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二)
    施密特退回去跟大尊者耳语了几句。

    秦北洋拍拍小镇墓兽鬃毛,九色心领神会,头顶鹿角分叉变化,不断打开生长,张牙舞爪,变成一株参天大树,惊得十二名守门人保护大尊者后退。

    九色又吐出一团琉璃火球,圣殿上空飘移飞行一周,犹如球形闪电,上下翻飞却不伤到一人,最后猛烈击打在地上,撞出个一尺见方的焦黑深坑。

    “大家不必惊慌,这头小镇墓兽,是一千二百年前,由我的祖先精心制造的,至今完好如初,能够执行各项任务,结合了灵魂力与机械力,逾千年而不枯竭,忠诚无双,可谓是真正的‘灵魂机械体’!”

    秦北洋介绍完毕,施密特又出来抬杠了:“秦,这只能证明它是墓匠族的产品,并不能证明你是秦氏后人,更不能证明你是顶尖工匠。我们这里的工匠大师们,都是祖传了好几代甚至几十代。但他们自己必须学会手艺,不能躺在祖先的功劳簿上。”

    这意思是要让秦北洋现场露两手,证明自己拥有秦氏墓匠族的手艺。

    难道要当场造一个墓吗?

    秦北洋陷入难题,恰好看到那台“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

    他仔细观察一番,依次打开组成这台杀人机器的三部分:“床”、“绘图员”、“缝纫机”。

    死马当活马医了!秦北洋抓着档案箱,决定拿自己的性命赌一把。

    “如果,我能改造这台机器,是否能证明是顶级工匠?”

    “嗯……如何改造?”

    “它不是叫‘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吗?我就把杀人机器改造成真正的缝纫机!”

    施密特回头跟大尊者商量了下,允许秦北洋当场进行机器改造,但只给他一个小时。工匠联盟大会只在黑夜召开,黎明前务必散会,这是几百年来的老规矩。

    这台机器原本的主人——汉斯·波尔被刺客割伤了下巴,有人在为他包扎处理伤口,估计两周内无法说话,只能干瞪眼表示抗议却无果。

    秦北洋着手工作之前,也向工匠们提出了求助:“我两手空空,缺少工具和原材料,请问在座各位大师,能否为我提供?”

    工匠们早就对这位中国少年颇感兴趣。法国顶级制衣匠、比利时顶级缝纫机匠,主动上来帮忙,他们随身携带各种工具与原材料。秦北洋双手合十感谢,将档案箱交给九色保管,它必会像牧羊犬保护羊群一样保护好档案的。

    他重新仔细检查“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发现其中渗透许多血迹,甚至人体组织的残骸——显然执行过多次死刑,整个机器充满一股煞气。

    秦北洋横下一条心,脑中自动勾画出“床”、“绘图员”、“缝纫机”三部分的机械结构图。他问人要来纸笔,迅速画出全新的缝纫机设计稿。

    在京都的第三高等学校,机械课的动手实践就是组装缝纫机。他把全世界各种品牌的缝纫机和结构都已吃透了,几乎每个螺丝钉的位置都牢记脑中——缝纫机由机头、机座、传动和附件组成。核心的机头包括刺料、钩线、挑线、送料四部分,加上绕线、压料、落牙等辅助部分。机座分为台板和机箱两种。机架、手摇器或电动机组成传动部分,日常家用缝纫机有脚踏板,曲柄带动皮带轮和机头旋转。

    而这台杀人机器更像大型的工业缝纫机。

    秦北洋按照设计图纸,对三个部分都做了大胆地重新建构。幸好这台杀人机器的原理,本来就是仿造缝纫机而来。尤其是“缝纫机”部分,许多零部件直接取自缝纫机,只不过增加了大量针头,并能事先输入文字与花纹加以控制,是一台智能化的杀人机器。

    一小时后,挥汗如雨的秦北洋大功告成,满手都是油污,终于将“普鲁士玫瑰十字缝纫机”重新装配完成。

    他脱下自己外套,又要来许多纱线,针头迅速穿透衣服,白色纱线在黑外套上缝出一组正楷汉字——工匠会死,但作品永存!

    缝纫机又绣出一行德文,也是同样的意思,这下所有人都看懂了。

    秦北洋长出一口气,刚才面孔鼓得通红,万一要是失败,恐怕小命不保矣。

    工匠联盟的大师们掌声雷动,为这台杀人机器被改造成缝纫机而赞叹。秦北洋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能完成图纸设计、零部件改装、机械结构调整等等工作——全过程有数十位全球顶尖工匠观看,以免作弊或投机取巧。

    大师们亲眼目睹了秦北洋的手艺,他对机械设计的理解超乎常人,不仅是精致与细腻的技术,更有鬼斧神工的创造力——而这一点恰是大师与匠人的致命差别!

    普通匠人也可以熟能生巧,拥有出神入化的手艺。但大师不仅要继承手艺,还要有自己的审美和想象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每一代比上一代有进步——这正是西洋工业最终远远超出东方手艺,西风压倒东风的基石,而非永远一成不变,近亲繁殖乃至于慢慢退化。

    秦北洋突破东方工匠的窠臼,将杀人之利器转化为布帛之良药,又暗合工匠联盟“化剑为犁”的精神。

    靠背椅上的大尊者,依然不发出什么声音,但对秦北洋点头表示赞许。

    “秦,我想请问你的学历?”

    “这个……”秦北洋不想说谎,满面羞愧地说,“我在中国天津的德国学校读到小学三年级,在日本京都的第三高等学校读过一个学期——就是高中还没毕业……不过,我才十九岁呢!”

    “嗯,你符合条件了。”守门人施密特高声宣布,“大尊者同意,来自中国的秦北洋,乃是秦氏墓匠族传人,掌握镇墓兽与缝纫机手艺,正式加入工匠联盟,编号——191901。”

    秦北洋成为工匠联盟在1919年的第一位新会员。考虑到之前四年,工匠联盟大会因为世界大战而中断,他也是1914年以来的第一位新会员。

    他换上一套欧洲中世纪的工匠服,手执圆规与矩尺,来到大尊者的面前,从拉丁语、英语、法语、德语三种语言中任选一种,高声念诵“工匠会死,但作品永存”的工匠格言——秦北洋只能选择德语。

    大尊者伸出一只阔大的右手,布满工匠的老茧,指节虽然粗大却又灵活,按住秦北洋的脑门。

    刹那间,某种类似触电的感觉,从头顶心到脚后跟几乎痉挛。一股灼热的力量,从大尊者的手掌心内,源源不断灌入秦北洋的身体。

    但他坚持住了,没有倒下也没有退避,双膝跪在地上,上半身挺得笔笔直。他还是看不清大尊者的面孔,唯有一双利剑般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秘密入会仪式告终,秦北洋成为工匠联盟的新成员,据说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成员。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