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突袭
    朱塞佩·卡普罗尼的额头多了一记鲜血淋漓的伤痕。

    钱科目瞪口呆,仿佛这一鞭子抽在自己身上,谁敢这么对待阿尔卑斯山上的飞行英雄?欧阳安娜收起马鞭,用流利的法语说:“卡普罗尼先生,请不要对女孩子随意施行轻薄。”

    原以为意大利人会勃然大怒,没想到他擦干净血迹,对着中国少女微微一笑:“伤痕是男人的勋章,飞行员可以征服天空,但未必能征服美少女,因为您比天空更迷人。”

    原来这卡普罗尼也是sadomasochism的爱好者,鞭子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兴致。他盛情邀请安娜与钱科坐在飞机跑道边上喝咖啡,观赏飞行学员们驾机冲上云霄。

    “我只是个爱好冒险的飞行员,碰巧跟着我的哥哥学会了设计飞行器。对了,我的哥哥乔瓦尼·巴蒂斯塔·卡普罗尼才是一位伟大人物,也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飞机设计师,他在米兰有欧洲最大的飞机工厂。”

    朱塞佩的法语不甚流利,却有强烈的表达欲。他炫耀自己的冒险经历,大战前就在非洲连续飞行,穿越撒哈拉沙漠,降落到与世隔绝的绿洲,享受阿拉伯公主的香吻。

    “卡普罗尼先生,你能驾驶飞机去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只要我想去!”意大利人阅女无数,深谙与女孩子的说话之道,“安娜小姐,我愿意为您效劳。”

    “你发誓?”

    “发誓!以圣母玛利亚与我妈妈的名义!”

    看到卡普罗尼已骑虎难下,安娜浅浅一笑:“我要去的地方不远,就在巴黎,凡尔赛。”

    半小时后,一架大型双翼飞机准备好了,需要两名飞行员操作,还可搭载两到三名乘客。卡普罗尼率先坐进驾驶舱,指挥地面上的学员清理跑道,点火发动引擎,螺旋桨开始转动,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狂风吹乱欧阳安娜的头发,像一面黑色的丝绸旗帜。钱科穿上飞行服,爬进副驾驶的机舱前,贴着安娜的耳朵说:“你确定要去冒险吗?”

    “生死由命,但我必须去拯救秦北洋。”

    “北洋有恩于我家,我也愿意救他。”钱科坐进机舱,喃喃自语,“若能救出四翼天使,那就更好了!”

    安娜感觉头皮都要被螺旋桨的狂风掀掉了,她爬入机头位置的乘客舱位,如果是军用飞机,这是机关枪所在的位置。

    朱塞佩·卡普罗尼做了个v字形手势,副驾驶钱科跟着竖起大拇指,欧阳安娜也依样画葫芦。发动机和螺旋桨的噪音太大,又没有全封闭机舱,脑袋暴露在空中,彼此只能打手势沟通。这架意大利卡普罗尼ca30轰炸机的民用版,双层机翼双尾梁单平尾三垂尾,相当于三个机身,拥有三副螺旋桨,三台菲亚特a10型6缸直列水冷发动机,单台功率100马力——其中两台在两侧尾梁前端,一台倒置在中央机身短舱的尾端。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王牌飞机,执行过许多次轰炸任务,在阿尔卑斯山与亚得里亚海上屡立奇功。

    飞机离开地面,安娜忍不住尖叫。她紧紧抓着机舱,感觉心脏正悬在机翼上。回头看着巴黎工业大学与布洛涅森林,还有塞纳河畔的煌煌大厦,最醒目的是连接霄汉的埃菲尔铁塔。卡普罗尼操纵升降舵,上翻拉高,下翻降低,通过垂直尾翼来控制方向,左翻右转,右翻左转。他一定经常带姑娘上飞机,就像在床上体验飞翔的快感。

