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岚山刺客
    时光荏苒,两个半月过去了。

    中华民国八年,日本大正八年,西历1919年。

    旧历除夕,京都下了场数十年难遇的大雪。中国留学生在宿舍里吃了顿简单的年夜饭,有些人喝得酩酊大醉,思乡落泪。秦北洋自觉又长大了一岁。

    大年初一,古都乍成雪国,白茫茫银装素裹。

    秦北洋牵着九色,背上藏有唐刀的长柄伞,去了一趟岚山。《源氏物语》的年代,皇室公卿泛舟大堰川,欣赏枫叶如火的岚山,想必有衣带风流的光源氏。岚山移植了奈良吉野的樱花,每年四月从渡月桥到中之岛,樱花灿烂夺目,白衣胜雪,飞落千年缤纷。

    日本明治维新废除了农历,公历元旦取代春节。正月初一,岚山冷冷清清。一人一兽,踏雪来到天龙寺,京都五大禅寺之首,足利尊氏的年代,由临济宗大师梦窗疏石创立。

    果然,羽田大树没有失约,正在天龙寺门口等着秦北洋。

    这是他俩在居酒屋的约定——关于山本教授的“灵魂机械体”。

    羽田大树蹲下看着九色说:“不必担心,我对它已无任何欲念。普天之下,惟有你才是幼麒麟镇墓兽的主人。a2

    秦北洋切入正题:“羽田先生,你答应我的事儿……”

    “放心!请耐心等候到今晚!我已一切准备停当。”

    两人说着说着,过了天龙寺北门,穿过茂林修竹,空气冷得让骨髓发抖。

    倏忽间,秦北洋感觉背后袭来一股杀气……

    “小心!”

    羽田一回头,刀锋距眉心只剩二十厘米,电光火石,容不得思考,只能闭眼,坐以待毙。

    铛……

    清脆的金属碰撞之声,火星飞溅到眉毛上。一只黑色的长柄伞,突然横到羽田的头顶,挡住这下致命一击。

    竹林中露出一张陌生男子的脸,却穿着黑色学生服,举起长刀刺出第二击。

    秦北洋从伞柄里抽出唐刀,再次挡下。第三击,劈向秦北洋的脖颈。日本剑术讲究一击必杀,根本不容还手机会,第三刀已是恼羞成怒。他轻巧地闪身让过,唐刀猛力击打对方刀背,当下砸落在地。

    失去兵刃的刺客,仓皇逃窜,留下两行杂乱的雪地脚印。

    秦北洋正欲持刀追逐,却想会不会有其他刺客?只能留下保护羽田大树。

    “什么人要杀你?”

    他确信刚才的刺客,无论从形象还是武器,加上行刺手段,都跟他在中国遇到的刺客截然不同。若是用象牙柄匕首的刺客,那么近的距离,别说是羽田,恐怕秦北洋也被割喉而亡了。

    “大正时代,日本有两种政治势力较量,一派是军部,都是冥顽不灵的疯子!另一派就是德谟克拉西的势力。日本帝国正处于全盛时期,犹如坂上之云,攀登万尺高峰,才能见识那朵辉煌的祥云,也许转瞬即逝!这是一个文明开化的国度,有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度。不管你有多么讨厌,但当今日本是亚洲楷模,唯一能与白种列强平起平坐的黄种民族。”

    看着羽田大树自豪的眼神,秦北洋想起落后的北洋中国,羞愧到无地自容。

    “羽田家族就属于德谟克拉西——民主的势力?”

    “西园寺公望殿下是羽田家的世交,最近几届首相都是他推荐的,也是日本民主政治最后的守护者。明治维新元老,日本陆军之父,山县有朋元帅,则跟我们势不两立。”

    不管在哪个国家,政治斗争总是复杂而惨烈的,秦北洋想起小徐苦心经营的安福俱乐部与安福国会,还有被连环刺杀身亡的国会议员们。

    羽田大树拿出小本子,用钢笔写上一行字——白虹贯日事件。

    “这不是中国的成语吗?聂政刺韩傀,白虹贯日!”

    “荆轲渡易水去刺秦王,就有过白虹贯日的异相。去年,日本出兵海参崴和西伯利亚,导致全国‘米骚动’。而我赞助的《大阪朝日新闻》写道‘自以金瓯无损白诩的我大日本帝国,正面临可怕的最后审判。默默就餐者的脑际闪电般浮现出白虹贯日的不祥之兆。’”

    最后那段日语,秦北洋听来略感吃力。

    “政府说,白虹贯日的‘日’,就是天子,是煽动国民刺杀天皇。《大阪朝日新闻》的报道人和发行人被判刑。暴徒砸了报社,说要取我项上人头。我已做好从清水寺舞台跳下去的觉悟了!”

    “警察不管?”

    “三年前,我的父亲参选国会议员,却在东京街头被一群军人乱刀砍死。他们憎恨政党与官僚,希望把日本变成军人统治的国家。”

    “那不就跟中国一样了吗?”

    秦北洋想起北洋军阀,都是对同胞凶残对列强谄媚的软蛋,但要是日本的军人控制了政权,那可截然不同了……

    “如果真到那一天,日本就要大举侵略中国了!”

    “你是个好日本人。”

    “北洋,你觉得日本人都是坏的?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坏的人民,只有坏的思想!”

    他们踩着深深的积雪,爬上岚山之巅。眺望京都盆地,分辨出御所的屋顶,视野越过比叡山,一池镜子般的琵琶湖。

    夕阳正从山后沉没,在惨白的雪野上播撒赤色的鲜血。

    羽田指着岚山北侧说:“北洋,看到那片山坡了吗?我这次来京都,是为今晚在嵯峨野的实验。”

    他们选择另一条道儿下山,沿着岚山北坡到嵯峨野。

    到了野宫神社的竹林,小径两边亮着石灯笼。如梦似幻的雪雾间,闪过一个鲜红人影,仿佛一团血红落花,又撒上一把白茫茫的盐,射出姹紫嫣红的光……

    光。

    秦北洋的眼睛被刺了两下,九色也挺身蹲伏,被这小女孩阻拦去路。

    她回头,苍白的小脸儿,镶着一对细长的黑眼睛。虽是一袭红衣,却是贫寒之家样式,比不得富贵人家的和服。她穿得太少,裸着白皙的脖子,幼兽般的小腿。石灯笼照出近乎透明的脸颊,冻出两团红晕。

    九色甩了甩鬃毛向她跑去,小女孩闪身躲入竹林,隐匿不见。

    “是人是鬼?”

    “据说这片竹林,夜里常有女童的怨灵出没。”羽田大树来到一片幽静山谷,“嵯峨野,最早是我们秦氏祖先开发。唐朝长安附近也有一座嵯峨山葬有唐德宗。日本遣唐使看到这座陵墓,就把嵯峨的名字带回了日本。著名的嵯峨天皇,也因此得名。”

    四周茂密山林,中间白雪覆盖平地。羽田大树对天空击掌,发出信号……

    树林里出现几个人影,各自提着马灯,照亮彼此脸盘。其中有个秃脑门的男人,秦北洋定睛一看,原来是京都大学的山本教授。剩余都是年轻人,穿着黑色学生装,想必是教授的学生。

    但有几个明显比普通日本人高大,宽阔的肩膀,奇形怪状的帽子,手握或长或短的棍子。

    正月初一的新月,如同祗园艺伎的娥眉,冲破白莲花般的浓云,挂在嵯峨野的半空。

    “开始!”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