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天国图书馆
    (读者君鉴:第十六章开始,直至第二十八章,这十二章的“天国”部分,为秦北洋的学习进阶之道,貌似奇幻飞扬,实则秘密修行,终将回归人间,请君耐心观赏……)

    既是天国,也是图书馆,也是监狱。

    不过,秦北洋并未感到恐惧。因为有书海相伴,仿佛跟千千万万个古人在一起,甚至有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的错觉呢!秦北洋疯狂地掌灯,就像回到光绪帝的地宫。

    打开藏书目录,赫然见到《永乐大典》四个字。

    秦北洋瞪大双眼,简直要焚香祷告,这是天底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宝贝!

    《永乐大典》——哪怕庚子赔款的四万万五千万两白银,恐怕也抵不上这一套书。

    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命内阁首辅解缙总编,22937卷,11095册,三亿七千万字,汇集古代图书七八千种,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百科全书。足以证明中国文明未必最古老,但用汉字书写的文明却最丰富,三千年绵延而不绝,别无分店!

    但在这世外桃源的“天国”,怎会有这部早已亡佚的《永乐大典》?

    天国图书馆的目录说得明白——庚子年,义和团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全球最后一套《永乐大典》,收藏在北京翰林院,正好毗邻英国公使馆,险些被大火烧毁。天国派遣“义士”到人间,趁乱将《永乐大典》唯一孤本抢救出来,送到天国图书馆妥善保存。

    面对高如城墙的书架,秦北洋仿佛进入布满金银财宝的古墓,而自己是一个盗墓贼。

    七天七夜,他把自己关在山洞,足不出户,颠倒日夜,沉浸在浩瀚无垠的书海中。

    但要将《永乐大典》全部看完,穷极一生都无法做到。秦北洋只能如一块海绵,从总共三亿七千万字中,挑选最感兴趣的部分,吸收区区百分之一,那也有三百七十万字之多!

    最后一天,秦北洋在书架上发现一本《推背图》。

    翻开扉页,署名为两个人:李淳风、袁天罡。第二页:“大唐贞观十七年正月十五日谨奉,以上,帝王圣贤名儒不可不知也,此书所以载事之大者,有国兴衰之吉凶,有庶民劫数,天灾不收,兵乱之说,恐泄天机,宜当各慎其传也。”

    第三页,画着一幅图,一个男人坐在石头上,双手托着日月——

    第一象甲子乾下乾上乾

    谶曰:

    茫茫天地,不知所止。

    日月循环,周而复始。

    颂曰:

    自从盘古迄希夷,虎斗龙争事正奇。

    悟得循环真谛在,试于唐后论元机。

    秦北洋正在思量之间,有人闯入山洞,将手按在秦北洋的后脖子上,恰是赤色鹿角胎记的位置。

    “你果然发现了这本书。”

    原来是鬼面具,送水和食物来了。

    “老师,你也读过《推背图》?”

    “何止是读过!”

    书翻到下一页,插图是托盘上的一堆果子,粗略数了数,总共二十一个——

    “万物土中生,二九先成实。一统定中原,阴盛阳先竭。”鬼面具又读出其中的文字,“这一盘就是李子,其数二十一,自唐高祖李渊至末代皇帝昭宣二十一主。二九指唐朝总共二百八十九年。阴盛指武则天女主天下,唐玄宗又宠幸杨贵妃,导致安史之乱,大唐由盛转衰。”

    秦北洋啧啧称奇:“此书是贞观十七年所作,唐太宗李世民的年代,居然预言到了后来的武则天与杨贵妃?”

    “不错,唐太宗李世民命天相家李淳风和袁天罡,以周易八卦推算国运。未曾想,李淳风一发不可收拾,不但推算到了唐朝灭亡,还推出千年以后的中国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天机不可泄漏,因此得名《推背图》。”

    “老师,我也有所耳闻——李淳风与袁天罡的《推背图》实为一本大预言书。”

    “《推背图》共有六十幅图像,每一幅图像有‘谶曰’和‘颂曰’,预言从唐朝直到未来的大事儿。”鬼面具迅速翻页,“无独有偶,法国中世纪有位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也有一部预言书名为《诸世纪》,但远远不如《推背图》矣。”

    鬼面具再用七天七夜,为秦北洋讲解了推背图的六十象,分别对应的预言——哪些已成为历史和现实,还有哪些有待于未来验证。

    “老师,既然您也精通此道,能否为中国算一卦?”

    “何时之中国?”

    “近些年就不用算了——北洋军阀这些龟孙子,中国不可能搞得好!”秦北洋灵机一动,“那就算一百年的中国吧!”

    “预测一百年后,不仅得用周易之道,还得用科学之道——比如概率学、控制论……”

    天国图书馆中,鬼面具不眠不休,埋头在上百张稿纸之中,原来算命也得打草稿写公式,一刻不停地勾勾画画。

    他再拿出一副算盘,噼里啪啦地进行计算,犹如精明的账房先生,最后出现密密麻麻的数字,无数只小虫子般在白纸上飞舞……

    秦北洋自然是看不懂,鬼面具筋疲力尽地解读道——

    “一百年后的中国——何止四万万五千万人,恐怕要超过十三万万。几亿人背井离乡。荒芜的土地造起钢铁水泥森林,自古不通之地转瞬连接。火车站宽阔喧嚣,人头攒动,川流不息。不锈钢与玻璃的候车大厅沿铁路线一字排开,星空被雾霾装饰成水墨画,城市灯火耀眼得如同世界大战。地球上有六分之一的人口,一年到头奔波忙碌,过年回家名曰‘春运’。史无前例的伟大时光,未来几万年也不可能重现……”

    “我想出去!”秦北洋从书架背后跳起,念出《推背图》最后一句谶语,“终者自终,始者自始!”

    想起自己短暂的十八年人生,从出生在白鹿原唐朝大宫棺椁上开始,到今日坠入这“天国图书馆”,貌似都是命运的注定……

    “老师,哪怕你们算得再准,但我不在乎!一个人,就算每天活得像条狗,就算明天像狗一样地被人宰了,依然可以面朝太阳吠叫……”秦北洋竟然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人,是可以逆天改命的!”

    “秦北洋,你毕业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