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国运档案箱
    纽约,曼哈顿,杰弗逊大饭店。

    日本总领事胸有成竹:“不仅是东方,也是全世界最深奥最复杂,最顶尖的智力竞——围棋。”

    “围棋是中国人的发明,也应当属于全世界。这些年来,欧美的科学家开始学习围棋。我在剑桥攻读之时,还曾向我的老师传授过围棋技艺。”

    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在纽约的宴会厅里,用最典雅的英语对话,在场的美国人啧啧惊叹。

    “李先生,很高兴您也是棋友,我希望跟你切磋一局。”

    李隆盛皱起眉头,看到日本总领事眉眼里的骄傲,不禁应承下来:“请问何时何地?”

    “今晚,此地!”

    血气方刚的日本驻纽约总领事,竟提出要跟世界智力大赛冠军李隆盛比试围棋。中国代表团的团长也是棋友,心想既是才智出众之人,下棋绝非泛泛之辈。如果这位天才就此击败对方,煞了日本人的威风,还可赢得更多的美国舆论支持。

    大饭店辟出一间总统套房,布置成对局室。猜先,日本总领事执黑先行。李隆盛按常规布局应对,几个来回,惊觉对方棋力深厚,远非业余爱好者能比拟,大局观超乎常人。

    原来这位总领事,乃是贵族子弟,自幼拜入围棋大师本因坊秀荣门下,要不是被送出海外留学,几乎成为一名职业棋手。

    中方团长看出门道,为李隆盛捏了把汗。危急关头,李隆盛下出一记妙招,立刻化解对方攻势,反让日本总领事陷入长考。

    围棋手长考,是在脑海中计算无数种可能性。每一可能性都会推演出数十手棋,变幻无穷无尽。整盘围棋的可能性,理论上有3的361次方,绝对是个天文数字。故而高手长考,犹如超级复杂的数学公式心算。古时没有读秒,往往持续一整个昼夜,许多著名对局要耗时数日。

    团长等待了足足一个钟头,日本总领事才下出一记应招,看似漫不经心,旁观者仔细一分析,则是石破天惊。果然,轮到对面的李隆盛陷入漫长的思考……

    这次连一个钟头都不止了。团长是个老外交官,年轻时跟李鸿章出访欧洲做翻译,亲眼见证过李鸿章与俾斯麦两位铁血宰相的对谈。他已哈欠连天,眼皮瞌冲,看怀表已很晚了。若按眼下事态发展,对决不到明早结束不了。他又问双方,是否愿意就此封棋,住下客房歇息,明早再战?日本总领事与李隆盛异口同声反对,都有自信在天亮前结束战斗。

    老团长指派两名秘书留下,熬夜伺候对局者,自己先行休息去了。

    回到顶楼的客房,他刚想倒头睡下,心里异常烦躁起来。再看房间地毯和窗户,似乎有被人动过的迹象。他警觉地打开壁橱,露出一个大保险柜。

    塞入钥匙,转动密码锁,柜子里躺着个黑色手提箱,外壳印着两个汉字:档案。

    档案箱里是密密麻麻的资料,大部分是英文、法文与德文,少量中文和日文。

    “虚惊一场!”

    老团长擦擦额头冷汗,正要重新关闭保险柜,喉咙口感到一片冰凉,某种金属的滋味,深深切入气管。

    他看到了血。

    喷溅在保险柜与档案箱上的鲜血,接着他转回头来,首先看到一把滴血的匕首。

    雪白的象牙柄上镶嵌着“白虹贯日”的螺钿图案。

    他死了,尚未来得及看清刺客的脸,便已坠入永恒的黑夜深渊,在纽约,在曼哈顿。

    一双脚跨过倒在地毯上的尸体,一双手伸入保险柜,掏出了沉甸甸的档案箱。

    就在刺客拎着档案箱,走出房门的刹那间,整个饭店响彻了警报声。

    乍听起来像火警,几乎要刺穿人们的耳膜。杰弗逊大饭店顶层的总统套房,对局室内的李隆盛刚落下一枚白子,对面的日本总领事已面色煞白,不仅被警报声惊吓,也因为棋局上的形势已天翻地覆,短短几手交换,黑棋中腹大龙已陷入绝境。

