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人骨金字塔(一)
    鼻息里缠绕若有若无的腐臭……

    秦北洋将沃尔夫娜保护在身后,九色用鹿角刺入人骨金字塔,不但有各种骨骸,还有层层叠叠的古代兵器、盔甲,犹如一支堆积成金字塔的亡灵军队。

    小郡王对古兵器有点研究,他大胆地抽出其中一样,仔细端详说:“这不是唐朝的兵器,而是宋元时期的。”

    “蒙古墓?”

    秦北洋想起这里是蒙古西征的故道,但不可能是成吉思汗之墓,一代天骄不是死于征西夏的六盘山吗?

    “不管墓主人是谁?但这座人骨金字塔,就是中国古时候所谓的‘京观’。”

    小郡王是北大历史系的学生,想起隋炀帝东征高句丽,留下无数战死者遗骨,被高句丽人堆积成“京观”。唐太宗三征高句丽,途中荡平京观。后来的北京法源寺,就是为祭奠这些阵亡的中华将士而建。

    伊万诺夫听不懂他们的话,围绕四边形的金字塔基座走了一圈,像在检阅地下军队。有个白俄大叔看到骨骸堆里闪过金光,原来有根指骨戴着金戒指。这些人对金子的渴望已丧心病狂,随手掰断这根指骨,拔下戒指,套在自己的小拇指上。

    转瞬间,剩下的十根指骨伸出来,刺破白俄大叔的咽喉,当场挖出活人的喉结。

    “快逃!”

    伊万诺夫的呼喊晚了几秒,他的手下都被金字塔里的骨头抓住,有的骨头还穿戴盔甲,手握兵刃砍死白俄人。

    那枚指骨上的戒指,好像触发爆炸的开关,整个金字塔都动了。九色吐出琉璃火球,但无济于事,金字塔才是真正的千军万马,发出喊杀与惨叫声。无数骨头冲出来,排列组合为骷髅武士,握着狼牙棒与十字弓。

    秦北洋强压下心头恐惧,勇敢无畏地用唐刀格斗,剁下无数根碎骨头,劈开好几块盾牌,折断敌人的长矛。老金手中快枪响起,迅速打爆几个头颅骨。小郡王也用蒙古马刀保护自己和沃尔夫娜。

    无奈骷髅武士越来越多,就像春天的韭菜,砍掉一茬又来一茬,源源不断扑上来。九色的鹿角刺穿许多骨骸,但这些家伙本就是死人,哪怕变成一根手臂骨,也能贴地爬过来扎你一下,除非让粉身碎骨。

    老金第一个转身,冲到地宫角落,发现一座墓室门。小镇墓兽九色负责殿后,它把鹿角扩到最大限度,犹如一片荆棘丛林,同时用琉璃火球烧化骷髅。秦北洋与小郡王费了半天劲,一边琢磨如何打开墓室门,一边向人骨金字塔开枪。许多骨骸从天而降,落到他们身边,差点咬断秦北洋的胳膊。

    还是老金有办法,他用矿工镐打开墓室门,带着大伙儿冲进第四个地宫。

    九色最后才退回来。

    秦北洋迅速将石门关紧,用顶门石压牢。门外响起人骨与武器的碰撞声,也许骨骸已堆积如山,都想进来杀了这些不速之客。

    他气喘吁吁地坐倒在门背后,刀锋上沾满骨骸的污垢,身后隔着几厘米就是地狱……

    伊万诺夫上校不见了,他和那些白俄匪徒,恐怕已被人骨金字塔撕成碎片。沃尔夫娜靠在秦北洋的身边叹息——他们跨越千山万水,为了五百吨金子而来,最终却因一枚金戒指而亡,也是茫茫天数。

    “伊塞克湖下的天宫!”

    老金惊叹一声,大家才看到这座更雄伟的地宫,四面描绘鲜艳夺目的壁画,竟是群山中逶迤的万里长城。还有北京紫禁城、泰山岱庙、曲阜孔庙、西湖断桥、南京石头城、武昌黄鹤楼,甚至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乾陵!

    这是何人的陵墓?竟然描绘整个中华大地,不仅有巍峨建筑,还有山水风光,再看壁画中的花鸟虫鱼,云朵也具写意风骨,貌似宋元工笔画,颜色绚烂多彩……

    秦北洋作出判断:“墓主人无论是谁?必有强烈的汉文化背景,而且是唐朝以后。”

    老金扛着铁镐往前走,好像要在地宫下挖掘金矿,却被秦北洋厉声喊住:“老金!我有个问题。”

    掘金者疑惑地转回头:“小兄弟,尽管问吧。”

    “你怎会懂得古墓里的门道?如何逃生?如何打开墓室门?”

    老金一摊手:“得了,老子除了挖金子,也兼营盗墓的生意,反正都是在地底下刨,有时刨出金子,有时刨出古墓,不也一样有金银财宝吗?”

    “你既是掘金人,又是摸金人?”秦北洋说出怀疑,“你钻到李陵墓里,也不是为了挖狗头金,而是为了挖墓?”

    “算是吧。”

    “你自愿给我们做向导,因为九色能找到古墓,只要你跟着我们,就有机会盗墓。”

    老金摸着地宫中几个大瓷缸:“不错,但你送给了我狗头金。我在这儿挖了那么多年金子,说实话,如果换成别人,早就自相残杀想要独吞了,却从没遇到过你这样的人。所以,我想从墓里挖出更多的宝贝,还给你作为回报。”

    话音未落,老金手里的瓷缸碎了,破瓷片像锋利的小刀,在空中肆意飞舞,划破他的脸颊。地下响起轰隆隆的灼热之声,然后是一头狮子的咆哮……

    阿尔斯兰镇墓兽。

    它还活着,刚才受到马克沁机关枪扫射,被迫躲入最后一个地宫。这尊镇墓兽的身下有不计其数的铁皮箱子,一看便是工业文明产物,印着Ж、Д、r等清晰的俄语字母……

    秦北洋几乎闻到了金子的气味。

    青铜雄狮布满坑坑洼洼的机关枪弹痕,几个洞眼正在燃烧。阿尔斯兰已被伤到元气,趴在铁皮箱子上喘息,发出困兽犹斗的呼噜声。

    九色再次生出变化无穷的鹿角,渐渐逼近受伤的狮子。捕猎者与猎物的关系倒转。阿尔斯兰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秦北洋先用十字弓射出一支钢箭,再用环首唐刀斜刺里抢进去,刺入狮子的咽喉。巨兽痛苦地嘶吼,九色的鹿角与琉璃火球,同时击中它的胸膛。

    阿尔斯兰犹如被法医开膛,流出大量黑色液体,满地都是镇墓兽的零部件。它像一座崩塌的雪山,轰然倒在最后守护的铁皮箱上,双眼发出赤色暗光。

    九色用鹿角扒出狮子的心脏,一枚热气腾腾凹凸不平的灵石,囫囵吞枣一口咽下。

    这头小镇墓兽吞吃的第七枚灵石。

    血战过后的地宫,老金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九色,仿佛看到一个真正的撒旦……

    失去心脏的阿尔斯兰镇墓兽,彻底暗淡冰冷,陷入永恒的死亡世界。秦北洋反手握着唐刀,虚脱地跪在地上;九色则与之相反,雄赳赳气昂昂,热流滚滚。小郡王和老金一起上来帮忙,将这头杀死过三百名士兵的青铜狮子搬走,露出铁皮箱子。

    他们试着打开一个,几乎被金灿灿的反光刺瞎了眼睛。

    黄金。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