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维京英灵殿(二)
    这座巍峨辉煌的大殿,不只有奥丁一位神只。背后有一尊女神,金发碧眼的北欧美妇人,身着金腰带与白袍,挂着一串钥匙,珠光宝气,美轮美奂。

    “若没猜错,她就是奥丁的妻子,爱神弗丽嘉。”

    李隆盛熟读北欧神话,为大家伙做起导游。爱神背后又是个巨人,满脸金色胡须,手执金光闪闪的大锤,戴着铁手套和腰带。

    “他是雷神托尔!手中的武器,就是雷神之锤。”

    朱塞佩·卡普罗尼虽是南欧的意大利人,但也从小听过雷神之锤的传说。

    雷神托尔身边,站着位高大的美女,一头金色长发,美得让欧阳安娜都心生嫉妒。

    “这是西芙,雷神托尔的妻子,也是土地和收获女神。”

    这些雕像太过高大,挡住众人去路,李隆盛只能从女神胯下穿过。迎面又是个巨人,胯下是头金黄色鬃毛的野猪,脚下围着一群小精灵,手持维京宝剑。

    “太阳神弗雷,也是丰饶、兴旺、爱情、和平之神。”

    李隆盛挨个介绍下去——火神洛基,也是恶作剧之神、邪恶之神,却有一张美男子的脸庞。然后是战神提尔,只有一只胳膊,这位独臂神按着宝剑,似乎已征战过全世界。还有几百尊神只,全都说得似是而非……

    他们来到一群身着盔甲,手握兵刃的女战士面前。她们如此美丽,身材凹凸有致,让男人看了热血贲张。但她们出手无情,轻而易举地夺取无数生命。

    她们是女武神——瓦尔基里。

    服务于众神的处女战士,她们赐与战死者美妙一吻,骑上快马穿越云端,引领勇士们的亡魂,前往永恒的维京英灵殿。

    “我最喜欢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李隆盛已从恐惧变成满心欢喜,如同坠入藏宝窟,几乎要哼出来了,“气势磅礴的间奏曲《女武神的骑行》。”

    此时此刻,他们身处于奥丁的家,英雄们的亡魂住所,维京英灵殿。

    “所有的秘密都属于上帝,而不属于人类!”

    李隆盛念出了富兰克林爵士遗书的最后一句。

    钱科抚摸着女武神瓦尔基里的大腿说:“现在我们是活着还是死了?”

    “一千多年前,古维京人在岛上修建这座陵墓,用地狱犬嘉尔姆守护冥界大门,迷惑和恐吓入侵者,保护维京英灵殿,等待诸神的黄昏决战。”

    “诸神的黄昏?”

    秦北洋搂着九色问了一句,这名字对他来说有无穷无尽的吸引力。

    李隆盛坐在雷神托尔脚下说:“北欧神话的宇宙,第一层是诸神的国度,便是维京英灵殿。第二层是人类的‘中庭’,被大海环绕。巨人族也在这一层,还有小矮人之乡。最下层是死人之国,尼伯龙根,永夜迷雾之地,唯有亡魂才能抵达,地狱犬嘉尔姆在此守候。连接三层世界的是一株世界树。对不起,北欧神话太庞杂了,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

    “我们不是来听故事的,而是怎么逃出去?怎么活下来?”

    还是齐远山头脑清醒,拍打身边的战胜提尔。他是个军人,觉得战神跟自己最般配。他感到手上沾了什么东西,金灿灿的,放到鼻子边嗅了嗅,再用牙齿一咬——金箔?

    钱科也发现几乎每一尊神像身上,全都贴满了真金白银。

    维京英灵殿里的几百尊硕大雕像,哪怕只有薄薄一层金箔,合起来也有几百公斤。秦北洋与安娜在达摩山发现的庚子赔款百万白银,与眼前的维京黄金相比,微不足道。

    “古代维京人以海盗为生,他们席卷整个欧洲,抢劫了古罗马以来的无数宝藏,把黄金运到北极,藏在这座维京英灵殿。”李隆基倒在黄金窟里惊叹,“这是载入史册的发现。”

    “黄金能当饭吃吗?”

    欧阳安娜给男人们泼了一盆冷水,还是优先考虑生存问题吧。

    众人说话时,朱塞佩·卡普罗尼正在奥丁神脚下,她用刀子刮下几片金叶子,悄然塞到口袋里。

    忽然,巨人奥丁低下头,用他的那只独眼,凝视这群擅自闯入者。

    “哦,上帝啊,请你饶恕我。”

    意大利人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他看到奥丁露出愤怒的表情,举起手中长枪,向他直刺而来。

    眼看他要被刺成肉泥,秦北洋忍着胸中剧痛,挥舞唐刀飞身向前,竟然硬生生格挡下了这一枪。安禄山的环首唐刀,与奥丁神的冈格尼尔之枪,碰撞出彩虹般的烈焰。结果毋庸置疑,秦北洋被弹飞出很远,朱塞佩·卡普罗尼趁机逃脱。

