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驱魔人故事
    八大胡同,青楼夜宴,秦北洋等人隔壁一桌,坐着三个衣着体面的国会议员。

    大胡子吃了两粒花生米说:“最近啊,小徐将军既是春风得意,又是危机四伏,听说在陆军部,有人躲入唐朝的棺椁向他行刺。听说那副棺椁啊,来自最早被刺杀的国会议员曲靖和。”

    穿西装的年轻议员到底是嫩:“哎呀,这国会议员连环刺杀案,可是人心惶惶,我们安福系已被刺杀了四个!”

    “我不怕!”今晚做东的国会议员又闷了口酒,“今日又有一事,北大校长蔡元培向政府抗议,说陆军部把墓里挖出来的文物,叫什么……哦对——四翼天使镇墓兽!调拨到南苑兵工厂,蔡元培说此物为国宝,不能作为杀人武器使用。”

    “兄弟从外交部得知,法国驻华公使想购买这件宝物,是法国使馆武官次官,大汉学家伯希和的建议。”穿白西装的国会议员蹦出几句法语,“难道是要用镇墓兽去欧洲打仗?”

    “哎呀,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我们挑选姑娘,喝酒划拳吧!”

    三个国会议员花天酒地时,隔壁桌的秦北洋、齐远山与小郡王,已暗暗商量好了对策。

    先是小郡王帖木儿来向这一桌议员敬酒:“三位议员先生,本人谨代表父王致以问候。”

    鄂尔多斯老郡王是国会议员,声名显赫,影响力超越几位蒙古扎萨克亲王。而这小郡王经常代表父王在北京活动,南人北相,风度翩翩,已是京城社交圈的红人。三名议员全认识他,恭敬地作揖行礼,先干为敬。

    小郡王又介绍了齐远山——即将东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的将门虎子,未来必是“北洋之龙”的接班人。秦北洋虽穿得寒酸,却被小郡王说成天津富商之子,家训简朴不得招摇过市,实则有百万白银之财富——秦北洋想起自己被安娜封为达摩山伯爵,藏宝窟里的庚子赔款白银,如此说来也没错。

    “各位,我正在北大历史系读书,我的老师王家维教授,是他与大汉学家伯希和,一起从房山大墓挖出了四翼天使镇墓兽。我亲眼见证了出土过程,还发生了颇为凶险之事,当场有四名考古队员遇难。”

    “难道说……镇墓兽果然会吃人?”

    “何止是吃人啊!凡是谁动了这头镇墓兽,谁就会遭遇死亡之诅咒。”

    “有这么夸张吗?”

    “最近的国会议员连环刺杀事件,其实也跟它有干系!三位有所不知,这四翼天使镇墓兽来自唐朝景教徒的大墓。所谓景教,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但四翼天使,带有上古异教崇拜,被认为是邪灵。数年前,英国伦敦有个小女孩,其父得到一尊来自美索不达米亚考古遗址的四翼天使像,女孩因此被邪灵附体,神父都束手无策,最后请来一位驱魔人救回女孩,其间不知葬送多少无辜者性命。”

    穿西装的国会议员点头道:“对!关于这四翼天使的传说,我在留洋期间也听说过。”

    秦北洋心想扯淡!刚才那个英国故事,根本是自己临时现编出来的。

    “若是这尊镇墓兽,继续流在外边,比如南苑基地,或流入外国人手中,必将引起大祸。前些日子,戒备森严的陆军部,竟有人潜入唐朝棺椁行刺小徐将军。大家想想,唐朝棺椁与唐朝镇墓兽,其间必有关联。说不定,还会有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国会议员遭到刺杀!”

    小郡王说话之间,依次看着他们三人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

    三个国会议员面面相觑,还是今宵做东的那个抱拳道:“小郡王,果然是天之骄子,未来不可限量。感谢您的提醒,我等明日就向国务总理提议,将这尊四翼天使镇墓兽,回归交通银行的金库,不再挪作它用,更不能交给外国。”

    “好!”

    为了议员们的这句承诺,秦北洋连干了三杯酒。小郡王又陪着他们继续饮酒作乐,秦北洋却拍拍齐远山的肩膀,匆匆逃出这座**库。走在深夜的八大胡同,不断有姑娘流莺勾搭这少年,但他红着脸低头小跑,这才溜回了城外的圆明园废墟。

    再回到八大胡同,三个国会议员,一直玩耍到后半夜的四更天,芙蓉玉暖度**,个个如同醉八仙,坐上三辆人力车,在保镖的护送下,返回城北的宅邸。

    回家路上,经过什刹海上的银锭桥,最年轻的议员还问:“明天一早,我们何时去找国务总理?”

    “去干嘛?”

    “说服他把四翼天使镇墓兽还回金库啊。”

    躺在另一辆人力车上的大胡子议员说:“哎呦!贤弟啊,你到底是嫩啊,这种小儿科的把戏,你竟会相信?”

    “不是为了防止刺杀国会议员吗?”

    做东的国会议员哈哈大笑:“刺客!怎么可能?小郡王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纨绔子弟,他跟那批北大教授穿同一条裤腿的,那种鬼话能信吗?”

    大胡子议员也发了酒疯,坐在人力车上狂喊:“你试试看!现在就让刺客来杀我!来杀我啊!来杀我啊!”

    忽然,前头传出一记沉闷的声音:“好……”

    人力车夫一回头,露出半边脸上的刀疤。

    同时,国会议员的喉咙,已被匕首割断,气管暴露在空气中,发出毒蛇般丝丝的声响……

    没有人来得及尖叫,另外两辆人力车也停下,一名车夫年轻而且身高体壮,还有一名车夫是个留着黑胡子的老头,他们的手中各自多了把匕首,切断了两个国会议员的咽喉。

    穿着白西装留过洋的国会议员,临死前心里还在咒骂:“大胡子!谁说镇墓兽跟刺客没关系……”

    下一秒钟,三个刺客动若脱兔,后半夜看不清他们的动作。旁边六七个保镖,要么被割断喉咙,要么被刺破心脏,要么头顶心被开瓢。

    全死光了。

    刀疤脸的年轻刺客,对着大胡子死后惊恐的双眼说:“是你自己叫我杀你的!”

    保镖的尸体留在地面,三个国会议员,被扔进了什刹海。

    茫茫黑夜,无数个魂,正“银锭观山”。

    清晨,三具尸体飘浮到荷花市场岸边,人们这才报案叫来警察。

    次日京城各大早报,登出三名议员遇刺浮尸什刹海的特大号外。短短两个月,已有七名国会议员被刺身亡,全属安福俱乐部成员,中华民国建立以来所未见。国务总理下令,北京全城宵禁。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