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人骨金字塔(二)
    全是整条长方形的金砖,每块有五公斤重,刻着俄罗斯帝国双头鹰标记。箱子里有二十块金砖,那就有一百公斤的金子。老金是掘金高手,分辨得出黄金的真假和成色,都是如假包换的好东西。大伙儿一起清点这些铁皮箱子的数量,密密麻麻地分布在地宫,并由秦北洋记录在墙上。

    半个钟头后,算出来五千个铁皮箱,每箱一百公斤x五千个箱子 = 五百吨黄金。

    老金目瞪口呆地下跪磕头,这是任何掘金人一辈子都挖不到的数目。

    沙皇俄国最后的黄金储备,从西伯利亚疏散到中亚,葬身在伊塞克湖底下的普热瓦尔斯基墓不,这是不知名的古墓,年代大约在七百年前。

    七百年前的镇墓兽,竟然死在二十世纪的黄金之上。

    东海达摩山,恶龙镇墓兽盘踞的一百万两庚子赔款白银相同道理镇墓兽知道金银的价值,它们为了墓主人的死后世界,甚至东山再起的怨念,都会占有和保存这些财富。

    老金露出盗墓贼本色,卖力地清理成百上千的铁皮箱。

    终于,硕大的石头棺椁露出来了。

    老金率先摸到墓志铭,果然用汉文写成,开头冒出两个篆体字“大辽”。

    辽?契丹?

    “辽国不是在东北地带吗?”

    秦北洋自然想起了内蒙古的契丹越国公主大墓。

    小郡王兴奋地奔过来,却被阿尔斯兰镇墓兽的残骸绊倒,九色的琉璃火球飞过来,照亮镇墓兽残破的青铜外壳,有着密密麻麻的奇怪文字。刚才就发现了,但无暇细看,这些字貌似汉字,其实一个都看不懂,却又按照方块字的格局,笔画甚至比汉字还要复杂……

    “契丹文?”小郡王拍了拍脑门,“没错的,这是一种死文字,至今还未完全破解。”

    秦北洋继续释读墓志铭,终于有了发现耶律大石。

    “西辽?”

    “辽国为金所灭,契丹人迁徙到中亚,建立强大的西辽帝国。伊塞克湖下的陵墓主人,乃是西辽帝国的开国皇帝,西域史志中的“哈喇契丹”的“菊尔汗”,成吉思汗之前的一代天骄耶律大石。”

    “这样就说得通了,西辽帝国的京城虎思斡耳朵,就在唐朝碎叶城故址,伊塞克湖附近。”

    耶律大石本是辽国宗室,耶律阿保机八世孙,精通汉文,辽国唯一的契丹进士,曾任翰林承旨。宋金海上之盟,北宋精锐西军偷袭燕京,耶律大石坚守城池,绝地反击。辽国被金国灭亡,他率残部逃亡大漠,征服中亚各民族,延续契丹国脉,传递汉文明,史称西辽帝国,传国九十年,后被乃蛮王子篡位,最终亡于成吉思汗。

    小郡王拍了拍墓志铭上的汉字与云龙纹:“难怪啊,这里的一切都更像是有高度汉文化的中原帝王陵墓,但是阿尔斯兰镇墓兽,又带有游牧民族和西域的特点。”

    秦北洋朗声道:“我们不是盗墓贼,谁都不准动这副棺椁,就让耶律大石继续安息吧!”

    “诺!”

    “三十多年前,俄国大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至此,想来他已探知此地有座英雄大墓,决定把自己埋于此处。他在耶律大石陵墓上方,为自己造了一座地宫,尸骨埋于何处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开自己的棺椁,就能抵达耶律大石的地宫。探险家的思维果然与常人不同。估计海军上将高尔察克也知道这个秘密,才会把五百吨黄金交给镇墓兽保管。”

    老金越来越不像掘金者了,凝神道:“普热瓦尔斯基走过的路,并不比历史上的征服者少啊。”

    然后,他提起矿工铁镐,砸向耶律大石的棺材盖。

    “不要!”

    秦北洋高声尖叫,一路追踪白俄探险队而来,一是为了给癌症中的自己续命,二也是为了阻止盗墓,不管墓里的主人是谁。

    晚了。

    铁镐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重重地敲在石棺上,当即让雪花花的石头粉碎。秦北洋害怕这鲁莽的盗墓举动,又会触发地宫内的某种杀人机关?

    但他们看到了棺椁内部,一堆破碎的大理石中,并不存在尸体或木乃伊,只有一套完整折叠的盔甲、一副朽烂的弓箭、还有一具黄金马鞍。

    老金放下铁镐,跳进棺材,连碎骨头都没找着。这套盔甲、弓箭以及马鞍,显然是耶律大石生前所用之物,陪伴他建立了一个帝国。

    “衣冠冢?”

    许多墓葬因为墓主人尸骨无存,比如身陷敌后,只能以生前常用的衣冠甚至头发代替尸身,至今亦然。

    也许,耶律大石真正的遗骸,早已破碎于历史云烟之中。

    小郡王看着布满地宫的五千个铁皮箱子说:“该想想怎么把金子运出去了。”

    秦北洋跑到墓室门后,外面一片安静。他小心地拿开顶门石,刚把大门开了道缝隙,迎面扑来密密麻麻的黑影,便是人骨金字塔的骷髅战士,各自挥舞兵器,顶着厚厚的复合锁子甲,就要冲入墓主人最后的地宫。

    幸好小镇墓兽九色吐出两团琉璃火球,烧化最近两具骨骸。秦北洋急忙把墓室门关紧,重新塞上顶门石,听到一阵嘈杂的敲打声。那些死人骨头,短时间内不会沉睡,早已瞄着秦北洋这伙人了。

    老金拎着铁镐躲在门后说:“这道门绝对不能打开,以我的挖墓经验判断,它们会轻而易举地杀死我们。”

    小郡王无奈地倒在铁皮箱子上,抱着富可敌国的五百吨黄金,看向黑暗的头顶。

    突然,沃尔夫娜高声笑起来,笑声中竟有些放荡:“哈哈哈……为了这五百吨黄金,高尔察克将军在西伯利亚丢了性命,又有多少白俄男人成了冤死鬼?想要成为黄金主人的家伙们,最终成了给黄金陪葬的奴隶。”

    “还有今天的三百名中国士兵。”

    “有个古希腊神话国王拥有了点石成金的超能力,当他把身边一切人和物都变成黄金,却再也无法进食与饮水,只要嘴唇一碰到就变成黄金,最后连自己女儿都变成了金子。”

    男爵夫人也是读过一些书的,秦北洋点头说:“而我们就是这群躺在金子上即将饿死的蠢货。”

    老金拿出最后的一皮囊水,分给地宫中的每个活人。秦北洋却把自己那份水,让给了沃尔夫娜,按照欧洲礼节,这叫女士优先。

    时光不知流逝多少?雪山脚下是否落了第一场雪?秦北洋饥肠辘辘地躺着,九色警觉地趴在他身边,耳边响起一阵歌声……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