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莫高窟(二)
    “这么说,道长已窥破天机,为何还未羽化登仙?”

    “不敢当!修仙之道,少说也得千年,开光、灵虚、辟谷、心动、元化、元婴、出窍、分神、离合、空冥、寂灭、大成、渡劫、飞升、金仙、真仙、天仙、绝仙、神人、天神、神王、神尊,以至于上古大神,三界浩劫。”王道长说得红光满面,犹如已在天界,举起充满汗臭味的丹丸,“君不见,这枚太上老君的极品仙丹,内含洪荒之力,秦始皇派遣徐福带领三千童男童女而不得之无价之宝呢!”

    秦北洋装作已被彻底唬住的样子:“道长,救人要紧,您给个价吧?”

    王道长微笑着伸出五根手指头。

    秦北洋估摸着,这是要五百块银元呢?还是五十两金子?

    “原价大洋五十块,我看小施主慧根不浅,又逢黄道吉日,可打九折优惠,四十五块大洋,决不可再便宜了。对了,明日还是原价哦!”

    哪怕明知这“极品仙丹”无用,但为了慰藉内心,免得将来后悔,囊中羞涩的秦北洋,还是把头探出洞窟高喊:“小郡王!”

    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还跟王教授在上面的洞窟看壁画呢。年轻的国会议员,翻身跃下来说:“何事?”

    “借我大洋四十五块。”

    小郡王挥金如土,四十块大洋不在话下,当即掏给了秦北洋。

    王道士接过明晃晃的袁大头,还吹了口气听声音,证明足银足两,喜笑颜开,下个月的伙食有着落了。

    “极品仙丹,力道极猛,不可一口吞服,可用小刀切成几份,一日一服。”王道士刚要走出洞窟,又盯着秦北洋说,“小施主,我看你脸色不佳,不如让我也给你搭把脉吧?价钱好商量,你们两位打包一起算,再付五块银元即可!”

    小郡王二话没说,又丢给王道士五块大洋。

    秦北洋抓了抓卡佳的手心,就当是同病相怜,便也伸出自己的左手。

    王道长舞了个兰花指,先用中指按在秦北洋的关脉,再用食指按寸脉,无名指按尺脉,三个手指呈弓形,指头平齐,取准部位,三指同时用力……

    倏忽间,修仙二百年的道长,一声尖叫。

    王道长面如灰土,犹如见着鬼魂,退缩到洞窟门口,拱手道:“小施主,贫道告辞!”

    小郡王却拦住他说:“道长,您刚收了五块大洋,也号过脉了,好歹给我们说说吧。”

    这位修真界的大神,低头瞥了瞥卡佳,再看一眼秦北洋,嘴唇哆嗦着说:“这位夫人的脉象,乃是将死之人;而您的脉象,则是已死之人!”

    “我已是一个死人?”

    “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王道士落荒而逃出洞窟,口中高唱,“天机不可泄露!”

    秦北洋皱皱眉头,对小郡王说:“你摸摸我的脖子,颈动脉还在跳吗?”

    “呸!我又不爱相公堂子,干嘛要摸你脖子。”小郡王开了句玩笑,温柔地摸了摸秦北洋的颈动脉,“跳得厉害着呢。”

    “难道中医把脉也能诊断出肺癌?还是这王道士确有修真的本领?可以鬼眼通天,透视到我的胸口。”

    “若真能透视人间胸器,还不爽死他了!”

    小郡王指了指昏睡中的卡佳,毛毯下酥胸高耸。秦北洋勃然大怒,当即抽了他一个耳光:“别以为你是王公贵族,国会议员,我就不敢打你!”

