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最后决议
    民国八年,1919年6月27日,巴黎和会闭幕前夜。

    新月如钩,飞艇如梭,天使如龙。

    朱塞佩·卡普罗尼把头探出吊舱,依稀可辨巍峨的凡尔赛宫。飞艇缓缓下降,狂风吹乱他的卷发。这艘飞艇名叫“尤里乌斯·凯撒号”,以古罗马凯撒大帝命名,彰显意大利的千年荣耀。

    而在他们右侧,四翼天使镇墓兽正在巡航,兽头上的双眼发出赤色光芒,正在调整到跟飞艇同样慢的速度,犹如巨鲸身边伴游的大鱼。

    “老师,我们会不会被法国人的战斗机击落?”

    钱科站在卡普罗尼身后,操纵飞艇已是熟门熟路,甚至夜航也不会迷路。他们从巴黎北郊的“毒地森林”升空,缓缓飞行到凡尔赛上空。

    “上个月,凡尔赛的飞机跑道被爆炸破坏了。这是我们的大好时机。”卡普罗尼回头看着吊舱里堆满的传单,“必须要让三巨头知道,意大利对于亚得里亚海的正义诉求。”

    “对啊,如果有飞机过来,四翼天使镇墓兽还可以保护我们。”

    “就像轰炸机去执行任务,必须有战斗机护航!”卡普罗尼是世界大战的空中英雄,他已用镇墓兽为飞艇护航,“但我缺少不了你,亲爱的钱!只有你的语言才能操控镇墓兽。”

    “是,尽管四翼天使在空中听不到我的声音,但在起航前我已对它发布指令,它会忠实地执行下去的,永不背叛。”

    卡普罗尼继续俯瞰吊舱下面的形势:“你看那栋房子是什么?周围有许多火把。”

    “好像飘着五色旗?是我们中国代表团驻地。”钱科皱起眉头,“怎么回事?有人要把他们都烧死?”

    飞艇与四翼天使镇墓兽的百米之下,凡尔赛的地面,中国代表团所在的吕特蒂旅馆,已被数百只火把团团包围。这些人都是黑头发黑眼睛,激动地说着中国话:“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绝签字!还我青岛!”

    愤怒的声音此起彼伏,直冲云霄,不但天上的卡普罗尼与钱科听到了,也渗透进旅馆的窗户玻璃,让中国代表团的外交官们瑟瑟发抖。

    欧阳安娜还蹲在地下室,面对作为大狗的小镇墓兽,高声训斥:“九色,你可不要乱动,不要伤害外面的人,否则我让秦北洋来收拾你。”

    她让九色乖乖守在地下,自己跑到门口看看形势。小郡王失魂落魄地冲进大门,头发上沾着臭鸡蛋,这是他穿过抗议人群所受到的“礼遇”。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满头乱发,浑身湿漉漉的西洋人——卡尔·霍尔施泰因。

    “你怎么回来了?”安娜用毛巾给小郡王清理臭鸡蛋,“秦北洋还好吗?”

    “我……”帖木儿颓丧地坐在楼梯台阶上,“对不起,他不见了。”

    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跟法国女朋友在外头疯玩了大半天,回到公寓楼已经天黑,却再也不见秦北洋的踪影。这下他可急了,跟法国妞找遍了拉丁区的每一条街,甚至跑到塞纳河边寻觅,秦北洋没见着,倒是发现了秦北洋他爹——秦海关!

    不可思议,在巴赫的管风琴声中,十角七头镇墓兽也冲出了卢浮宫。更离谱的是,老秦居然钻到镇墓兽的肚子里,十角七头攻击了霍尔施泰因,迫使博士跳入塞纳河逃命。两年前,可是小郡王、秦海关、博士三人打开了安禄山大墓的地宫,挖出了这头凶残的镇墓兽。

    小郡王从水中救起霍尔施泰因,紧急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到凡尔赛的中国代表团,向欧阳安娜通报消息。

    “只要秦北洋还活着,我们就有办法控制住十角七头。”博士终于说话了,他还处于某种癫狂状态,“老秦已经疯了!他正在操控镇墓兽,我猜他已经到了凡尔赛。”

    欧阳安娜二话不说,当场抽了他一巴掌。

    她还对霍尔施泰因背信弃义,将秦北洋囚禁在机场耿耿于怀,更想要为九色被炮弹击中而报仇。

    “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是对镇墓兽念念不忘。我连夜跑过来,是要提醒你们,务必注意安全。如果不阻止老秦,今晚将不可收拾!”

