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漠北故土
    一个月后……

    民国九年,1920年,纵是六月天,戈壁夜凉如水,升起一轮明月。

    秦北洋下了马,赤色鬃毛的九色站在一侧,犹如蒙古草原上牧羊的獒犬,遥望月光尽头的地平线,听到此起彼伏的狼嚎。

    他跟随百余骑的探险队,穿越大半个内蒙古草原,进入荒无人烟的外蒙古戈壁。再也不见什么古墓,偶尔撞上山西人的骆驼商队,朝圣的蒙古喇嘛,还有孤独划破天空的大雁……

    白俄们纷纷支起帐篷入睡,唯有秦北洋坐在戈壁滩上,点起星星点点的篝火。沃尔夫娜钻出帐篷,披着男人的白军装,姿态撩人点起一支烟,悠悠地问了一句:“不知过了这片戈壁,后面是什么地方?”

    “是另外一片戈壁。”

    秦北洋微微一笑。其实,这片戈壁的后面,便是外蒙古首府库伦。

    第二天,探险队渡过戈壁滩,远远望见一座城池。库伦南北都是连绵群山,图拉河自城南的博格多山脚下流过,两岸绿草如茵的原野,不时见到雪白毡房,赶着羊群的蒙古姑娘。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库伦城头飘扬着中华民国的五色旗,还有穿着蓝色军装的北洋军站岗,显然已收复了这块漠北故土。

    伊万诺夫上校带着探险队,住进白俄货栈。俄国革命以降,便不断有白俄人逃亡至此。稍事歇息,上校带着秦北洋作为翻译,前往北洋政府驻库伦的西北筹边使公署,也是西北边防军第三混成旅的营房。

    九色蹲在辕门外守候,秦北洋交出武器,在大帐外等了两个钟头,方才见到西北筹边使——这是北洋政府的封疆大吏,相当于满清的办事大臣,想是故意摆出的架子。

    伊万诺夫递上白俄的礼物和书信,对面坐着一位年轻的中国将军,年纪不过四十岁上下,蓝色军装的胸口缀满勋章,肩上有三颗金星,已是北洋最高的上将军饷。

    秦北洋认得这张脸——徐树铮,皖系军阀的二号人物,段祺瑞的左膀右臂,人称“小徐”。两年前,北京房山云居寺的洞窟内,秦北洋误打误撞绑架了这位“小徐”,以至于成了北洋政府的特级通缉犯。

    这下岂非自投罗网?身在小徐的兵营里,他也插翅难飞。秦北洋硬着头皮做了俄语翻译,幸好小徐根本不拿正眼看人,也是恃才傲物的本性。

    上回逃离北京,秦北洋只有十八岁到,如今才过去两年,但经历过的九死一生,上天入地的种种奇遇,远远超出别人几辈子,因而容颜有了极大变化。当年他还像躺在棺椁里的唐朝小皇子,而今已告别了青春少年,肩膀更宽,胸膛更壮,皮肤也更粗糙,穿着一身蒙古人的袍子,颇有弯弓射大雕的风骨,一如这大草原上套马的汉子。别说小徐将军认不出他,就算老爹秦海关在世也得多看几眼。就像《基督山恩仇记》里经历过千难万险的邓蒂斯,等他从基督山归来复仇,已经无人再能认出他来了。

    于是,他也大大方方地说话,免得鬼鬼祟祟反而引起小徐的怀疑。

    “徐将军,奉天的张少帅推荐我们去西北探险,考察蒙古与新疆的地理环境,为将来开发矿产资源做准备,我们的队伍里还有俄罗斯最好的地质学者。”

    秦北洋如实翻译,心里却想这伊万诺夫真是吹牛不打草稿,明明是去挖墓和找镇墓兽的。不过,少帅的推荐倒是真的,上校递交了一封少帅亲笔信。

    “嗯,我认得小六子的字,我还做过奉军的副总司令呢。”小徐面对白俄并不客气,却有多看了秦北洋两眼,总好像在哪里见过?翘起二郎腿说,“上校先生,念在少帅的面子上,我才破例接见你。但你不晓得,奉天的张大帅,又在我们背后捅了刀子。如今蒙古已被我收复,这里已非俄国的地盘,请你们趁早离开,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小徐说话从不留余地,没等伊万诺夫辩解,便扔下一句“送客”,匆匆离开大帐。

    伊万诺夫失望地走出营房,秦北洋有惊无险,后背心被冷汗浸湿,万一被小徐想起来,断无活着出来的可能。

    “秦北洋!”

