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午夜太阳(二)
    午夜的太阳。

    欧阳安娜气势汹汹地问意大利人:“你确认你的手表没失灵?”

    “我这是飞行员专用的瑞士机械表。”在阳光浓烈的地中海边长大的卡普罗尼,指着这轮冰冷的太阳说,“早已过了北极圈,现在是极昼,太阳持续24小时。我们还算幸运,碰到夏天而不是寒冬,否则将陷入永恒的黑夜,人会绝望到自杀的。”

    意大利人说的没错,生活在北极圈中的人们,因为冬天都要面临可怕的极夜,很容易患上郁症患,也有很高的自杀率。

    阳光下的后半夜,大家沿着惊涛拍案的海岸线,回到飞艇坠毁的补给地。孤独的钱科守着一支枪,陪伴四翼天使镇墓兽,快要得精神病了。

    撑起帐篷,建立营地,利用剩余的柴油生火。秦北洋虚弱已极,肺叶似火烧。安娜不准九色接近他,把小镇墓兽赶到四翼天使身边,反正这两只兽的心脏都有灵石,互相伤害吧。

    为打发无聊的漫漫极昼,大伙儿各自说起奇闻异事。卡普罗尼炫耀了飞行探险,李隆盛说起神秘的额喜马拉雅雪人,齐远山说起在日本读军校的残酷训练,安娜便讲起童年时在东海达摩山的海盗故事……

    最后,轮到了秦北洋。

    尽管脑海藏着地宫的秘密,他却傻笑着说:“我就是个小工匠,没啥有意思的故事,你们放过我吧。”

    三天后,太阳从未落下,亘古的荒岛上不见人烟,而食物和淡水已消耗殆尽。

    “谁有捕鱼的经验?”

    朱塞佩·卡普罗尼颓丧地抓起一把雪塞到嘴里,待到慢慢融化才咽下。

    “我是在海岛上长大的。”安娜自告奋勇,但这北极冰海不是东海达摩山,“可是没有捕鱼工具,连一把鱼叉都没有。”

    “但我们有这个!”齐远山举起猎枪,他可是在日本留学步兵科的射击第一名,“我猜在冰面上晒太阳的那些海豹,几万年来都没有遇到过猎人。”

    齐远山带队,加上卡普罗尼与秦北洋,三个男人加上九色,一起去海边打猎。

    一处冰封的小海湾,密密麻麻地躺着几千只海豹。齐远山与秦北洋一人一支猎枪,轻松射杀三只海豹,拖在雪地上拉回营地。每只海豹都有几百公斤,没拉几步就拽不动了,九色独自拽着三只海豹,如同狗拉雪橇拖回营地。

    大伙儿将海豹大卸八块,吃了丰盛的海豹肉大餐。安娜把海豹油脂挤到玻璃瓶里,关键时刻,这些能量可以救人性命。

    连续吃了七天海豹肉,齐远山不无忧虑地说:“这岛上看不到一棵树,长不了一根草,燃料的问题如何解决?”

    “古代维京人曾经移民格陵兰岛,后来因为环境恶劣而灭绝。”李隆盛摸着自己下巴的胡茬,俊朗的面孔更有味道,“听说爱斯基摩人以吃生肉维生,而且可以防止坏血病,这对我们生存下来非常重要。而煮熟的肉会破坏维生素。”

    齐远山在日本待了将近一年,早已习惯吃刺身。他把心一横,摆出军人姿态,抓起海豹生肉,选择脂肪最多的部分,野兽般大口吞下。接着是秦北洋,心想与其死于肺癌,不如死于吃生肉,毫无顾忌地大快朵颐。然后是李隆盛、钱科和卡普罗尼,最后轮到欧阳安娜——她饿了整整一天,才在秦北洋劝说下吃了块肥硕的海豹脂肪,感觉居然不错。

    每天去冰海打猎,为了节约子弹,齐远山和卡普罗尼用刀子屠杀海豹,这些可怜的硕大海兽,竟毫无还手之力。

    北极孤岛成了屠宰场。

    有了人类这种两脚兽,所有四脚兽或无脚兽都注定遭了大灾。

    一个月后,秦北洋发现了一头北极熊。

    他和齐远山、李隆盛带着九色在打猎,只见那头熊浑身雪白皮毛,站起来将近三米高,犹如一座行动的大山,肆无忌惮地屠杀海豹。它是地球上最大的陆地食肉动物,可以在冰面上奔跑,也可潜入冰海游泳捕猎,北极圈生物链顶端的霸主。

    第一次在这座岛上发现大型陆生动物,齐远山趴在雪里说:“海豹肉吃到想吐了!我们尝尝北极熊的肉如何?”

    猎枪射出第一发子弹。枪声在冰海上呼啸,已被杀怕了的海豹们,纷纷跳入海中逃命。齐远山的枪法百发百中,子弹击中大白熊的身体,打出一片鲜血染红的白毛。

    北极熊没有倒下,反而咆哮着向他们冲来,要把这几个不速之客撕成碎片。李隆盛拽着大家要逃跑。齐远山却有一股沉稳的军人气质,面对坦克般袭来的北极熊,勇敢地射出第二发子弹。

    白熊的脑门被准确地击中,虽没当场爆头,但也鲜血被面,狂流不止。不可思议,它居然还活着,依旧横冲直撞。秦北洋与齐远山干脆从雪地站起,九色也瞪着琉璃色的眼睛。

    兽与兽的对决……

    深夜的太阳下,血流满面的北极熊怕了。它怕的不是两条腿的人类,而是四条腿的镇墓兽九色。

    白熊选择转身逃跑,如果跳入冰海,齐远山等人断然没有围猎的机会,它却慌不择路地冲向内陆。九色一马当先,大家跟着紧追不舍。不想浪费子弹,可以等到北极熊失血过多而倒下。但这头巨兽皮糙肉厚,竟然坚持着跑出去几里地。

    海岛的内陆地带,大伙儿从没深入探索过,误入未知的世界,要是迷路就惨了。李隆盛紧急叫停,齐远山却坚持一鼓作气:“如果北极熊侥幸活下来,必定会半夜来偷袭我们营地报复,那就太危险了。”

    齐远山既有缜密心思,又有将军似的果断决策。他们追到孤岛中心的雪山下。北极熊无路可去,咆哮着反扑过来。秦北洋与齐远山双双枪响,两发子弹同时击中心脏。白熊继续冲刺几十步,这才摔倒在三人面前,它的黑色鼻尖,距离九色的鼻尖,仅有三寸之遥。北极熊在抽搐,鲜血如滚烫的开水流淌,染红大片白雪,双眼死死盯着三个人类,施加永恒的诅咒。将死未死之际,齐远山对准眉心再来一枪,彻底终结痛苦。

    他拄着猎枪,坐在北极熊背上喘气,人类跟这巨兽相比如此渺小。

    追踪猎物奔了那么久,秦北洋虚弱地摔倒,感觉下一秒就要被癌细胞杀死。九色却冲到雪山脚下,四只爪子拼命刨着雪地。李隆盛疑惑地过去,发现九色挖出极地常见的冻土。

    天色渐黑,太阳西沉到冰海。手表走到深夜十点。八月中旬,北极短暂的夏天已经过去,极昼流逝,黑夜姗姗来迟。

    九色长出雪白鹿角,浑身白毛褪去,化作金光闪闪的鳞甲。鹿角掘开硬邦邦的冻土,露出一张男人的面孔。

    冻土地下埋着一个人。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