    几分钟后,来到凡尔赛的上空。机翼下划过路易十四的宫殿,各国代表团驻地的旅馆,径直冲向森林中的军事基地,正好有一条飞机跑道。安娜心想,就算降落以后被逮捕,但她有外交豁免权,可以自称并不知道这是军事禁区,并要求法**方释放秦北洋与镇墓兽。

    卡普罗尼再次打出手势,告诉钱科和安娜准备降落。飞机正在对准跑道,底下的士兵们慌乱逃窜,前头的工厂仓库却发出一声轰然巨响。

    爆炸了。

    就在飞机跑道正前方,工厂中升起一团蘑菇云似的火焰,无数钢铁与木屑炸到天上,迎面而来灼热的冲击波,让卡普罗尼轰炸机的双翼剧烈摇摆。坐在机头的欧阳安娜,赶紧戴上飞行眼镜,头发差点都被烧着。

    卡普罗尼已别无选择,跑道长度对轰炸机来说太短。何况正前方烈焰冲天,会把他们烧成灰烬。但他是朱塞佩·卡普罗尼,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飞行员,没什么是朱塞佩做不到的。他并不后悔自己草率的承诺,沉着地调整机头,继续对准跑道降落。钱科发出疯狂的叫喊,以为死神就在眼前,要么摔死,要么烧死。

    起落架离地面还剩最后十米。

    在安娜闭上眼睛之前,跑道尽头的火海中冲出几个人影。第一个是高大的黑发少年,背后插着三尺唐刀,衣服被烧得全是窟窿。他身边有条赤色鬃毛的大狗,同样撒开四条腿狂奔。

    “秦北洋!”

    安娜几乎从机头站起来,狂喊着别离了三天两夜的这个名字。不过,爆炸声与飞机降落的轰鸣,彻底掩盖了她的声音。

    而在秦北洋的背后,还有个日耳曼人特征的金发男子,他是白俄贵族沃尔夫男爵,明显已经跑不动了,在跑道上又摔了一跤。秦北洋回头抓起他的胳膊,用德语让他振作起来,无论如何都要逃出这座监狱。

    几秒钟间,卡普罗尼的飞机已落地,在跑道上高速滑行。秦北洋刚想逃离跑道,免得被飞机碾压而死,九色却咬住他的裤脚管,似乎在提醒什么?他又皱起眉毛,仔细看飞机头的人,却见到一头秀发飘扬,似乎是个女子?她还在向着自己招手呼喊,仿佛是中国人……

    安娜?

    他的天使来救他了!秦北洋与九色迎着飞机而来,身后响起一片枪声,子弹擦着头顶飞过,守卫基地的法国士兵们开火了。飞机滑行速度减慢,秦北洋已看清了安娜的脸。九色第一个跳上机头,它的弹跳力远远超出人类。接着是秦北洋,但他只够得到机头下沿,安娜抓住他的胳膊,九色拽着他的裤子背带,拼尽全力才拉上了机头座舱。

    接着就是沃尔夫男爵,当他也跳上滑行的机头,被秦北洋拽住胳膊时,一颗子弹射入了他的后背心。

    卡普罗尼正在调转飞机的方向,再往前滑行就要冲入火海了。无数发子弹打到机身上,幸好这是由轰炸机改装而来,具备一定的防弹能力,只要发动机等要害部位没事儿。一分钟内,卡普罗尼与钱科完成了掉头,正副驾驶协调一致,重新操纵飞机,沿着跑道滑行起飞。

    沃尔夫快死了。

    起落架离开地面,机头高高抬起,冲向凡尔赛的日落。秦北洋仍然抓住沃尔夫的右臂,白俄男爵的身体垂在机头下沿,仿佛挂在半空中的吊死鬼。

    “放开我吧!”沃尔夫垂死地看着秦北洋,“如果你见到我的妻子,请代我说一声——卡佳,我爱你!”

    最后一句是德语“ichliebedich”。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