    小郡王念在旧谊说了一句:“博士也是为了我们好。”

    “放屁!”安娜丝毫不把小郡王放在眼里,“不是让你寸步不离地照顾秦北洋吗?就知道跟你的小护士出去鬼混。”

    仿佛还在北大历史系,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就差抽人耳刮子了。小郡王是堂堂的国会议员,成吉思汗直系后裔,鄂尔多斯草原的世袭诸侯,执掌十几万臣民生杀大权,却也自知理亏,乖乖地被一个小姑娘训成了孙子。

    楼上传来消息,代表团全体成员开会,欧阳安娜才忿忿地走上楼梯。

    二楼会议室,唯独齐远山和叶克难不见了。这俩号称是来保护中国代表团的,却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夜缺席了。小郡王狼狈地坐在最后,听到外头抗议声浪不断,今晚是多事之秋,没有人能睡个好觉。

    外交总长陆徵祥率先发言:“诸位,你们都听到了,爱国青年们把这里包围了。梁启超也在外面瞎起哄。有十五个留法勤工俭学的青年,自称中国敢死军,说只要明天我们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就把我们都杀了!”

    “这……哪里还有王法?”

    大总统特使坐不住了,担心明天性命不保,中国驻美公使顾维钧接了一句:“把山东和青岛让给日本,又算是哪门子王法?”

    “不要吵了。”陆徵祥一脸病容,“自从5月4日,因为这个巴黎和会,国内形势越发复杂。有人说这叫‘五四运动’,必会改变所有中国人的命运。北京的朝野闹开了锅,国会坚决反对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大总统又密电要求我们签字!到底该签还是不签呢?”

    “总长阁下!根据中华民国的权力结构,我们内阁官员受国务总理节制,但内阁总理又是由大总统任命。”在大总统特使眼里,中华民国的国会只是个摆设,“请总长阁下遵从大总统指令,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我等只是执行命令罢了。”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顾维钧起身说,“今日,我已向法国外长毕勋声明,中国即便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也不会承认山东条款,我们会把这条声明记录在案。”

    “少川,你做得对,签字可以,但我们不承认山东的权益归日本。”

    “可惜,我的要求被毕勋外长断然拒绝,列强丝毫不给中国留任何余地。”

    此话一出,会议室如地宫般寂静,只剩窗外一浪接一浪的抗议声。

    “中国无路可走,只有断然拒签,必是我人生当中最漫长的一夜!我又生气又沮丧,寻求妥协的种种方法均告失败,外交途径已走到了死胡同。”

    顾维钧脸上多了两道泪痕,中国最杰出的人物,纷纷泪洒巴黎,安娜忍不住哭道:“真恨不得插翅飞入凡尔赛宫,开枪射杀三巨头,这样凡尔赛条约谁都签不了!”

    她的情绪失控,露出达摩山海盗之女的本色,也是为秦北洋着急的缘故。

    “暗杀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激化矛盾,适得其反。”

    顾维钧抓住安娜的手,让她反省不该在这么重要的会上乱说话。

    外交总长在无数双眼睛下喃喃地说:“今日之事,让我想起十二年前,在荷兰海牙的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本人代表中国政府与会。当时海牙出现三名朝鲜密使,持有朝鲜皇帝亲笔信,呼吁列强干预日本在朝鲜之殖民统治。但列强决定牺牲弱小的朝鲜,竟把三人驱逐出海牙大会,其中一名密使愤而自杀殉国。中国已为朝鲜丢失了北洋舰队与台湾省,本人无力帮助我们曾经的藩属。朝鲜的昨日就是中国的明日。没想到,这个明日正是明日啊!”

    安娜秒懂了,陆总长的“明日”一语双关——明日就要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了。

    听到陆徵祥的这番表态,顾维钧当即掏出一纸公文:“总长阁下,这是我们草拟的拒绝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的声明,请您批准。”

    大总统特使急眼了:“诸位,切勿违背大总统的电令啊!”

    陆徵祥没看他一眼,便在拒绝签约的声明上签字,重重地放下笔说:“拒绝签约!我等才不会成为历史罪人,散会。”

    与会代表纷纷鼓掌之时,窗外响起爆炸声……凡尔赛宫方向,燃起熊熊火焰,照亮夜空中的一艘纺锤形飞艇。依稀还有只硕大无朋的老鹰,仿佛长着四扇翅膀。

    时钟已过零点,6月28日到了,再过十个钟头,就是凡尔赛条约签字的时间。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