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姑获鸟之冬(一)
    不对这是画出来的天象图!

    东有三足金鸟象征日;西有玉兔象征月;中有灿烂银河,但绝非胡乱绘画,每一颗天体都有相对应的位置,远不止二十八星宿这么简单。

    琉璃火球在地宫中转了一圈,墓室中心有一尊石椁。有着精美的庑殿顶,中间两扇石门,各雕一名守门侍女。顶部刻着一对鸳鸯,张开羽翼,相向飞舞,说明棺椁里葬着一对小夫妻。

    而在破碎的石棺台阶上,竟然盘腿卧着一头鹿和一只猫。

    鹿。

    梅花鹿,明显已经成年,但头上没有角,应该是一只母鹿。

    秦北洋看到鹿头在转动,胸口微微起伏,双眼发出幽暗的光,眼眶里闪着一汪泪水……

    它不是雕像,也不是镇墓兽,而是一头活生生的鹿。

    猫。

    黑猫,不晓得多少年纪,黑得像一团炭球,黑得像一层地狱。

    那双闪闪发亮的猫眼,既像核桃仁,又像蓝宝石,难以形容到底是什么颜色?对了,宛如欧阳安娜的眼眸!

    它也不是雕像,更不是镇墓兽,一只活生生的猫。

    喵呜……

    黑猫叫唤了一声,带有几分警告。

    秦北洋陷入恍惚,这是在做梦吗?闯入武则天的孙女,永泰公主墓,结果撞上一头活鹿,一只活猫?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九色,这尊小镇墓兽的体内,不也有一头活鹿吗?

    倏忽间,石椁之中响起哭声。

    这哭声让人直起鸡皮疙瘩,即便是在地宫出生长大的秦北洋。

    棺材里的十七岁公主在哭?

    不,这年龄不是十七岁,也不是七岁,恐怕最多七个月了吧?

    婴儿的哭声……

    永泰公主的墓志说她“珠胎毁月”难产而死,难道这就是杀死公主又胎死腹中的孩子?中国民间所说的“鬼婴”?暹罗国妖术“古曼童”?

    这声音如此真实,就跟这头母鹿一样,绝对不是幻听!

    石椁的大门敞开了。

    秦北洋半蹲下来,掏出十字弓,借着琉璃火球的亮光往里看去……

    两扇石门之中,端坐一位美少女,正是刚才半人半鸟的怪物。她披散长发,裸露**,背后已不见了翅膀,身上也不再有一根羽毛。而在她的脚边,扔着一领缀满羽毛的袍子,依稀有翅膀的形状,又缺少了一小块。她已伤痕累累,胸口有被三眼铳打穿的三个洞口,还有被琉璃火球烧穿的痕迹。

    婴儿的哭声,就是从她怀抱中的襁褓发出的。

    秦北洋相信根本没有什么婴儿,襁褓空空如也,或者只是个假人,哭声是这个少女妖怪发出的。

    然而,半人半鸟的怪物,却在悉心照顾婴儿,轻轻拍打襁褓,将之暴露在幽幽的光线下。

    石椁中的婴儿。

    眼前不是幻觉,耳边不是幻听,真真切切的,如假包换的,一个小婴儿。

    七八个月大小,皮肤白皙粉嫩,双眼分外明亮,正好看到不速之客的秦北洋。

    刹那间,婴儿似乎认得他,不哭了。

    这是……再看半人半鸟的怪物,再看襁褓里的孩子。

    秦北洋的脑海闪过三个字姑获鸟!

    乾陵侧畔,永泰公主墓,姑获鸟镇墓兽。

    秦北洋恍然大悟,想起两年前的留日生涯,在京都嵯峨野,安倍晴明墓所背后的“妖怪博物馆”,看到过一只姑获鸟的标本或干尸。

    姑获鸟本是失去孩子的孕妇冤魂,穿上毛衣即为飞鸟,脱毛即为女子,常常偷窃别人的幼儿抚养,以至于会被误认为人贩子。

    永泰公主李仙蕙是难产而死,奉帝命为她建造镇墓兽的秦氏墓匠族,自然想起姑获鸟的神话。利用公主生前遗物种魂,造出这尊惟妙惟肖的姑获鸟镇墓兽。一千二百年来,这尊姑获鸟陪伴着永泰公主与驸马的遗骨,忍受着母子一尸两命的痛苦,思念着腹中未能出生的孩子。此墓多次被挖出盗洞,虽然盗墓贼都被姑获鸟消灭,却给了她逃出地宫,完成墓主人遗愿的机会就像传说中的姑获鸟,去偷窃人家的孩子来抚养。

    果然,秦北洋觑到地宫角落里,有无数小小的骨骸,分明是小婴儿的头颅骨,还有迷你型的股骨、胫腓骨、琵琶骨……

    姑获鸟本无害人之心,却造成别人骨肉分离,婴孩白白命丧地宫!这恐怕不是永泰公主在天之灵所愿吧。

    此时此刻,姑获鸟怀中的小婴儿,必是附近的农家孩子,最近刚被她偷窃到地宫抚养。

    “交出孩子!”

    秦北洋高声一喝,姑获鸟反而瞪圆双眼,发出恐怖的咆哮,一阵黑烟席卷墓室,让人不由得退避三舍。但他按捺住小镇墓兽九色的冲动,免得它在打斗中伤了孩子,正如投鼠忌器。

    不过,她的翅膀已为唐刀所伤,残破的羽衣被卸在地上,恐怕不会再有飞行能力。

    他独自匍匐着靠近姑获鸟,双眼柔和地说:“永泰!永泰!你可认得我?可认得我?”

    姑获鸟的目光变得疑惑,斜着脑袋,垂下发丝,仔细端详秦北洋的面孔。连带着她怀里的小婴儿,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似在说:哇,好眼熟呢。

    终于,姑获鸟不,是永泰公主李仙蕙,她认出了这张脸。

    她的堂弟,睿宗李旦第六子,终南郡王,李隆麒。

    刹那间,姑获鸟的脸上写满各种表情,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就差泪眼婆娑。同为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辈,一千两百年相隔,姐弟在幽冥之下重逢。

    “永泰,告诉你个秘密你已化作魂魄,往生西天极乐世界。”秦北洋用半生不熟的唐朝长安音韵说话,有几个字用了日语的“汉音”,他接着编了个谎言,“听我说,我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请将他还给我。”

    姑获鸟将信将疑,再看襁褓中的小婴儿。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眨着眼睛,又点了点头,同意了秦北洋的说法。

    秦北洋对孩子嘻嘻一笑,九色也同样地笑了。

    永泰公主墓的地宫深处,这其乐融融的气氛有些诡异了……

    于是,姑获鸟镇墓兽将小婴儿交到秦北洋的手中。

    这孩子非但没有哭,反而给了他一个笑脸。

    漂亮的婴儿,头发乌黑而柔软,脸型轮廓柔和,再看那双眼睛,必然是个小女孩。

    忽然,姑获鸟想起了什么刚才的决斗,正是秦北洋用唐刀斩断了她的翅膀。

    她再次目露凶光,伸出刀尖般锋利的指甲,冲向秦北洋的后脖子,要夺回手中的小女婴。

    九色伸出雪白鹿角,及时挡住她的指甲,救了秦北洋的性命。

    与此同时,一团琉璃火球,再次击中姑获鸟的胸口。

    这一回,怕是打中了镇墓兽的心脏灵石。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