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诸神的黄昏(二)
    朱塞佩·卡普罗尼的胡子上冻满了冰渣,跪地瑟瑟发抖画着十字。

    第一次亲眼目睹火山爆发,天空布满火山灰,转瞬从白昼变成深夜。爆炸声如同世界大战的炮火,简直能消灭无数个师团。沸腾的岩浆融化上千年来的积雪,要么变成烟雾腾腾的蒸汽,要么化作大洪水与泥石流,汹涌地从山巅奔流向海岸。

    李隆盛连续打了十几个喷嚏,方才说出第一句话:“冰岛的荒漠地形就是这样形成的。如果岩浆流到这里,我们就得重新跳进冰海。”

    钱科跪在雪地里,真想临时找到一种宗教信仰:“我们都会给烧死吗?”

    “我探访过庞贝古城遗址。”意大利人卡普罗尼听不懂中国话,自说自话,“一千八百年前,维苏威火山大爆发,火山灰掩埋了整座城市,全城无一幸免。至今在庞贝地下还有成千上万的遗骸,被火山灰包裹成了木乃伊,保持着死亡时的形态。”

    他说完蹲下抱住自己双肩,仿佛已成为一具火山尸骸。

    火山爆发愈加激烈,仿佛无数架古罗马投石机,又像斯柯达巨型迫击炮,向外抛出硕大的火球。有的在海岸上砸出大坑,有的直接坠落海中,融化大片冰块。

    雪花变成黑色,其实是火山灰的碎屑,安娜自来卷的头发里,充满肮脏的尘埃。空气充满硫磺味,仿佛一百万个臭鸡蛋同时打破,每个人都跪下来咳嗽。恰好飞艇迫降的营地就在附近,钱科冲向吊舱残骸,抢救出几个防毒面具,给每个人迅速戴上。许多火山喷发造成的死亡,不是因为掩埋与岩浆,而是二氧化碳、硫化氢、二氧化硫以及甲烷等空气中毒。

    他们从旧营地里找到衣服和毛毯,纷纷把身上湿衣服脱掉,擦干净再换上新衣服。

    欧阳安娜顾不得男女之别,冰天雪地的北极,晚一分钟换掉湿衣服,就会早一分钟死亡。她把自己脱得精光,赤条条暴露在冰海与火山之间。漫天遍野的火山灰,造成重度雾霾效果。旁人看不到她春光乍泄。安娜迅速擦身换衣服,尤其擦干自己的长发,不然分分钟着凉感冒,在这里就等于被判死刑。她决心无论如何要活下来,为了葬身在火山口的秦北洋。

    每个人都从营地找到手电筒,照亮漆黑一团的火山世界。他们手拉着手,站在冰海旁严阵以待,准备迎接扫荡一切的炽热岩浆。卡普罗尼与欧阳安娜两个天主教徒,分别用意大利语和汉语念着圣经的祈祷词。安娜的左手握着齐远山,右手握着李隆盛,两边都是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男子。她却感觉左手滚烫,右手冰冷。

    火山泥石流席卷而来,恰好在他们脚下熄灭。这座大岛面积辽阔,岩浆冷却速度超出了流淌速度,成为大片灰色岩浆岩。几个大火球飞过来,幸运地与他们擦肩而过。黑色火山灰取代白色积雪,覆盖整座岛屿,一直淹没到膝盖,若是站在内陆,必遭灭顶之灾。

    我们活下来了?

    安娜还不敢摘下防毒面具,跪倒在火山灰的沙漠中,失声痛哭。不晓得有毒气体是否退散?喷发已经停止,遮天蔽日的长夜不知何时过去?气温持续下降,幸好岛上各处冒着浓烟,带来地热能量,暂时可以抵御寒冷。他们点着营地的剩余物资,包括飞艇的气囊残骸,倒是上好的燃料,全部付之一炬,围炉取暖,度过最悲惨的黑夜。

