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龙女英卡(一)
    神龙“利维坦”的修罗场。

    忽然,另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说出两千年前楼兰人的语言,蜃龙的黑烟迅速消失。

    黑暗中,她跨过鲜血淋淋的尸体,径直来到蜃龙面前,似乎祈求神龙的原谅。

    “英卡!”

    李隆盛抑制不住自己,他确信那女孩并非幻影,而是真实的血肉之躯。虽然相隔数尺之遥,但他能感到英卡的体温甚至呼吸。

    她不是两千年前的楼兰少女,而是二十世纪的罗布人英卡。她的亲生父亲,就在这儿始乱终弃的瑞典大探险家。

    英卡的身后,是个皮肤白皙的年轻男子,肩上扛着一件奇怪兵器,像棍子又像铁铲。

    他是小木盗墓贼的首领,已成光杆司令,洛阳盗墓村的后生们,已被蜃龙镇墓兽消灭了。

    片刻之前,当小木在黑暗无边的墓道游荡,迎面撞到举着火把的英卡。

    小木以为幻影中的楼兰少女又来了,伸手想要触摸银幕,或从幻影身体里穿过去,结果摸到真正的女孩胸脯,接着换来英卡响亮的耳光。

    虽然,他带着盗墓与防身武器洛阳铲,却完全被她怔住,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他以为遇到了复活的楼兰女王。

    女孩却用西北口音的汉语说:“带我走,我要去找一个人,我看到他们逃散的骆驼了。”

    说罢,英卡掏出一把刀子,架在盗墓贼的脖子上。

    小木最怕死了。他带着英卡原路返回,来到蜃龙镇墓兽肆虐的修罗场。

    其实,英卡也是第一次来到传说中的罗布泊鬼城。

    从小妈妈就说,罗布泊大漠深处,一旦卷起黑色烟雾,千万不要靠近,那是神龙做法,吞吐天地。若有骆驼商队路过,误入那座鬼城,便永远不会出来。

    今天早上,英卡唱过楼兰古歌,短暂的酣畅淋漓后,她在罗布淖尔湖中划着独木舟,看自己倒影在水波涟漪中破碎,咬着头发丝儿,想起李隆盛的双眼。

    谜一样的双眼。

    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那么无情无义,仅仅过去一个黎明,就背弃了誓言。但他应该去死吗?在他死以前,英卡想再见他一面,向他问清楚为什么?

    还有她的亲生父亲,那个被全世界所尊敬的男人,女儿还没出生就逃跑了,同样有数不清的问题让他回答。

    然后,再让他死。

    让他们死。

    英卡就是这样说服自己的,独自骑上一匹骆驼,前往罗布泊大漠深处,寻找父亲和爱人。

    她先来到楼兰古城,爬上佛塔,发现那团黑色烟雾。待到她骑着骆驼走近,却是一座崭新的城池,便是海市蜃楼般的鬼城。

    英卡下了骆驼,点着火把,大胆地闯入城门洞……

    楼兰古墓。

    她看着斯文·赫定,也看着李隆盛,一个是给与自己生命的男人,另一个也是给与自己生命的男人某颗种子已在腹中萌芽,昨晚在冬天的星光下,罗布淖尔湖边的刹那,心里油然而生这种感觉。

    她不想让他们就这样死去。

    英卡第一次面对在罗布泊传说了两千年的神龙,竟是一条黄鳝似的大家伙,头上却长着龙角。

    蜃龙却丝毫不敢动她,反而在她面前颤抖、扭转、起伏……甚至表演了一个空中翻腾三周半,就像个顽童。

    这头利维坦似的凶神恶煞,可以吞吐天地万物的镇墓兽,竟然匍匐在英卡的脚下,用嘴唇舔着她的靴子,犹如五体投地的奴仆。

    看到这一幕,秦北洋又看了眼九色,忽然明白蜃龙镇墓兽,是把英卡当作了主人。

    东汉班超的年代,罗布泊大泽畔,有过一个跟英卡容貌酷似的楼兰少女。她才是蜃龙真正的主人,即便过去两千年,镇墓兽也不会淡忘主人的脸。

    就像白鹿原唐朝大墓中的九色,当它第一眼看到秦北洋,无论庚子年出生在小皇子棺椁上的婴儿,还是三年前上海公共租界的海上达摩山,因为自己的这张脸,或者身上沾染的某种地宫里的气息,才让他成为幼麒麟镇墓兽的主人。

    于是,蜃龙镇墓兽与英卡之间,又出现一道朦胧的光影,仿佛两边透明的电影银幕。

    所有人躲在九色的鹿角背后,再次看到烟波浩渺的罗布泊大泽……

    湖边紧挨一片大沙漠,有个漂亮的楼兰小女孩,光着脚丫子踩到黄沙里。

    她也叫英卡。

    在古楼兰语里,英卡的意思是龙之女。

    我们姑且称她为楼兰英卡。

    小女孩发现十几枚硕大的蛋,几乎都已被野兽破坏,只剩最后一枚完整的蛋。她像遇到宝贝似的抱回家中,每天抱在怀里,就像一只孵蛋的母鸡。

    终于,蛋壳碎裂,一只奇怪的小东西爬出来。

    它有黄鳝的脑袋,蛇的身体,四只爪子,还有一对小角。它用好奇的眼睛,探望陌生的世界。而它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楼兰小女孩。

