观赏……)

    (原第十九章“天上墓穴”,经过内容调整,改名为“白鹤行”!)

    天国学堂。

    孟婆现身说法,刺杀之时,腾跃可出其不意,自上而下,自下而上,飞天入地,让人无从防范。而出色的轻功,不但有助于动如脱兔的刺杀,也能帮助刺客迅速逃离现场,方才配得上“彗星袭月”四个字。

    而轻功属于童子功,年纪越小越容易练习。在孟婆的保护之下,每个学童都攀上迎客松,完成了飞跃巅峰的训练。

    最后,老婆婆将手指向了秦北洋:“轮到你了!”

    “我?”

    秦北洋心想自己都十八岁了,身高体重远远超过那些小孩子,别说是在悬崖上飞,光爬树就会变成秤砣吧?

    见他连连摇头后退,芳子却说:“怕什么?你是一个死人!还会再死一次吗?”

    说罢,芳子就在他的后背心推了一把。

    秦北洋瞬间失去平衡,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坠入悬崖……

    死人,还会再死一次吗?

    万丈悬崖……

    他开始惨叫,连迎客松的松针都没摸到,直接冲入520小说网般的白云深处。云朵并没有接住他,地心引力抓着他的一百多斤,穿过一层又一层的云。越是手舞足蹈挣扎,云的缓冲就越差。在向地狱坠落的同时,看到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山川美景,看到万丈刀削的雪白悬崖,看到山间猴子家族嬉戏,一线天的瀑布垂落,似乎还有古代苦行僧的洞窟。

    再死一次吧!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但愿要么回到天国,要么回到人间。

    突然,一只白鹤从云中飞出,拦腰将秦北洋截住。

    白鹤比想象中大得多,双翅展开犹如数匹烈马,身体结实得恍若马鞍。他以骑马的姿势骑在白鹤身上,像古时候驾鹤西去的仙人。白鹤的喙部与脑袋前半部是红色的,因此又称丹顶鹤,细长双足亦为红色,羽翼末梢却是黑色,其余主体一片雪白,就像古时文人画经常描绘的。

    感觉就像做梦啊!

    不,也许整个“天国”都是人死以后做的一个梦?

    骑鹤飞行。

    双手紧紧抓着白鹤的脖子,他几乎把耳朵贴着鹤的脑袋,仿佛能感受到这只鹤的所思所想?它是天生栖息在这山巅?还是被孟婆所豢养?专门为了搭救练习轻功而坠落的学童?

    秦北洋不得而知。他只感觉白鹤振翅高飞,再度穿破云层,向着山巅,向着苍穹,劈开空气与风的阻力,让骑在鹤背上的少年也热血澎湃!

    终于,白鹤带着秦北洋回到松树上,他跨坐在最粗壮的树干,白鹤也不停留在松枝上,而是怕打翅膀悬浮在半空。

    “鹤兄!鹤兄!多谢你救命之恩!来日若有机会,秦北洋必将报答!”

    白鹤听懂了他的话,不以为意,又围绕迎客松飞了一圈,便一头栽入悬崖下的云层,宛如弃世的修行者无影无踪。

    秦北洋直勾勾地看呆了,下意识地站起来,沿着松树走回悬崖。他再纵身一跃,轻松攀上高山之巅,几千里苍茫云海,尽在脚下奔腾流转矣。

    “看看,轻功这不练成了吗?”芳子也如仙人飞上来,“你知道吗?这悬崖下是地狱谷,任何人坠下去都会粉身碎骨,哪怕你是个死人,也得再死第二遍!”

    秦北洋面色通红,离她远远的,生怕再着了这小妮子的道,又被她推下火坑去了。轻功练习,已逾七日。只是不知今夕何夕?更无日历、节气之说。

    秦北洋跟芳子、中山、昭龙、马科斯等小伙伴们相处颇为融洽。尽管已经十八岁,但他对于做孩子王甘之如饴,在上课与练功的间隙,带着这群童男童女在山上玩各种游戏。

    他的轻功日益精进,自觉可以随心随欲腾跃,一飞冲上两三丈轻松自如,一跳而下三四层高楼也不费吹灰之力。恐怕是在悬崖坠落的惊险过程中,得到白鹤君的某种加持,领悟了鸟类驾驭空气之道。走在山顶峭壁边缘,他再不会腿肚子打颤了。

    刺客道,第四关,便是兵刃。

    孟婆先取出十八种兵器,分为九长九短——

    九长:枪、戟、棍、钺、叉、镗、钩、槊、环。

    九短:刀、剑、拐、斧、鞭、锏、锤、棒、杵。

    学童们各自挑选趁手的,但务必每一样都要会用,都属基本功范畴。

    但秦北洋只相信自己的唐刀,这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来自安禄山坟墓的陪葬品。

    孟婆仔细端详这把三尺长的环首刀,确认是唐朝实物。一般铁质兵器,入土即氧化锈蚀,极少见到这种历经一千二百年,仍然锋利如新的宝刀。

    她在大爷海边耍了一套刀法,据说是当年戚继光抗倭时自创。想不到八十岁的老太太,使得虎虎生风,仿佛刀刀力拔千钧,最后劈开一块硕大的花岗岩石头,居然没有卷刃。

    老婆婆厉声道:“这把唐刀里藏有安禄山的灵魂!”

    秦北洋当然明白,安禄山是何许人也:“据说,所有古代刀剑里都有灵魂,不是铸剑师的灵魂,就是曾经陪葬的墓主人的灵魂?”

    “不错,但你要学会如何呼唤和使用刀剑之魂魄,而不能被刀剑所反噬。”

    “反噬?”

    “安禄山是肆虐危害中国的禽兽,他身上的力量全然是破坏性的,你若无法控制住这把刀,便会被这把唐刀所控制!”

    秦北洋听出了一身冷汗:“我该如何做到呢?”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