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姑获鸟之夏(一)
    一个月后,盛夏的尾巴,欧阳安娜抱着两个月大的女儿,跟随齐远山乘火车去西安。

    颠簸的软卧包厢,如在海上行舟,她给女儿喂着奶,遥望车窗外的风景。离开八月江南,水田里的晚稻像海浪连接天边,牧童骑在水牛背上吹笛子。经过南京、徐州,稻田渐渐变成麦田,金灿灿地要在毒日头下燃烧,小九色看得入了迷,就像看到一幅梵高的油画。穿越大半个中原,在洛阳下车,陇海线暂时修到这里为止。他们准备雇佣一辆马车进陕西。

    第一次到河南,在这武则天的神都,想必小镇墓兽九色的墓主人,终南郡王李隆麒也是在武周的洛阳宫里长大的。如今洛阳,早已不是唐朝景象,不过是座破败不堪的晚清旧城。

    走出洛阳火车站,欧阳安娜看到个背影,瘦瘦小小的年轻男子,穿着灰扑扑的平民小褂,似乎在哪里见过?旁边跟着个少妇,夏天穿的衣服少,从背后就能看出迷人的身段,手里拽着两个剃光头的小男孩,大的四五岁,小的三岁左右。他们像一家四口,背着大包小包,刚下火车。

    安娜抱着女儿加快脚步,绕到他们前面,先是认出少妇的面孔——东海达摩山的海女。

    两个小男孩,赫然是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欧阳思聪的私生子,安娜记得他俩的名字:老大叫欧阳樯橹,老二叫欧阳连帆。

    海女身边的男子,白净削瘦的面孔,像农村戏班子里演小生的,唯唯诺诺的闪烁眼神

    “小木?”

    安娜喊出了他的名字。这个年轻的盗墓贼,这才认出安娜的琉璃色眼球,好像又回到达摩山上,禁闭他的山洞地窖之中。

    八月末的烈日下,中原洛阳的火车站前,欧阳安娜、齐远山、小木、海女,四双眼睛彼此对望,都不敢相信会在这里相遇。

    齐远山最后一次看到小木是在日本,吉野古坟的徐福地宫里,所有人都认为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盗墓贼,在杀死长生不老的秦朝人徐福以后,被河童拖到水里溺死了。

    海女的两个小男孩,早就忘了同父异母姐姐欧阳安娜,却关心襁褓里的小婴儿——九色也看到了这两兄弟,咧开小嘴儿笑了,这两个男孩跟她可是有血缘关系的,按辈分算起来是她的舅舅呢。

    小木认定安娜怀抱里的孩子,必是齐远山的种。他一句话都没说,拽住海女的胳膊,转身就往人群里钻。

    “站住!”

    欧阳安娜就要去追小木,差点忘了怀里还抱着女儿呢。小九色被这一声暴喝惊吓,当场哭了起来。海女羞愧地低头逃窜,带着两个娃儿,一眨眼没了影儿。

    齐远山身上藏着一支手枪,但在人群密集的场所不敢用,抓着安娜说:“别追了!”

    “他们居然还活着!”安娜一边哄着孩子边说,“必须要除掉小木,他是个大灾祸。”

    齐远山摘下北洋军官大盖帽,满头汗珠:“为什么他们也出现在这里?”

    “好像小木就是洛阳人,世代盗墓为生,他必是带着海女回老家来的。海女也就罢了,干嘛要带着我的两个弟弟呢?”她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女儿,“算了,孩子离不开亲娘,我不计较了。”

    在洛阳打尖盘桓了一日,齐远山雇到一辆大马车。妻女坐在车厢,他与车夫坐在车头,走上满是车辙印子的官道。翻过崤山的古战场,从新安到渑池,都是古书上的地名,直到气势磅礴的三门峡,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小九色爱看中原的风景,哪怕童山濯濯,黄沙遍野,黄土高坡上的窑洞里,衣不蔽体的饥民们奄奄一息。安娜把身上的粮食分给行将饿死的母亲和孩子们。自从民国建立,白朗义军杀得赤地千里,如今是旱灾、蝗灾与黄河水灾接二连三,更可怕的是北洋军阀的兵灾。

    过了潼关隘口,便是关中的八百里秦川。四处盗匪横行,齐远山务必时时警惕。经过华山、渭南与临潼,平地上凸起一个覆斗状的金字塔——秦始皇陵,背后便是黑色的骊山。

    渡过几近干涸的灞河,灞桥早已无觅影踪,唯剩河边一排垂杨柳,便是古人临别相赠的“灞桥折柳”。齐远山已望见西安的东门城楼,一面硕大的五色旗迎风招展。

    当他放弃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中途退学,留在国内照顾妻儿,人人都说齐远山的前途被自己葬送了。但是权倾朝野皖系垮台,老段和小徐下野,突然给了他莫大良机。“北洋之龙”王士珍写信给吴佩孚,举荐干儿子齐远山,认为此子可堪大任。齐远山被任命为陆军部联络专员,军衔晋升为少校,赶赴西安筹建联络处,正是仕途飞黄腾达的重要一步

    安娜探出车厢说:“白鹿原!”

    车夫遥指南方,不过几里地外,升起高旷的黄土台塬,左右环绕浐灞二水,犹如一个巨型坟冢,自秦岭与终南山北上,匕首般插入关中平原,黄天厚土,气势非凡。

    小九色伸出萝卜似的小手儿,也向塬上指着,好像那里才是自己的故乡。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马车艰难地爬上白鹿原,烈日下麦浪滚滚,晒得齐远山几乎要中暑。安娜兴致高昂,抱着闺女下车,向田里劳作的农夫打听,唐朝小皇子的坟冢在何方?

    她们这样子也不像盗墓贼,农夫指出方向,经过西汉薄太后的南陵,正对后方的终南山,一片荒野簇拥的高坡,便是白鹿原唐朝大墓。

    整整二十年前的庚子年,二十世纪的头一年,秦北洋在这座大墓里出生。刚刚满月,他就离开白鹿原,走了一辈子的路,几乎环游了地球,终究没能再回到这里。而他撒播的种子,以这座大墓里的小镇墓兽命名的九色,刚满两个月的小女儿,却代替他回家了。

    安娜亲吻襁褓中的孩子,跪在唐朝小皇子的坟冢前。这里还埋葬着秦北洋的妈妈,九色的奶奶呢。她看着左手中指上的玉指环,同样来自这座坟墓下的地宫。女儿瞪着琉璃色的眼睛,小脑袋瓜子里若有所思。

    落日照射坟冢荒草,关中平原与秦岭山脉历历在目,墓里的亡魂似在耳边呢喃,欧阳安娜抱着九色,念诵李商隐的绝句“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