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奥丁的墓室
    诸位神只,无论长幼尊卑,

    守护神海姆达尔的后裔!

    阵亡英灵之父奥丁啊,

    你要我讲给大家听听,

    远古往昔的传闻逸事,

    如今从头细说个分明

    ——冰岛埃达《女占卜者的预言》

    但丁《神曲》描述的炼狱如同一座高山,在耶路撒冷相对的地球另一面的大海深处,分为七层,亡灵按照人类的七宗罪——傲慢、忌妒、愤怒、怠惰、贪财、贪食、淫欲,分别忏悔、修炼、涤罪,每上升一层便消除一种罪过,直达净界山顶的乐园。但丁迷失在罪恶之森,喝下忘川水,进入天堂,只见一道电光……

    秦北洋睁开眼睛。

    火红的炼狱,天空布满七种人类的罪恶,自己不知算在哪一种?他觉得自己躺在棺椁中,唐朝的梓木棺材,画满鲜艳夺目的彩绘,仿佛置身于武则天的年代,四周是打猎、宴饮、征战,还有农夫、疾病、劳役,硕大无朋的陵墓……

    他又看到骑着白马的女武神,迷人的处子少女,她们在马背上驰骋,金发像喷发的火山。她们抚摸他的身体,带他穿越三层宇宙,直达诸神的国度。维京英灵殿,独眼巨人奥丁,张开双臂要拥抱战士的亡灵,等待诸神的黄昏降临。但他摇头,转身离去。

    然后,他从天庭坠跌,像无数陨落的星辰与火山灰……

    他看到了九色。

    先是化身为大狗的小镇墓兽,一张似狗非狗似鹿非鹿的兽脸,赤色鬃毛,雪白被毛,头顶长出锋利鹿角,白毛被青铜鳞甲取代,守护地宫的幼麒麟镇墓兽。

    他抚摸九色,又想抚摸一个人,但她不在他身边。

    记忆像被煮开的一锅水,在时光中渐渐冷却清晰。他想起来了,一片北极冰海,一座荒无人烟的孤岛,一句警告“千万不要打开维京人的陵墓!”他想起维京英灵殿,想起奥丁大神、雷神托尔、战神提尔。他想起**女神的密室,想起欧阳安娜的身体。他还想起巨狼芬里尔,陵墓底部的地宫,埋葬维京人首领的船棺。

    最后,是船棺底下的金井。

    他拯救了欧阳安娜,然后自己掉进火山口,接着是忠诚的九色。

    记忆是在哪里中断的呢?对了,自由落体,谁能抗拒地心引力?他向火山口的沸腾熔岩坠落,几万度高温的火舌,会在瞬间将他烫成蒸汽,**重新分解为碳原子,金属则将熔化成铁水。

    最后一秒钟,距离岩浆只剩几尺,他感到一个长条形物体,充满蠕动的鳞片。它像子弹般高速运行,飞过即将喷发的火山口,顺便将他凌空截走。他本能地抱紧这个物体,发现竟是一条黑色的龙——全身数节列车这么长,九色也落在龙的背上。

    这不是梦。

    骑在这道黑色闪电上,耳朵贴着龙的鳞片,闻到刺鼻的毒液气味,并在癌细胞分裂中失去了意识……

    九色唤醒了他。

    秦北洋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不管活着还是死了,九色依然陪伴。

    他的背后压着安禄山的三尺唐刀,和田暖血玉在发烫。胸口之下,肺叶深处,灼烧的疼痛还在。但只要疼,就说明自己还活着。

    一年前,北京的春夜,秦北洋同样从高处坠落。当他从不知多久的昏迷中醒来,却发现来到“天国”,在神仙居住的高山白云之巅,别人告诉秦北洋——他死了,必须在死后世界的“天国学堂”,跟一群小孩共同修炼。

