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红山玉龙(一)
    没有棺材的地宫。

    但有一张床,帷幔中躺着两个人,仿佛在地下的幽冥世界,延续小夫妻的新婚卧房。

    闯入者们屏着呼吸,注视这张大床并无床脚,而是直接在地上拼接柏木板。更像日本人的榻榻米,只不过没有席子,而是金灿灿的锦缎褥垫。唐朝以前的中国人也是这样睡的,那时只有卧榻。床板上铺着褐紫色织金褥垫,七个木支架撑起丝制帷幔,挂有金银勾环。就像隔着一堵半透明的墙,反而比棺椁更为诡异。

    席地帷幔也是契丹人在草原上的生活习惯,进而带到另一个世界。

    秦北洋绕过玻璃器皿,跟九色慢慢靠近两个墓主人——越国公主与驸马头东脚西,仰身直肢,躺在褥垫上。他不想让白俄人触碰这些宝贝,颤抖着伸出手,挑起九百年前的帷幔,就像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扑面而来一股腐烂的气味……

    他看到了墓主人。

    但看不到脸,只看到两副金面具,一股针刺般的寒意,从面具的双眼之间袭来。

    秦北洋把帷幔挂在床架子的勾环上,想起在巴黎卢浮宫见过古埃及木乃伊,法老脸上也覆盖金面具,异曲同工之妙。两个墓主人的面具,明显可分男女。左边的驸马粗犷而狭长,似有小胡子。右边的公主面具圆润清秀,多半根据真人相貌而来。驸马戴着银冠,公主戴着金冠。正中有一火焰宝珠,两侧是展翅欲飞的凤凰,珠光宝气,精美绝伦。他俩脑袋下面是银枕头,脚底蹬着银靴子,全身穿着银丝网格,根据人体各部位精细编织。驸马身佩银刀与铁刀,公主佩着琥珀璎珞,腰束玉带。金面具上银丝裹着乌黑云鬓,插满珍珠琥珀头饰。面具下的头颈,挂着琥珀珍珠项链。两腕各戴一双金手镯,所有手指都戴金戒指。公主一条胳膊挂在驸马手上,符合墓志所说的驸马葬于前,十八岁的公主葬于后。

    秦北洋看着公主的金面具,想象面具底下的真容究竟如何?

    “这是什么?”

    有个白俄人叫唤一声,众人把目光集结到圆形墓室侧面,赤柏木的护壁接缝处,悬挂一枚弯曲的玉器,矿灯照射下发出温润反光。

    秦北洋下过许多古墓,却从未见过这种器形——墨绿色的玉龙一条,龙体蜷曲,呈c字形,高与宽各约一尺,横截面为椭圆形,直径约一寸,相对近世玉器而言相当霸气。玉龙吻部前伸,龙口紧闭,对称的一双鼻孔,棱形突起双眼,眼尾细长上翘。颈背有一大块凸起的长毛,弯曲上卷,又称为“鬣”,占整个龙体三分之一。龙背上有钻孔,金丝贯穿此孔,将玉龙悬吊在木护壁上。龙头与龙尾两端垂下,恰好处于同一水平线,证明工匠有过精心设计。

    他从这玉龙身上发现了鹿眼、蛇身、猪鼻、马鬃……再低头看小镇墓兽九色,同样具备多种动物之相,如麒麟的四不相,因此才是上古神兽。

    难道龙也是一种四不相神兽?

    这块玉龙以整块玉料雕琢染成,匠人技艺高超,细部用了浮雕与浅浮雕,通体琢磨光洁,圆润流利。秦北洋在北京德胜门内陇西堂打工时,偷师过鉴玉的常识,看出这玉料多半是辽东的岫岩玉,距离契丹草原倒是不远。

    “дpakh?”

    连沃尔夫娜都看出端倪,念了个俄语单词,就是“龙”,相当于英语的“dragon”。

    不过,秦北洋也注意到,这条玉龙无足、无爪、无角、无鳞、无鳍,不同于任何朝代所见的龙。应是上古中国龙的形象,因为秦汉时期的龙就至少已经有爪了。而从玉龙身上的包浆来看,厚厚的自然光泽,浸透人体与泥土的润泽。原则上玉生包浆,年代越久,包浆越厚,入土之后,反而不易形成包浆,因为没有活人佩戴,玉器无法与人的灵魂感应。但在这古墓之中,应当处处飘着两个墓主人的亡魂……

    无论如何,这玉器并非契丹当时的产物,恐怕在这座大墓营造之时,玉龙早已传世上千年,远在春秋战国以前的上古?

