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俄国的冬天 二
    第55章俄国的冬天(二)

    1920年1月6日,秦北洋在欧亚大陆分界线上,面朝东方的西伯利亚荒野,迎来了自己二十岁的太阳。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不同于西方人的12月25日,俄历圣诞节是1月7日,传说森林里会出现严寒老人与雪姑娘,还有狼。

    秦北洋不是单枪匹马,除了小镇墓兽,还有一位村里的老工匠搭伴——他叫亚历山大,六十多岁的俄罗斯老头。

    老头不是本地人,多年前孤身一人来到村子,专以打造捕兽工具为生。他设计的捕兽夹巧夺天工,无论力大无穷的狗熊,还是狡猾的狐狸,全在捕兽夹下呜呼哀哉。他还能制造极其复杂的陷阱与套索,能让野兽几乎毫毛无损地被捕获——这对于紫貂与银狐来说尤为重要,一张没有瑕疵的裘皮,可在莫斯科的市场上换得同等重量的黄金。而如果有弹孔或捕兽夹的伤疤,自然大打折扣。

    亚历山大没有家人,沉默寡言,极不合群。只有秦北洋跟他关系不错。这次捕狼行动,老工匠固执地拒绝火器,只携带一支钢铁十字弓——早已被淘汰的武器。

    九色发现雪地的脚印与狼毛,挖出小孩的骨头——上个月被狼叼走的一对双胞胎孩子。

    就是这儿,狼出没的地方。老工匠埋下几块捕兽夹,还有精致的索套,只要狼爪子一踩进去,立即会被倒吊在树上。他又用了树枝做了记号,以免自己人踩到陷阱。

    他们匍匐在雪窝子里,不久听到狼的惨叫声……

    这一天,他们抓住了九匹狼,全部当场处决,拖回去向村民们展示。

    当晚,狼群再次袭击了村庄,作为对捕狼行动的报复,杀死大量家畜,咬死两个落单的男人。等到九色变身成幼麒麟镇墓兽,准备用琉璃火球消灭这些恶狼,它们感受到了“灵魂机械体”的热量,纷纷嚎叫着逃窜。

    次日,秦北洋与亚历山大再次捕狼,却一无所获,狼群巧妙地避开了陷阱和捕兽夹。

    “这些畜生变得聪明了!很奇怪,我从没遇到过这么聪明的狼群。”

    老工匠拧起浓浓的眉毛,听到此起彼伏的狼嚎。不是一头狼,而是几十头狼的声音,像全世界的狼在开大会。

    秦北洋和九色循着声音而去,悄然爬上山坡。老工匠背着沉重的捕兽夹,躲在枯草丛中观察,看到一个庞大的狼群,至少四十头狼。

    这些狼围绕着一口棺材。

    匪夷所思,森林深处的雪地上,平白无故暴露着一口棺材。金属外壳的棺材,估计是传统的铅棺,经过焊接处理,极度坚固,密封性能极好,露天盛放也不会损坏。

    凶残的狼群跪在棺材前,举手投足间,仿佛成了家养的看门狗。它们按照顺序排列,强壮的公狼靠近棺材,瘦小的母狼排在外面,整整齐齐,貌似以棺材为圆心的太极八卦!

    第一只狼开始嚎叫,它是头狼,最为强壮高大。以下错落有致地叫下来,简直多米诺骨牌。躲在山坡上的秦北洋,听出这些狼嚎竟带有某种音阶,好像是……《上帝保佑沙皇》?俄罗斯帝国的国歌,半年前在巴黎,凡尔赛军事基地,他听白俄贵族沃尔夫男爵唱过几遍,便也记住了旋律。

    秦北洋与老工匠交换了眼神,不错,这不是幻觉!

    这些狼被棺材控制了,集体嚎叫出帝俄国歌。这是某种可怕的仪式,就像人类的巫术,或古老的祭献。难道被吃掉的孩子们,就是这种仪式的牺牲品。

    果然,秦北洋看到了一颗头颅,小女孩的头,就埋在棺材下的积雪中。

    第一反应,他想起两年多前,东海达摩山的童男童女,差点被岛民祭献给恶龙镇墓兽。如今在乌拉尔山的森林里,这个小女孩被狼群祭献给了一口棺材。

    他控制住九色复仇的**,仔细观察附近的地形,感觉正好在一条上佳的龙脉上。没有罗盘等工具,仅凭着他跟父亲分金点穴的经验,发现这里的地气旺盛,长着几棵参天的大松树。棺材正对一座山丘,酷似中国陵墓的坟冢封土。

    俄罗斯的冬天黑得早,他必须要开枪了。秦北洋的枪口瞄准了头狼,冷静地扣下扳机。十环。跪在棺材前面,最强壮的公狼被当场爆头。枪声回荡在山谷,狼群惊慌散开同时,他已换好子弹,开出第二枪,打死又一头公狼。

    同时,老工匠的十字弓也开始发力,钢箭穿透冰冷的空气,箭无虚发地攒入狼的眼睛或咽喉,这种中世纪的冷兵器,依然是捕猎的利器。

    他们像百发百中的老猎人,对猎物大开杀戒,很快留下七八具狼尸。不过,秦北洋专杀公狼,饶了母狼和小狼,总不见得斩尽杀绝。

    等到狼群散尽,秦北洋与亚历山大从山坡下来,带着猎犬般的九色到棺材跟前。

    空气中弥漫着狼血的腥臭,他抽出背后的唐刀,再给雪地里挣扎的公狼补了几刀,帮它们早点解脱,也是一种仁慈。

    这口金属棺材散发着某种力量,从焊死的铅皮缝隙喷薄而出,弥漫在整片山谷与森林。他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夕阳已经落山,邪恶随着黑夜而笼罩,比在地心历险还要恐惧。幸好,还有老工匠亚历山大与小镇墓兽九色。

    突然,秦北洋背后响起狼嚎,他还来不及回头装填子弹,九色已化身为幼麒麟镇墓兽,顶着峥嵘的鹿角,同时吐出三颗琉璃火球,瞬间烧死了三头意欲偷袭的公狼。

    老工匠见多识广,说这棺材不是好东西,此地不宜久留。秦北洋把小女孩的头颅,抱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拖着头狼返回。

    一路上,九色开道警戒,亚历山大抓着十字弓殿后,确保野兽不敢近身。

    他只是想逃得离那口棺材越远越好,仿佛某种邪恶的东西,已经趴在了肩膀上……

    当晚,欢度圣诞的村民们惊呆了。年轻的中国人,竟然拖着一头巨大的死狼回来。剖开狼肚子,发现小女孩的一只红鞋子,戳中所有人的泪点。

    秦北洋把孩子的头颅带回家,又亲手给她报了仇,家属感激不尽,送给他面包和盐,这是俄国人最尊贵的礼节。

    村长听说山谷里有一口棺材,觉得着实蹊跷。只要有这口棺材存在,就会引来狼群,带来持续的狼灾。经过全体村民商议,决定连夜去破坏棺材。村子里挑了最强壮的十个男人,加上村长、秦北洋、亚历山大,带着火把与武器,还有几条猎狗(九色也算一条)。

    到了山谷,一路听到狼群哀嚎。大伙儿不断朝天放枪,先把狼群赶走再说。雪地里还有许多狼的尸体,但最醒目的是那口棺材。

    无人胆敢靠近,只有留着大胡子的老村长,围绕棺材转了三圈。某种力量像一只手,拽着村长的脖子,要把他塞到棺材里去,不可抗拒。

    “把棺材打开!”

    (本章完)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