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姑获鸟之冬(二)
    姑获鸟惨叫着摔倒在石椁中,倒在墓主人的木棺旁,奄奄一息。

    突然,孩子哭了!一双粉嫩莲藕似的小手,向着姑获鸟抓去,好像那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秦北洋从没抱过孩子,手忙脚乱地哄着她,低头看向石椁中的姑获鸟。

    终于,她恢复了正常的少女容颜,也许就是永泰公主李仙蕙生前的真容,她忧伤地看着秦北洋,看着貌似自己堂弟李隆麒的面容,幽幽地吐出几句话

    “奉天山兮茫茫,青松黛栝森作行,泉闺夜台相窅窱,千秋万岁何时晓?”

    这正是永泰公主墓志铭上最末的四句话,几乎是对十七岁夭亡公主悲惨一生的总结。

    然后,姑获鸟闭上眼睛,作为一尊忠诚的镇墓兽,结束了一千二百年的生命。

    九色向她低头叩首,并没有像对待其他镇墓兽那样,吞吃它们的心脏灵石,显然是对永泰公主存有一份敬畏之心。

    秦北洋微微叹息,抱着小婴儿往外走,却看到她伸手指着那头梅花鹿。

    只见地宫角落有许多草料,甚至有一堆掩盖鹿的排泄物的沙土。母鹿胸腹晃着两只鼓鼓的**,必是在哺乳期。姑获鸟是镇墓兽,不可能产生乳汁,而这婴儿如何在古墓里生存?就是吃这头母鹿的乳汁啊。

    姑获鸟想的倒是周到。她从山上抓一头哺乳期的母鹿回来,将它圈养在地宫后室,提供草料等食物,以便它的乳汁养活这小婴儿。

    怪不得这孩子声音响亮,面色红润,手脚都有力量,生命力旺盛得不得了。原来是吃鹿奶长大的,就像一头风驰电掣的小鹿诶!

    秦北洋想起父亲说过庚子年,自己刚出生在白鹿原时,娘亲就去世了,回北京的一路上,是一只母羊的奶养活了他。

    他看着小镇墓兽九色说:“如果她的名字跟你一样该多好!”

    尘埃落定,告别姑获鸟,告别永泰公主,秦北洋将女婴与梅花鹿都带出地宫.

    不过,还有那只黑猫,始终跟随在秦北洋脚边,眼巴巴张望襁褓里的孩子,不晓得它为何在这里?简单分析,得出三种可能

    其一,黑猫被姑获鸟从野外抓到墓里来陪伴小女婴,免得她孤单寂寞。

    其二,黑猫循着古代盗洞,自己钻入地宫,却不知如何钻出去?出现在此,纯属巧合。

    其三,黑猫原本就是唐朝永泰公主的宠物,作为陪葬品埋在地宫里一千二百年了!如是,便似古埃及的猫木乃伊!至于为何又活了?鬼知道!

    有一点可以肯定,黑猫本身就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正好与这唐朝古墓与姑获鸟还有母鹿的气质相配。

    这只猫,不一般。

    果不其然,小镇墓兽九色讨厌这只黑猫,总想喷出琉璃火球烧死它,但被秦北洋阻止。

    他们沿着墓道,拾级而上,将盗墓贼的尸体留下。再过一千年,考古队员们进来,也会像他发现五代宋朝的盗墓贼遗骨一样惊奇。

    最后,秦北洋猛吸几口唐朝大墓的气息,能帮自己多熬几天对付癌细胞。

    走出墓道口,回到大年三十的雪夜。还没来得及深呼吸,就发现坟冢四周全是火把,上百只明晃晃的枪口与刺刀对准自己。

    什么情况?

    九色刚要变身幼麒麟镇墓兽,就被秦北洋制止。他的怀里抱着小婴儿,绝不能伤及无辜。

    包围者身着蓝色的北洋军制服,还有马匹嘶鸣,估计是西北的骑兵。士兵们骂骂咧咧,想是把秦北洋当作了盗墓贼,正要开枪将其正法,背后响起一个响亮的声音:“等一等!”

    有个镶着少校肩章的军官,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牵着秦北洋的汗血马而来。幽神并不听话,不停地尥蹶子,四周人等纷纷让开。

    “这匹汗血宝马非同凡响,我想你不是普通的盗墓贼。”对方指着秦北洋的双眼,眯起眼睛说,“你怀里抱着什么?”

    “一个女婴。”秦北洋也拧着浓眉,借着闪烁的火把,打量那位年轻的少校,“远山?”

    “你是……”

    齐远山摘下军帽,仔细端详秦北洋的面孔……他俩上次分别,是在1919年夏天,北极冰海中的孤岛,维京人的陵墓,已相隔整整十八个月!

    在这十八个月里,无论秦北洋还是齐远山,都经历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两人的容貌也发生了许多变化,不再是弱冠少年,而已步入成年人的世界,比如娶妻“生子”的齐远山。

    去年夏天,他带着妻儿来到陕西,奉命筹建北洋政府陆军部驻陕西联络处,实为在大西北打入直系军阀的势力。齐远山选择在乾陵驻军,认定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陵墓,无论从地形还是风水看,都足以控扼关中平原,何况还能借助大唐帝王气。谁能料想?来到乾陵的第一夜,农历七月半,欧阳安娜的女儿九色,就被姑获鸟妖怪偷走,飞入中元节的茫茫黑夜。

    五个月来,齐远山和安娜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女儿。搜索范围从乾县全境,扩大到附近的五个县,然后是整个关中与渭河流域,最终是陕西全省。北到延安宝塔山,榆林长城外,东到黄河户口瀑布,西至秋风五丈原,南抵汉中定军山,到处留下他俩寻女的足迹。

    无数人劝他们放弃吧,这孩子被姑获鸟偷走,十有**已经夭折了。但安娜固执地相信女儿还活着,而且就在乾陵附近的某个地方,只是从未想过,居然会在古墓地宫之中。

    毕竟,欧阳安娜听说过姑获鸟,也知道镇墓兽,但没人会把姑获鸟与镇墓兽联想在一起。

    齐远山也没有放弃,反而加紧修建营房与工事,征召附近的农民参军,建成步、骑、炮多兵种混成的西北模范团。他堪称军事天才,办事效率奇高,带着从日本陆军学来的作风,训练出一支铁血强兵,保卫乾陵,监视西安,同时搜索失踪的孩子。

    除夕夜,齐远山与安娜都毫无过年的心情。夫妻关系徒有其名,两人平常都是分房睡觉。安娜房里始终留着女儿失踪时的摇篮床,坚信九色一定会回来。

    是夜接到通报,附近又有盗墓贼出没。齐远山尽管年轻,治军却极严厉,哪管什么春节过年,立即率队出营,前往四周巡逻。来到乾陵的陪葬墓之一,永泰公主墓,发现坟冢前有两个被打晕的盗墓贼。军队便守在墓道口外,等候盗墓贼出来一网打尽。

    此时此刻,齐远山紧紧抱住秦北洋,脸颊相贴,耳鬓厮磨,泪长流……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