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绝命毒食(二)
    还有一个操纵原则——所有的镇墓兽,只能接受汉语指令,最好是古汉语文言文。就像英国人的狗只听懂得英语,德国人的狗只明白德语一样。镇墓兽全部出土于中国古墓,它们并无任何外语能力,即便有也是某种古代语言,比如四翼天使可能听得懂古叙利亚语。如果不谙汉语的外国人,是无法准确操纵镇墓兽的。

    十角七头镇墓兽,已在贝当元帅面前摧毁了无数标靶与建筑物,翻越数层障碍。忽然,秦海关感到发动机的声音不对,镇墓兽的动力明显不足,行动越发缓慢,机关枪也无法打开射击。

    老秦并不意外,镇墓兽的天性属阴,如果未经机械化改造,完全依靠古老灵石的动力,只能在黑夜或地下活动,来到阳光下便是废铁一堆。无论十角七头还是四翼天使,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必须依赖于改造后的机械化动力。唯独化身为大狗的九色是个例外——因为它是真正的生命体,即便如此,也无法在阳光下变回幼麒麟镇墓兽。

    秦海关正要回去补充燃油,镇墓兽却执拗地一瘸一拐向前走去。他本可以强行迫使十角七头调转方向,但又担心会不会突然失控?只能暂时由着它自由行动。

    碉堡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喇叭声,霍尔施泰因隔着了望孔,用简单的汉语呼喊:“秦!立即回到工厂!立即回到工厂!”

    然而,秦海关已无法遏制住十角七头,这尊镇墓兽用油箱里最后的燃料,向着机场尽头的垃圾场狂奔。

    霍尔施泰因博士的神色凄惶,贝当元帅也拉下一张面孔:“必须阻止它,不能再为镇墓兽流一滴法国人的鲜血了。”

    转瞬间,整个机场拉起警报,士兵们全副武装,火炮瞄准奔跑中的镇墓兽,要把十角七头连同秦海关轰击成碎片。

    秦海关也已大汗淋漓,无论用操纵杆还是文言文甚至心灵感应,都无法让这头巨兽停下。就当贝当元帅下令开火之际,霍尔施泰因却哀求着说:“请再给我十秒钟。”

    十角七头镇墓兽在垃圾场停下了。

    它的七个兽头埋入肮脏腐臭的垃圾深处,竟然大快朵颐起来。

    它在吃垃圾……

    并非普通的垃圾,而是工厂排放的化学垃圾,含有大量重金属毒素。程度最轻的是蓄电池,最严重的则是提炼贵重金属的氰化物残留——如果全部倒入塞纳河,半个巴黎的市民都会被毒死。

    对于镇墓兽来说,这些致命的毒物却是美味佳肴,甚至灵丹妙药。

    仿佛老饕掉进法国大餐,十角七头吃得津津有味,专拣毒性最强的化学废弃物,风卷残云一般。

    藏身于镇墓兽体内的秦海关,浑身鸡皮疙瘩,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十角七头被有毒物质充盈起来——就像人活着时被注入水银,变成千年不腐的尸身。不知是真的受到毒物影响,还是某种心理作用,老秦开始头痛欲裂,一对肺叶也灼热燃烧起来。

    碉堡里的贝当元帅与霍尔施泰因博士也怔住了。

    吃完有毒垃圾,十角七头镇墓兽重新生龙活虎,精神抖擞地转身回去。秦海关再次牢牢掌控这只巨兽,面朝贝当元帅所在的碉堡了望孔,竟然做了个欧洲宫廷贵族单膝跪地的礼节性动作。

    它就像个王子,只是长着恶魔的面孔。

    贝当元帅开始鼓掌,接着是霍尔施泰因博士,然后是陆军部所有官员。

    博士欢欣鼓舞地对工程师们说:“‘灵魂机械体’的重大发现,经过机械化改造的镇墓兽,可以通过进食有毒化学废弃物而补充能量。”

    突然,碉堡的电话铃响起,秘书把电话转给贝当元帅,说是克列孟梭总理来电。

    老元帅皱起眉头,电话里响起“老虎”的咆哮声:“亲爱的元帅,听说你们还在改造那头来自中国的怪物?”

    “总理阁下,容我向您禀报,今天的实验非常成功,十角七头镇墓兽——愿上帝饶恕我们,已被改造为一件强大的武器。”

    “几周前,我跟威尔逊总统、劳合-乔治首相,亲眼目睹了那个什么天使在巴黎上空杀死了我们许多飞行员,也让巴黎市民遭受惨重损失,它们都是残暴的恶魔,违反了基督徒最基本的信仰,应该受到永恒的诅咒而不是被你们军人奉为上宾。”

    “总理阁下,我们与德国的下一场战争——将不会再有信仰的容身之地。”

    “够了,你们给我添了无数的麻烦。今天,中国代表团的顾维钧公使面见了我,他是巴黎和会的外交明星。他向我提出强烈抗议,拿出许多照片,包括考古现场的记录,证明你们正在改造的怪物,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出土文物,价值可与米洛斯岛的维纳斯相提并论。”

    “您答应他要把镇墓兽送还给中国吗?我们可没这个义务。否则,我们还要为在六十年前攻占北京烧毁圆明园而道歉。欧洲的许多博物馆里的中国文物还要还给他们不成?”

    “是,我们没有归还文物的义务。但你要考虑到政治是复杂的。我们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了日本,中国人威胁拒绝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我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对德国的审判席上不能缺少中国。所以,我们还要哄着中国人,必须做出一定的让步,显示出法国对四万万中国人的友好。”

    “好吧,总理阁下,我尊重您的决定。”

    “我已答应了中国人,将你们的大怪物暂时存放在卢浮宫博物馆。至于是否归还中国,待到巴黎和会之后再讨论。”

    “明白了,您是想拖延到中国人在凡尔赛条约签字之后,再拒绝他们的要求。”

    克列孟梭总理在电话那头沾沾自喜:“这就是政治。”

    “为了凡尔赛条约,我立即执行您的命令。”

    元帅挂掉电话,心中暗说:肮脏的政治!

    正在镇墓兽体内的秦海关,接到大喇叭的命令,说贝当元帅要亲自接见他。老秦关闭十角七头的能量。他像坦克乘员那样爬出装甲舱,来到碉堡之中。

    贝当元帅看着白发苍苍的中国老工匠,又盯着乱发如草的霍尔施泰因博士,摇头说:“你们不懂什么是政治,为了法兰西的长久利益,一定的妥协都是必要的。”

    秦海关听不懂,博士已大惊失色,再看了望孔外——原地待命的十角七头镇墓兽,中断了动力系统,已被大吊车装入大木箱子,运上一辆平板卡车,开出机场的大门,前往卢浮宫博物馆。

    老秦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了,他刚要奋力冲出碉堡,已被法国人制伏压倒在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