    那不是梦,这也不是。

    身体的疼痛正在减弱,不像在坠落火山口前,肺叶疼得像要爆炸,高烧让人头晕欲裂。

    这是一间墓室。

    玄武岩条石砌成的墓室,高大的穹隆顶,这是在哪里?又是谁的墓?反正不是白鹿原唐朝大墓。

    没看到什么陪葬品,整个墓室空旷、干净而死寂。秦北洋抓了抓九色的脑袋,向着墓室深处走去,那里亮着一盏灯,还有一口石棺。

    三层台阶之上,石棺被千年不熄的灯火照亮。这盏灯没有热量,也没有火,而是某种荧光物质,像深海里发光的生物体。他感到脚下冰凉,冒着氤氲的冷气,就像在屠宰场的冰柜里。这不是石棺,而是冰棺,千年寒冰雕凿而成,也许构成冰的液体,不是普通的水分子,而是储存更低温度的某种物质。表面泛出灰色,给人以石头的错觉。没有任何金银财宝的装饰,你要是贴着石棺表面观察,就能发现是半透明的。

    他看到石棺里躺着一个人。

    这座冰块做成的棺材很长,起吗有四米长,高度和宽度都接近两米。石棺里的人也很长,几乎有两个秦北洋的高度——绝对已超出正常人类的高度。

    贴着半透明的棺材往里看,冰冷的寒气透过皮肤,缓慢渗透到毛细血管,几乎让他也冻僵凝固。秦北洋看到一个男人。黑头发的男人,胡须介于西洋人与东方人之间。墓主人很强壮,宽阔的肩膀和胸膛,野兽般发达的肌肉,一层浓密的深色汗毛。

    他没有腐烂……

    因为棺材用特殊的冰块做成,也许低于零下三十度,在亘古冰雪的环境中,任何有机体的外形可以长久保持下去。冰块保存的木乃伊最为天长地久,至少比古埃及人靠谱得多。

    棺材里的人没穿衣服,赤身**地暴露在寒冰中。秦北洋感到困惑。通常古人会穿上最好的衣服下葬,以示身份尊贵。但能享受躺在这种墓室千年不朽的待遇,绝非泛泛之辈。

    他的下半身不是人——而是真正的野兽。

    墓主人的腰部以下,竟是两条兽腿。无法分辨是何种野兽?虎?豹?狼?熊?或者说,大型猫科?熊科?犬科?似乎都不像。

    某种早已灭绝了的动物?

    他回头看了一眼九色,就像这头小镇墓兽体内隐藏的生命体,某种从未被发现过的鹿科新物种,只存在于上古时代。

    秦北洋预感到了什么,他大胆地爬上两米高的棺材顶部。就像自己也是个死人,或是个盗墓贼,趴在冰棺上往里偷窥。盖子没有侧面那么厚,冰块几乎是全透明的,可以清晰俯视墓主人的正面。

    正面全裸的男人。

    看到他的正脸了,也许有三十岁?四十岁?难以判断年龄。种族特征并不明显,但肯定不是金发碧眼的维京人,黑头发下是浅棕色皮肤,中等高度的鼻梁,宽阔的嘴唇,一圈咖啡色胡须。他的眼窝不怎么深,还有些高颧骨,像西洋人与中国人的混血儿。

    他是个独眼龙。

    右眼是瞎的,有道可怕的伤疤。再看他那魁梧的身材,秦北洋心头闪过四个字——独眼巨人。

    奥丁?

    就像神话的记载,他是个瞎了右眼的巨人,拥有神的力量——因为他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但奥丁会出生也会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奥丁并不是神,而是一个半人半兽的战士。

    上古时代,人类种族尚未分化。或者说,只有同一个种族,刚刚走出非洲,呈现黑黄白混血的特征,而非神话中的金发碧眼。

    棺材里的奥丁大神,究竟是一具长眠的遗体?还是万古冬眠的活人?就像在日本吉野古坟里发现的长生不老的徐福?抑或只是一尊雕像?

    在神兽的年代,出现了像奥丁那样的半人半兽、半人半神的英雄,兼具兽的力量与灵性,人的智慧与情感。东方也必然有类似的神兽与英雄,保护了孱弱的婴儿期的人类。甚至把文明的火种传递给人类,从而成为人类心目中的神,世世代代加以崇拜。

    奥丁睁开了眼睛。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