    维京英灵殿,诸神们的国度,瓦尔基里召来的亡魂,正从千年沉睡中苏醒。诸神要消灭这些入侵者,当作与巨人族大战的小小演戏。

    雷神托尔将锤子砸向齐远山,幸好他在地上打滚躲过一劫。独臂战胜提尔用宝剑扫向李隆盛,却被幼麒麟镇墓兽九色的鹿角挡住。四翼天使镇墓兽已振翅高飞,它与奥丁肩上的两只乌鸦展开搏斗。

    两只唐朝的镇墓兽,五男一女的凡人,面对奥丁大神、雷神托尔、战神提尔,还有不计其数的维京英雄的亡魂,从一开始已注定要失败……

    哪怕借助安禄山的残暴灵魂,秦北洋也不能再跟奥丁神对抗了。他躲过了又一枪,地面剧烈震动。他拽着安娜的胳膊,避开维京勇士的刀剑,如同在迷宫穿梭,直到维京英灵殿的另一头。

    九色跟在他的背后,接着是齐远山、李隆盛、钱科、卡普罗尼。没人能和维京战士们对抗,他们都会被砍成肉泥。

    维京英灵殿的四周全是大门,传说有五百四十个门。但要命的是,每扇门都紧闭着,还有无数维京战士紧追不舍。秦北洋看到一扇大门顶上的野猪头。正好四翼天使镇墓兽飞来,他爬上飞行兽的脖子,扶摇直上数十米,挥舞唐刀剁下猪头。

    门开了。

    齐远山带着大家逃出去,四翼天使带着秦北洋飞回来。九色撑起鹿角防御墙,掩护大家逃跑。

    安娜放心不下秦北洋,再转身冲回来。秦北洋跳下镇墓兽,抓着她的胳膊钻入地道,两个人同时一脚踩空……

    维京英灵殿的地下。

    后脑勺撞到坚硬的石头,秦北洋失去了意识,陷入无边无际的地狱……

    “我还活着吗?”

    下意识地吐出一句话,他看到了安娜的琉璃色眼球,自来卷的乌黑齐刘海。

    “你还活着!北洋,我们都活着。”

    “活着,真好。”他发出痛苦的微笑,摸着安娜的嘴唇,“看到你,真好。”

    安娜抱着他的脸颊亲吻:“你要活下去。”

    “其他人呢?”

    “不知道,也许死了?也许逃生了?也许还困在附近?只有我们三个掉下来了。”

    “三个?”

    秦北洋话音未落,第三个凑过来了,露出一只毛茸茸的兽头。原来是已化身为大狗的九色,这头小镇墓兽紧跟着主人,一同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琉璃火球,照亮这间地底密室,安娜搂着他说:“你后悔吗?”

    “你是说闯入这座陵墓?千万不要打开维京人的陵墓!不,我不后悔,此生能亲眼目睹维京英灵殿,并与奥丁大神交手,死而无憾矣。”

    两人仔细观察这间密室,竟全是鲜艳夺目的壁画。正对着他们的是个丰乳肥臀的女神,艳丽容貌与诱人体型,恐怕是北欧神话的**女神,胸口挂着黄金项链,裸露**与私处,撩动年轻男女的春心。她的周围描绘古人交欢的场面。似是春日原野,河流里布满维京人的龙船,刚发育的少男少女们,**着跳进水里,肆无忌惮地狂欢……

    **女神的密室。

    秦北洋抱着安娜,抚摸她自来卷的长发。药早已吃光了,骨瘦如柴,面容清癯,体重恐怕已降到九十斤。若不是借助安禄山唐刀的力量,根本没有打斗的力气。

    欧阳安娜撕开他的外衣,看着他后脖子上的两块鹿角形胎记,犹如冲天火焰,三千年来遗传至今不断,随着深入地宫次数的增加而更明显。

    两个月前,巴黎的医生做出诊断——秦北洋还剩下两个月的生命。大限已至。他随时可能死去。而这鹿角胎记的火焰,也将宣告熄灭。

    “安娜,让我默默死去好了,就让三千年的家族断绝吧,没什么好可惜的。君主的时代已经终结,皇帝不再坐紫禁城的龙庭,国王的头都被杀下来了。”秦北洋嘴角带着微笑,“至少,九色会永远陪伴我。”

    秦北洋、欧阳安娜、九色,仿佛宇宙毁灭,最后三个生命。

    她握紧他的手掌,盯着行将就木的少年双眼,面对一条无边无际的大路。秦北洋还给她一个荡气回肠的吻,封住她的唇,终结了她的少女时代,更终结了自己的青春。

    **女神弗蕾亚,玉体横陈在千年石壁上,凝视这对无所顾忌的少男少女,欣赏他后背的鹿角胎记,犹如烈火融化冰封的森林;欣赏她敞开的胸怀,宛若大海接纳流浪的百川。在北极磁点的冰火孤岛,在女武神飞驰的维京英灵殿下,奥丁大神是他俩的见证人。从诸神的黎明到诸神的黄昏,神界到人间直到冥界。生命的最后,他的世界树重新萌芽生长,支撑起曾经毁灭的三层世界。而她宁愿自己被撕裂,时光停滞不前,沉溺在这一瞬的欢愉……

    小镇墓兽九色羞涩地闭上眼睛,蹲伏守护在密室角落,以免这对璧人遭到冥界的骚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