    所有的小动物,都会把第一眼看到的生命,当作自己的妈妈。

    它把她当作了妈妈。

    它爬到她的怀里,纠缠女孩的身体,调皮地玩耍。它长得很快,变成一条大蛇的形状,先是吃小鱼小虾,又开始吃老鼠青蛙,直到变成一条龙。

    楼兰英卡渐渐长大,从小女孩出落成大漠与大泽最迷人的少女。小龙渐渐变成大龙,直到成为楼兰顶礼膜拜的神龙。

    神龙经常带着英卡在大湖里游荡,她把龙的触须塞在鼻孔里,即便在水底也能自由呼吸。偶尔狂风暴雨,神龙旋转飞出水面,她尖叫着狂欢着抓紧两只龙角,竟然飞到电闪雷鸣的云端,跟她的小龙一起腾云驾雾,仿佛神仙伴侣……

    神龙成了英卡的坐骑,沿着罗布泊大泽与塔里木河,游遍西域三十六国。他们飞上天山与昆仑山,到西王母的瑶池做客洗澡,偷吃王母娘娘的蟠桃。

    十年岁月,罗布泊大泽再没爆发过洪水,神龙也没危害过人类,丝绸之路南道畅通。每次童男童女的祭祀,神龙都把孩子们送回家以上都是楼兰英卡教化的功劳,她希望自己的小龙,成为楼兰国的保护神,而不再是破坏神。

    英卡十八岁那年,汉朝使节班超路过楼兰,偶然相识。

    班超,投笔从戎的大英雄,西域和平的保护者,大汉皇帝的代理人,名声响彻天山南北。

    美丽的少女爱慕英雄,心甘情愿为他奉献一切。而她的容颜,她的性情,她的眼神也征服了大英雄。她一度天真地以为,这个伟大的男人,是神赐给自己的礼物。她和他,还有她的小龙,可以一生一世地生活在罗布泊大泽畔。

    班超是异域之人,天赋的英雄,他的一生注定漂泊流浪,不可能留驻在某个温柔乡里。

    他走了,走向万里觅封侯的英雄路,徒留下悲伤的楼兰英卡。

    还留下楼兰英卡腹中的孩子,就像十八年前的轮回。

    英卡龙之女,从她的名字可以看出,她是楼兰鄯善王的私生女,遗留在罗布泊畔的楼兰公主。她从未见过亲生父亲,独自在罗布泊大泽的荒野中长大,陪伴她的唯一亲人就是神龙。

    十个月后,她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

    这孩子是大汉英雄与楼兰公主的后代,结合两个伟大民族,将是丝绸之路的守护者。

    整个楼兰都在流传这件事儿,将来鄯善王的位置,必会被班超与英卡的孩子所继承。

    王后听说此事,心急如焚楼兰不是没有过女王,外孙同样可以继承王位。这孩子长大以后,无疑将受到汉朝大皇帝与西域都护班超的鼎力支持。

    未雨绸缪,王后悄悄派出刺客,将这男孩溺死在大湖边的水井中。

    楼兰英卡彻底崩溃了,她抱着死去的孩子,悲痛服毒自杀。

    临死前,她唱了一首歌这就是流传了两千年的楼兰古歌,所有骆驼都在她的歌声中迷失方向,就连飞鸟都从天上坠跌。

    曲终人散,她念出楼兰掌管生死的神灵之名,施下永恒的诅咒楼兰王国将从世界上消失,变成荒原中的死城。

    利维坦,代表七宗罪的“嫉妒”。楼兰英卡之死,确实出于王后的嫉妒,对于英卡妈妈的嫉妒,对于英卡儿子的嫉妒,也对于英卡本人的嫉妒。

    楼兰英卡自杀后,罗布泊连续一个月暴雨,在干旱的西域沙漠,乃是闻所未闻的奇观。

    神龙愤怒了。它在大泽中兴风作浪,吐出黑色烟雾,制造无穷的恐怖幻象,将楼兰的人们化作光影,将田野城池吞入腹中,阻断丝绸之路商道,甚至让洪水漫过千里大漠,直到河西四郡的敦煌。

    鄯善王下跪祈求神龙原谅,追封英卡为楼兰女王,并为她在罗布泊大泽下,兴建一座宏伟的王陵。国王甚至按照汉人风俗,以诸侯王的规格,为英卡建造一尊镇墓兽。鄯善王所雇佣的工匠,就是随同班超远征西域的墓匠族秦氏之一。

    建造镇墓兽的那一天,神龙突然飞出罗布泊大泽,暴晒在太阳下,自愿永久守卫英卡的遗体。秦氏工匠把神龙作为原材料,加上人工的青铜、石材、木板等等材料,包括产自祁连山的镇墓兽灵石,制作成一尊蜃龙镇墓兽。

    它既拥有镇墓兽的所有特征,同时也有神兽蜃龙的无穷力量,包括营造海市蜃楼的能力。

    英卡作为楼兰女王下葬,埋在湖底深处的地宫,同时也禁锢了蜃龙镇墓兽。

    她的诅咒依然有效,几年后,罗布泊的流水断绝。人们纷纷迁徙到其他绿洲,三四百年后,整个大湖全都干了,变成尘土飞扬的盐沼。楼兰古城,也如英卡的诅咒,成为荒原上的一座死城……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