    忽然间,一声男人的暴喝从背后响起,惊得他小腿肚子都软了。秦北洋差点抽出唐刀,准备跟人拼命,才看到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出乎意料,竟是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孛儿只斤·帖木儿,他跟秦北洋差不多年纪,长相却像细皮嫩肉的南方人,穿着一身蓝色的北洋军装,看肩章已是中校军衔。

    秦北洋低声说:“嘘!让小徐听到我的名字就完蛋了!”

    小郡王“诺”了一声,搂着他的肩膀打量:“我的妈呀!真是你啊!你可是跟过去大不相同,判若两人了啊。”

    他乡遇故知,秦北洋与小郡王拥抱,就差再来场初次相遇的摔跤。

    小郡王还是不敢触摸九色:“这头小镇墓兽也在你身边,肯定是它的缘故,才让你化险为夷。知道吗?他们都说你死了,死在北极冰海孤岛的火山口,可我不相信。”

    “哎,说来话长,一言难尽!”

    已是黄昏,小郡王将他领到一处蒙古包。外头就是库伦的街市,汉人、蒙古人、俄国人各自做着买卖。毡房里有一个白俄姑娘,一个蒙古姑娘,风流的小郡王本性难改。他屏退女眷,命人烤了羊腿,取出马**酒,要跟兄弟一醉方休。

    秦北洋也像蒙古人那样大口吃肉,摸着嘴边的肉油问:“帖木儿,你不是在北京大学读书吗?咋又从军了呢?”

    “自从徐世昌做了大总统,我顶替父亲做了国会议员,北洋政府的内斗就愈演愈烈。大总统想跟南方停战,老段和小徐却不甘心。参战军自组建以来,用了日本人的借款和武器,但一场仗都没打过,小徐主动请缨要经略蒙古。他当上了西北筹边使,从北京调集八十辆卡车,运载数千精兵,七天内跨越戈壁,飞速进军库伦,竟然一举收复失地。”

    “收复漠北,燕然勒石,这小徐也算是一代名将了啊。”

    秦北洋想起两年前,在房山坟王村的景教大墓地宫,为了换取性命,小徐答应过他三个条件——

    第一,镇墓兽不让给外国人;第二,立即停止内战;第三,出兵收复外蒙古。

    前两件,小徐都爽约了,唯独第三件事,他居然做到了。

    “我是内蒙古鄂尔多斯的诸侯,成吉思汗后代,被小徐选入西北边防军,负责与外蒙古喀尔喀部的王公打交道。”小郡王喝了口马**酒,脸色微醺,“最近形势紧张,小徐收复外蒙古,西北边防军已成为举足轻重的力量。直系的曹锟、吴佩孚与奉系的张作霖联合起来,指名道姓要求罢免小徐。”

    “这就是今天小徐将军所说的张大帅在背后捅刀子?”

    “何止,直系和奉系秣兵厉马,吴佩孚屯兵涿州与高碑店一线,眼看要跟皖系一场大战,小徐将军这些天就要回北京去了。”

    “北京又要打内战了?”

    秦北洋拍了拍桌子,仰天长叹,中国的老百姓啊,苦日子何时才能到个头?

    “我也是上个月刚到库伦,小徐命我留守于此,并交代了一桩秘密任务。北洋,此事本不该泄露给你,但你是墓匠族的后人,精通古墓里的门道,也想请你帮我一起完成。”

    “别跟我说又是挖墓,要找镇墓兽去改造成武器吧,这我可恕难从命。”

    “这回可不是,而是另一样关系到江山社稷,以及中国历代帝王的大宝贝。”

    “等一等,我先问你一件事!”秦北洋不想再让小郡王瞎扯淡了,“安娜还好吗?”

    这才是他憋了老久要问的。

    欧阳安娜——分别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在心里头念叨的名字,还有琉璃色的双眼。

    小郡王却是面色一沉,所有人都以为秦北洋死在北极,安娜嫁给了齐远山……作为女方的大学同学,他还参加了婚礼,送了好些贺礼。他担心秦北洋若是知道此事,会不会去找齐远山拼命?又怪罪小郡王看着他俩结婚不阻止竟还去祝福,岂不是当场就要请自己吃拳头?

    小郡王已做决定——必须对秦北洋隐瞒这个事实,反正在遥远的蒙古草原,基本与内地音讯断绝,他不会那么快知道的。

    “安娜很好啊,不过她不在北京,最近刚回了上海。”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