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鞑摩王坟
    鞑摩坟!

    “鞑靼的鞑?”鄂尔多斯小郡王皱皱眉头,“要么蒙古人?要么满人?”

    “定都北京的北方民族王朝,有金、元、清三代。清朝皇陵,不是东陵就是西陵。元朝干脆没有皇陵,那么只可能是金代。”王家维望向北方的大房山,“金陵就在房山,距此四十里地,这处陵墓又是谁的呢?有一种说法,是被废黜的荒唐君主——海陵王。”

    “海陵王,完颜亮?篡位之君,性情暴虐,擅杀大臣,尤其好色!”

    对于金元的历史,小郡王倒也清楚,教授点头道:“金海陵王上淫叔母,下乱从妹,曾发愿:尽得天下绝色而妻之。”

    “真是不要脸的臭男人!”

    骑在大墓前的石马上,欧阳安娜诅咒了一遍墓主人。

    教授又说:“金海陵王曾四路南征,要一举灭亡南宋,在长江采石矶被虞允文击败。海陵王死于政变,新皇登基取消完颜亮帝号。金海陵王对陵墓很感兴趣,他用李淳风的后代探查陵寝风水,开创明清帝王陵的风水制度,这套方法后来被称为江西派。我看这座大墓正处于龙脉之上。”

    坟冢旁的考古工地,伯希和已脱下军装,热情欢迎来客。安娜说了好多法语,不由得更加亲近。考古已到关键阶段,坟冢可见五层沙石、白灰、糯米汤与砖砌的保护层。

    进入地宫的人不能多,齐远山和阿幽必须留在外面。王教授、安娜与小郡王跟随伯希和下去。

    墓葬规模惊人,旁边两个耳室,墓道中镶嵌数个壁龛。打开一道雕龙画凤的墓室门,顶门石已被盗墓贼破坏。

    王家维揪心地问:“不知被盗情况严重吗?”

    “盗墓贼确实进来了,却没能出去。我们发现了三具盗墓贼的尸体,不知什么原因。”

    “也许碰到了镇墓兽?”

    安娜插了一嘴,王家维脸色一变:“休要胡说!”

    进入坟墓主室,高悬的穹窿顶犹如宇宙,小郡王有些眼熟,想起曲阳田庄的安禄山墓。

    主室中间有个陶制火炕,虽是冥器,但说明北方使用火炕历史悠久,边上有盏熄灭的万年灯。

    “棺椁在哪儿?”

    “后室。”

    考古队的几个年轻人已备好工具,黑色烟雾翻腾之间,大墓后室打开了。

    众人戴上口罩,提着马灯,小心翼翼踏进去。后室躺着一副巨大的石棺。考古队用照相机记录整个过程,给所有文物编号。安娜学过画画,自告奋勇速写,尤其注意石雕的花纹,墓室的结构走向。

    小郡王的右手从枪套里放开,松了口气,原来没有镇墓兽。

    王家维查看石棺,七尺多长的汉白玉质,雕有一条巧夺天工的四爪龙。考古队员们一起用力,打开汉白玉的棺材盖。因为石棺高大,有人架起梯子,伯希和第一个站上去看,却是满脸诧异。接着是王教授,同样啧啧惊叹。小郡王再看一眼,发现棺材竟是空的。

    空棺。

    难道早已被盗墓了?可是,这后室中堆满了金银,盗墓贼不可能只取走骨骸,却留下了财宝。

    王家维提醒一句:“可有证明墓主人身份的文字?”

    考古队员在后室寻觅,但并未发现墓志铭或玉哀册。忽然,教授想起坟王村老百姓的传说——鞑摩坟的棺材底下有“海眼”。

    大家再齐心协力,推开沉重的石棺,露出底下的金井。

    不是金井,而是黑井,似乎是个无底洞,看不清楚。小郡王扔下去一块石头,等了好久,才听到扑通的落水声。

    下面有水?

    众人面面相觑,伯希和决定下去一探究竟。考古队准备了数十米长的粗大麻绳。四个小伙子抢先顺着绳子爬下黑井,接着是伯希和与王教授。小郡王让欧阳安娜留在后室,还挺有西洋骑士风度地说:“女孩子怎能深入险境?”

    “切,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墓室里头,岂不更加吓人?我要跟你们下去!”

    自从来到北大读书,安娜就努力要像个历史学生,从图书馆借来《贞观政要》与《资治通鉴》,跟男同学一样对三皇五帝东周列国如数家珍。

    小郡王与安娜最后也垂下金井。

    底下很深,三四层楼高度,双脚才落地面,寒意逼人,仿佛掉入冰窟窿。大家举起火把手电,照出个宽阔空间,犹如堂皇的地下宫殿。

    一半都是水面,竟是个地底深潭。宁静得如同一面古镜,光束到不了更深处,难以判断水面有多大?也许是条绵延不绝的地下暗河?