    秦北洋和小镇墓兽九色,连同维京英灵殿和巨狼芬里尔,再无存活的可能……

    第二天,海面上漂浮不计其数的海豹与鲸鱼尸体,都是死于火山爆发。齐远山和卡普罗尼用钩子抓了好多死海豹。他们依靠生肉充饥,五个人竟生存下来。

    长夜里,安娜听到有人放声痛哭,原来是齐远山。他不想在女孩面前流眼泪,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在想念秦北洋,后悔当时没能救了他。

    欧阳安娜摸了摸齐远山的头发:“别哭!你是男人。”

    她也没有哭,回头望着黑漆漆的火山,心里说——我们的欢愉如此短暂。

    然后,她亲吻左手中指的玉指环,犹如回味秦北洋的嘴唇。

    一周后,云开雾散,北极的太阳升起。整座岛彻底变了模样,原先的白雪皑皑,变成黑色的岩浆荒漠,圆锥形的火山口,露出了千年前的本来面目。

    他们不可能永远生存在这座荒岛,迟早要像七十多年前的富兰克林爵士的探险队那样,因为疾病与饥饿依次死去,埋在北极冻土荒原里成为木乃伊。拯救大家逃出火山口的四翼天使镇墓兽,已沉没在海底,没人能把它捞上来。如果再遇到危险,不可能有这次的好运气了。

    李隆盛枯坐在冰海边,看着北冰洋上的落日,无比怀念剑桥的河流与夕阳。他还是有疑问,在维京人的陵墓里所见一切,究竟是否真实?维京英灵殿中的各位大神雕像,都像镇墓兽似的行动起来,差点杀死他们这些闯入者。到最后,巨狼芬里尔与奥丁的大决战——诸神的黄昏。

    以上,都从未发生过吧?而是大家伙儿的集体幻觉与臆想,或是一场梦。

    忽然,李隆盛看到一艘船出现在视野里。

    揉了揉眼睛,他确信这既不是幻觉,也不是臆想,更不是一场梦。

    轮船靠近这座岛,最新的破冰船,悬挂挪威国旗。李隆盛叫醒所有人,卡普罗尼打响飞艇的求救信号弹,焚烧最后几张帐篷,押出全部求生的希望。

    破冰船发现了他们。

    七天前的北极火山大爆发,影响了大半个欧洲的天气,火山灰飘到挪威和苏格兰上空遮挡阳光,让盛夏变成了深秋。

    挪威政府派遣一艘破冰船,深入北冰洋寻找火山来源,意外发现了这座岛——这是安娜与卡普罗尼日夜祈祷的奇迹。

    五个幸存者登上轮船,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挪威人打捞起了四翼天使镇墓兽,幸好它坠落在靠近海岸的位置,深度不过五六米。

    两天后,破冰船回到挪威首都奥斯陆。全城居民以及全欧洲的新闻媒体,都涌来迎接他们,挪威国王甚至给五个人都颁发了勋章,表彰他们在极地探险中的勇敢。

    当然,没人敢承认自己释放了巨狼芬里尔,引发诸神的黄昏,摧毁了奥丁大神的维京英灵殿……

    至于四翼天使镇墓兽,大家对好口供,就说这是一尊现代工艺品,所有人是钱科——万一泄露镇墓兽的秘密,可能再次引来法**方,或者不怀好意的人们。

    朱塞佩·卡普罗尼亲自驾驶一家飞机,从奥斯陆起飞跨越欧洲大陆回到罗马。他又一次成为意大利民族英雄,因为他宣称自己抵达了北极磁点。七年后,卡普罗尼在墨索里尼的支持下,再次操纵飞艇跨越北极飞行,第一次抵达北极点,投下一面意大利国旗。

    钱科留在了欧洲,他转移到德国学习飞行设计,始终带着四翼天使镇墓兽。

    李隆盛回到剑桥大学,继续从事理论物理学的研究。

    齐远山跟欧阳安娜一起回国,乘船取道苏伊士运河与印度洋,回到上海已是秋天。

    当轮船驶入黄浦江,外滩鳞次栉比的大厦,在早晨的薄雾中渐渐清晰,仿佛维京英灵殿的诸神与巨人。安娜闭上眼睛,腮边滚下一滴泪水,身着北洋军装的齐远山,紧紧捏着她的手,在耳边说:“到家了。”

    她淡淡回答:“不,这是我的炼狱。”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