    越想越远,秦北洋的心思都乱了,没注意到有个白俄人,竟伸手摸了玉龙一把。

    “住手!”

    失之毫厘,那只毛熊般的大手已触到了玉龙。

    整个地宫发出轰鸣巨响,眼前的赤柏木齐刷刷折断破裂,潜入古墓九百年的玉龙,已是飞龙在天。触摸玉龙的白俄人,脖颈上的头颅已经不见,只剩一个喷血的腔子,人头骨碌碌滚落在地,惊恐地睁大双眼……

    秦北洋拽着沃尔夫娜往外跑去。伊万诺夫招呼所有人马逃出后室。逃命时才嫌墓室门不够宽,还有三个白俄没能冲出来。后室里传来人的惨叫声,呼天唤娘的俄语声。

    坟墓归于沉寂。

    秦北洋紧握着唐刀,伊万诺夫拔出手枪,准备好手榴弹,其他白俄也各自掏出武器。

    墓室门闪过一道红光,热流再次扑面而来。他看到一个墨绿色的龙头,蛇一般龙身,不过却无龙爪,依靠龙鳞蜿蜒而行,背后有一撮粗壮的“鬣”,就是放大无数倍的玉龙。刚才所见的上古玉龙,则挂在这尊龙的胸口。

    玉龙镇墓兽。

    这就是墓室悬挂玉龙的意义——营造陵墓的秦氏祖先断定,一旦有盗墓贼入侵,必会对这枚玉龙感兴趣。一旦触摸玉龙,自然会引发机关,沉睡在墙里的镇墓兽就被激活启动。

    这条玉龙不单会在地上蛇形,还会腾跃到半空,张开血盆大口。白俄的子弹对它根本无用,伊万诺夫不敢投出手榴弹,地方狭窄怕伤到自己人。玉龙镇墓兽毫不留情地咬去哥萨克们的脑袋,它的尾巴也能轻易将人拍死。

    前室地砖上布满白俄强盗的尸体残肢。壁画中手执骨朵的武士们,彼此交换眼神,发出会心的微笑。

    忽然,九色长出鹿角,凶猛地玉龙缠斗在一块儿。

    夺路而逃的上校与沃尔夫娜更为惊骇,这头号称杂交獒犬的大狗,怎地长出雪白鹿角,又浑身长满青铜鳞甲,化作幼麒麟镇墓兽。

    守护契丹公主驸马的玉龙镇墓兽,没想到“盗墓贼”的阵营中竟然也有镇墓兽。它的外壳也由青铜铸造,涂抹特制的颜料,做成类似高古玉器包浆的效果,在墓室中辗转腾挪。

    九色吐出杀手锏——琉璃火球。

    火球猛烈撞击到玉龙身上,引起地震般的晃动。九色并不惧怕龙,麒麟也有龙相,何况在东海达摩山,秦北洋就屠杀过恶龙镇墓兽。

    若是两年前的九色,绝非眼前玉龙的对手。以这头幼兽的弱小身板,恐怕一上来就被秒杀了,犹如关公温酒斩华雄。但九色吃过几枚不同的灵石,吸取了许多镇墓兽的能量。上个月,它又袭击了哈尔滨发电厂,吞吃大量有毒化学品,浑身聚集毒素与放射性,使它的力量成倍增长。即便如此,九色也堪堪跟玉龙镇墓兽打个平手。

    秦北洋发觉玉龙的动作灵敏,首尾呼应,即便火球也无法打破外壳。但它有个弱点,就是中段。早期的玉龙更近似乎于蛇。人说打蛇要打七寸,而龙的七寸也在这里,就是龙心所在——如果是镇墓兽,那还有一枚灵石呢!

    他不动声色地靠近,等到玉龙镇墓兽明白回来,想要回头再来咬他,却被九色的鹿角死死纠缠。秦北洋亮出三尺唐刀,汇聚大唐恶魔安禄山之邪力,狠狠劈向玉龙七寸……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