    日本总领事匆忙起身:“对不起,这警报声太可怕了!我建议今晚对局到此为止,大家必须想办法逃出大饭店。”

    “谁胜谁负?”李隆盛并不在乎什么警报,他直视日本总领事的双眼,就在对方几乎要投降求饶的刹那,风度翩翩地站起,竟把整个棋局都撸掉了,“好,到此为止,胜负不分。”

    这看似粗暴无礼的行为,却是给足了对手的台阶,总领事羞愧地点头:“李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关照!”

    日本驻纽约总领事走到底楼,却发现大门被紧紧锁闭,门房表示无能为力。前台服务生表示已打过电话报警,但不是火警,而是发生了凶杀案。.

    秦北洋正在饭店走廊狂奔,九色跟在身后。他在楼梯拐角撞上了欧阳安娜。她的面色苍白,抓着栏杆喘息说:“出大事了!”

    片刻之后,他们闯入中国外交代表团最大的一间客房,发现倒在血泊中的团长。

    秦北洋蹲下触摸老团长的颈动脉,查看还在流血的咽喉——是被匕首割开的。

    “他们到纽约了?!”

    “刺客?”

    欧阳安娜蹙起娥眉,发现壁橱里的大保险柜是敞开的,存放档案的手提箱不见了。

    “第二批中国代表团,跨越大半个地球,取道美国去巴黎,就是要护送这个档案箱!”安娜急得快哭出来了,“如果这些档案被人偷走,我们就没有去巴黎的必要了。”

    秦北洋抓着她的胳膊:“别着急!什么档案?”

    “为了夺回青岛,中国驻美公使顾维钧先生,要在巴黎和会上发表讲话。主席团要求中国提供资料,要大量外交档案作为证据。事关重大,外交部才派遣了第二批代表团,携带一个密码档案箱,装有关于山东、满洲、蒙古等问题的绝密档案,包括中国与日本签订的秘密条约,许多内容是袁世凯亲笔签署的,从未对外公开过。”

    “这是决定中国命运的档案箱?”

    “至少将决定山东和青岛的命运。”欧阳安娜注视老团长的尸体,平常女孩早吓得尖叫逃窜了,“中国驻美公使馆还有一批档案,涉及美国政府的秘密承诺,对于争取威尔逊总统的支持至关重要。我们必须先绕道来美国,将所有资料汇总,再出发去巴黎。一路上,我们分外小心,团长本人保管档案箱,必须存放在保险柜。我们在档案箱里安装了报警器,连接饭店的警报系统。如果有人偷走档案箱,只要走出房间,就会触动警报,自动锁闭所有大门。”

    “凶手和档案箱,此刻还在这家饭店?”

    “如果我们运气不差的话。”

    外面的走廊,中国外交代表团已纷纷赶来,小郡王光着上半身,边走边扯着背带裤,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秦北洋蹲下盯着小镇墓兽的双眼:“九色啊九色,君可知刺客之杀气?”

    一声令下,九色如出笼的猎犬,整个饭店响彻它的蹄声。镇墓兽没有动物的嗅觉器官,却有敏锐的感知能力。

    猎物就在这栋楼。

    九色搜寻了上上下下,闯入每一间客房,包括餐厅、酒吧和厨房,最后冲上楼顶。

    怎么忘了天台!

    秦北洋背后藏着唐刀,在屋顶上发现一个人影。

    那人正欲放下绳索,沿着饭店外墙缒下。看到秦北洋与九色靠近,对方放弃了垂直降落。如果有人砍断绳索,必然半空摔死——杰弗逊大饭店有二十层楼之高。

    “刺客!”

    秦北洋用中文大声喊出来,纽约的霓虹灯下,他看到一张右侧有刀疤的脸。

    他叫阿海,九年前杀死了秦北洋的养母。

    他还活着。

    他的手里拎着一个档案箱。

    他脸上的刀疤似乎幻化为一道x形状的纹章,在纽约的夜空熠熠生辉。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