    堂堂的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黄金家族的后裔,孛儿只斤·帖木儿,竟被秦北洋打得没脾气:“抱歉,北洋,以后我不跟你开荤笑话了。”

    小郡王带着脸上的五道印子而离去,徒留下秦北洋与卡佳两人。

    举起“极品仙丹”,秦北洋仔细观察,竟然极像史书上记载的“红丸”。

    明宫三大案之一“红丸案”。泰昌皇帝朱常洛刚继位便重病,鸿胪寺丞李可灼进献红丸取处女初潮经血,夜半第一滴露水及乌梅,煮七次成桨,再加红铅、秋石(童男童女尿萃取)、人乳、辰砂、松脂等物炮制。皇帝服用红丸两日后,暴毙。

    秦北洋将这四十五块大洋买来的“极品仙丹”,放到九色的跟前问道:“九色啊九色!人可服用否?”

    九色用镇墓兽的鼻子嗅了嗅,琉璃色眼球闪光,微微点头。

    于是,也是切了一小片“极品仙丹”,又用温水给卡佳服下。她的眉头紧锁,想来这仙丹的滋味不佳,但还是囫囵而下。她想要呕吐,却干呕着吐不出来,秦北洋搂着她,轻抚满头金色发丝,闻着她毛孔里散发的死亡气息。

    其实,卡佳闻到秦北洋身上也是同样气息。

    半小时后,她悠悠地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略微有了血色。她竟有力气抬起手,抓着秦北洋的脖子,给他一个微笑。

    “你一定要活下去。”

    秦北洋在她耳边呢喃,同时搂了搂九色的鬃毛,好像一家人。昆仑山,神女峰下,瑶池深谷之中,他中了伊万诺夫的一枪,行将毙命,是卡佳给他做手术,取出子弹。自己这条命是卡佳赐予的,他必须把她救回来。

    三天后,卡佳的精神好了许多,竟能自己坐起来,轻声唱起遥远故乡的伏尔加船歌。

    秦北洋不仅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还为她讲解壁画中的佛本生故事……

    天竺宝典国有三位王子,同到山中打猎,见一母虎与数只小虎,母虎饥饿难忍,欲食小虎。小王子摩诃萨青将二位哥哥支走,独自卧在母虎前。然而,饿虎身体虚弱,已无力撕咬猎物。王子又将自己刺伤,让母虎舔噬鲜血。待到母虎恢复力气,便与小虎一同吃了小王子。

    摩诃萨青王子死后升天,运用天眼,察遍地狱、饿鬼、畜生、修罗和人间五道,惊觉前生施舍给老虎一家的残骸,散落在山林之中,父母兄长痛不欲生。小王子立于云端,劝导亲人们不必忧伤,有生自有死。作恶者,下地狱;善行者,升天界。停止悲叹,修持善事吧。

    这位舍身饲虎的小王子,转世为释迦摩尼,最终修成正果。

    听完秦北洋用俄语讲述的故事,卡佳不禁叹息:“那位成佛的小王子,让我想起小康斯坦丁,寒风凛冽的贝加尔湖冰面啊,一定把我的小王子带去了天国。”

    次日天明,“极品仙丹”用尽,卡佳的病情再告恶化。

    秦北洋又跟小郡王借了大把银元,赶紧去找隔壁的王道士,问还有没有“极品仙丹”?

    看到这个“已死之人”,王道士莫名惊悚,两手一摊:“这位小爷,极品仙丹,乃是太上老君的炉子里炼出来的,哪能说有就有?若您实在急需,可付二十块大洋订金,再付二十块大洋路费,贫道可跑一趟天山,再用七七四十九天,给你炼一枚新的仙丹,可好?”

    炼丹要七七四十九天,加上往返怕是要三个月,卡佳早已腐烂了。

    秦北洋仰天长叹,正好撞上斯文·赫定与李隆盛。他们向王道士付了十块大洋,便入藏经洞参观。

    穿过甬道,墙上凿着一扇小门,对面有座禅床式低坛,端坐一身高僧像。背后壁画是两棵树,并画有侍女、比丘尼,树间挂着布囊与水壶。

    李隆盛指着旁边一块碑文说:“此人是晚唐河西释门都僧统洪?,藏经洞就是他的影堂。”

    密室堆满无数的经卷、绢画、刺绣、法器。主要有卷轴装、经折装和册子装,还有梵筐装、蝴蝶装、挂轴装和单张零星页等,俨然一座秘密图书馆……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