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攀登世界树(一)
    据说奥丁杀死巨人伊米尔,从巨人尸体上长出这株大树。世界树有三条主脉树根,一条伸向人类世界“中庭”,一条伸向“巨人国度”,一条绵延到“死人之国”,黑龙尼德霍格就在此啃噬树根。

    秦北洋与九色正在死人之国。总有一天,黑龙将咬断这条树根,导致宇宙的崩塌,诸神的黄昏。

    另外两条树根呢?

    他悄然离开,从千百万根须之中,慢慢摸出一条粗壮的树根。他沿着这条根走啊走,不知走了好几里地,终于看到一口水井。

    所谓的“命运井”,由三位女神看守,她们的名字分别叫过去、现在与未来。女神们用泉水浇灌世界树的根须,将生命赐予人类,指定每个人命中的劫数。

    秦北洋把头探入井中,大口饮用甘冽的井水,充盈自己的身体,肺里的疼痛减弱了。他心满意足地倒在地上,犹如沙漠中遇到绿洲的旅人,仰望枝繁叶茂的世界树,仿佛心脏也在变绿。

    九色帮他找到另一条树根。这条根脉通往巨人国度。他们行走了不知多久,突然见到一个巨人。小镇墓兽刚摆出战斗姿势,秦北洋就让它消停吧,那是一尊高耸入云的石像。但这尊石头什么时候会动?就像维京英灵殿里的神像,谁知道呢?石像脚下喷涌一眼泉水。

    智慧泉。

    奥丁为喝这一口泉水,穿过迷雾森林,找到守护世界树的智者弥米尔,不惜失去一只右眼,把自己吊在树上九天九夜,思考宇宙奥秘,最终发明了鲁尼文,给古日耳曼人带来文明。

    还用得着犹豫吗?秦北洋脱下衣服,整个跳入智慧泉。泉水包裹全身每寸皮肤,渗透每个毛细孔,就像母亲腹中的羊水,让他从一粒小小的受精卵细胞,分裂成一颗小螺丝,又长成一条小鱼儿,再变成一个小怪兽,最后是胎儿期的人类。

    人类……

    他像个人类的婴儿,出生在白鹿原大墓的地宫,唐朝惺子的棺椁。他又像个孩童,走在天津的海河边,进入光绪帝的地宫,发现自己背后的胎记和使命。

    回到世界树的树干下,仰望从树叶缝隙间泄漏的星光,他做了一个决定。

    还是奥丁大神的那句话——继续行走。

    他要逃出这个世界,回到人间,安娜还等着他呢,如果她还活着的话。

    首先,他得爬到世界树的顶上,才能看到世界的全貌,到底出口在哪里?

    爬树!

    秦北洋摸了摸树皮,拔出背后的唐刀,试着用尽全力插入树干。尽管世界树无比坚硬,但是唐刀带着安禄山的力量,立时没入一尺多深。借着唐刀支撑,他攀上粗壮的树干。纵横交错的树皮,形成天然沟壑,足以让他把手掌插进去。癌症让他体重下降,不会给树皮造成太大压力。他一边用唐刀,一边用手掌,交替插入树干深处攀爬。除了没有绳子和钩环,倒是颇像攀岩运动员。

    当他爬上去几十米高,回头看到九色。小镇墓兽恢复大狗的姿态,脚底长出锋利的爪子,牢牢勾住树干,像只善于爬树的豹子,速度比秦北洋快多了,很快就与主人并驾齐驱。

    秦北洋和九色爬到第一根分岔的树枝,粗得就像硕大的屋顶,足够在上面睡觉和跳舞。他摸了摸胸口,喝过命运井水,洗过智慧泉水,疼痛再一次减轻。

    树干分出多如牛毛的树枝,间隔不过一两米,向着四面八方延伸。他和九色连续攀爬七八根树枝,再看头上的树冠,丝毫见不到顶呢。

    再要往上爬时,他感觉饿了。

    饥饿说明这不是阴间,也不是做梦,自己真真切切地活着。他再没力气向上走了,倒是九色跃跃欲试。秦北洋撩拨一下树叶,发觉每片叶子虽然颜色不同,却都是五芒星的形状。怪不得古时候的通灵者,都把五芒星作标志。小心地拔下一片叶子,放到嘴里慢慢咀嚼,舌尖的滋味古怪,开始有些苦,很快便有回甘,一如上等的茶叶。当他一口气撕扯好多嫩叶下来,突然被什么重重砸到脑门。

    是谁在袭击他?

    秦北洋挥舞环首唐刀,惊慌地注视头顶……又一个暗器袭来,正好砸在九色的头顶。

    苹果。

    他从树枝里摘回来,青色苹果大小,仔细看又不太一样,长得有棱有角,质地分外坚硬。他试着用牙齿去咬,竟有脆脆的坚果感觉,味道非常好!三两口就全部吃完了,并且没有果核。所以啊,世界树只此一棵,别无分店。

    这不是牛顿的苹果,而是世界树的果实,也许已结了几千年?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偷吃的也是这个吧?再一细看,更像《西游记》里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的人参果!

    不可能只有这一颗果实。依靠嫩叶和果实补充了体力,他和九色继续攀爬,经过十多根大树枝,终于在一片茂盛的树叶中间,发现上百颗沉甸甸的新鲜果实。他像花果山的猴子爬上爬下,将果实们一扫而空,大快朵颐,直到打出几个饱嗝。

    树冠遮蔽了天空,世界树下没有白天与黑夜,永远只是星光点点。尽管害怕闭上眼睛就不再醒来,但他还是决定在树上睡一觉。不必担心会掉下去,因为树枝足够宽阔,他捡来许多五芒星的树叶盖在身上,并不避讳九色灵石的力量,依旧像旧日时光,抱着小镇墓兽入眠……

    一觉醒来,太平无事,秦北洋深呼吸,就像清晨的空气,树叶间的气息清新,犹如给充满癌细胞的肺叶做了一次深度洗涤。低头往树枝下看去,不知不觉,遥遥已是万仞之高。

    他惊觉住在树上的种种好处,其实人类的祖先啊,不也是住在树上的吗?

    树枝开始剧烈椅,难道刮起了大风。不,椅的树枝从单独一个方向而来,必有异物在树枝上奔走。他和九色做好战斗准备,却见到一匹硕大的雄鹿,四蹄轻巧地踩在树枝上,仰起脖子咀嚼新发的嫩芽,又挑最嫩的果实大口吃下。

    原来在世界树的世界里,还藏着其他动物呢。

    雄鹿器宇轩昂,顶着硕大的鹿角,在树枝间奔跑如履平地,也许就是树生动物?比如树懒之类,只不过一个静若处子,一个动若脱兔。

    九色心有灵犀地长出鹿角,变成幼麒麟镇墓兽,仿佛对面那头吃树叶和果实的动物,就是自己最亲近的同类?

    雄鹿看到了九色与秦北洋,它被吓到了,立刻转身离去。雄鹿跳上另一根树枝,片刻间,跳上去百米之遥。秦北洋决定追赶,他不再从树干直线往上爬,而是选择雄鹿的路线,在树枝之间跳跃攀援。不过鹿有四条腿,人类的双手双脚不能比拟。

    突然,秦北洋不巧踩中一段细窄的树枝,无法承载体重而断裂了。

    坠落……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