    王家维弯腰触摸这片水,手指头放到嘴里,立刻吐出来:“居然是咸水!”

    “咸的?海水吗?”

    伯希和万分惊讶,要知道北京房山距离天津塘沽的海岸线,至少一两百公里之遥。

    “难道坟王村的鞑摩王传说是真的?这石棺底下的海眼,有秘道通往渤海湾?一旦触动,就会天翻地覆。”

    大家疑惑讨论之际,安娜抬头尖叫起来,才见到大家的头顶,正悬挂着一副硕大的汉白玉棺椁!

    真正的墓主人躺在地宫的天上。

    伯希和与王教授都是第一次看到,竟有这样的坟墓形制,四条铁索在空中组成十字架,从四个方向吊住沉重的石棺,犹如欧洲宫殿的吊灯。

    此墓非但在地下有双层,到了地下还有立体的棺椁吊索,匪夷所思。纵然是南方的悬棺习俗,也没有像这样的。

    “怎样才能把这个棺椁拿下来呢?”

    小郡王话音未落,高耸的穹窿顶上,掉下一个巨大的黑影。

    狂风袭来,地下海水泛起浑浊白浪。某扇翅膀般的东西,切断从墓室垂落的麻绳,将所有人困在地底。

    大家几乎都被这股阴风吹到,有人顽强地举起马灯与手电,照亮一只硕大无朋的蝙蝠。

    不,蝙蝠只有两扇翅膀,而这怪物竟生着四扇同样大小的翅膀。

    它的身体更像一头巨型猎犬,四翼展开有三米以上,高举一对孔武有力的爪子,面孔却是个狰狞的怪兽。

    “四翼天使!”

    欧阳安娜准确地叫出这只怪兽的名字,她在教会学校的宗教铜版画中看到过。

    传说中房山大墓“鞑摩王”的地宫下,暗藏“海眼”的悬索石棺头顶,竟来了一只四翼天使形状的怪兽。

    它在飞。

    四扇翅膀交替有力地扑扇,犹如在夜空盘旋的飞鸟或蝙蝠。它的翅膀无比锋利,切断了大家逃生唯一的绳索。

    长着兽脸的四翼天使,瞪着赤色的目光,在空中盘旋靠近。忽然,有个考古队员举起手里的铁铲。天使稍稍侧身,一只翅膀划过他的头顶。

    小郡王感到鲜血喷溅到自己脸上,然后再也见不到考古队员的脑袋了,只剩下一个没有人头的身体,站在那里张牙舞爪,还在拼命地用铁铲自卫。几秒钟后,腔子里喷出更多的血,跌倒在“海眼”深潭中,卷起一层鲜红的波浪。

    安娜开始尖叫。

    所有人慌不择路,这是对擅自闯入者的惩罚,或者说四翼天使把他们当做了盗墓贼。

    “镇墓兽!”

    王家维教授狂吼,伯希和也点头,他们同时给这个怪兽命名——四翼天使镇墓兽。

    第二个考古队员的脑袋被切掉。第三个逃到角落,四翼天使伸出一只爪子,从后背掏出他的心脏。第四个考古队员走投无路,跳进冰冷的深潭之中,转眼灭顶淹死——这口“海眼”深不可测。

    四个年轻的考古队员全灭,镇墓兽继续盘旋,面对剩下的几人,选择先干掉哪一个?

    小郡王原本准备开枪射击,但想想子弹不可能杀死眼前的怪物,反而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这头怪兽靠近了欧阳安娜,连镇墓兽都更喜欢漂亮的少女啊。

    安娜跪地画着十字,亲吻左手中指的玉指环默念:“我们的天父,愿你的名受显扬,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间,如同在天上。求你今天赏给我们日用的食粮,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不要让我们陷于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阿们。”

    四翼天使怔住了,它的翅膀继续扑扇,狂风几乎把伯希和卷走。但它似乎听懂了安娜的祈祷词,并为之微微点头。野兽的双眼由红转绿,又由绿转黑。

    半空悬浮的镇墓兽,随时可能夺去她的性命。千钧一发的关头,头顶响起又一片风声,同时掉下两个影子……

    安娜看到了秦北洋的脸。

    (感谢今天下午来到上海书城,《镇墓兽》第一卷“北洋龙”实体书首场签售会的大家伙儿!)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