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金井之下(一)
    秦北洋借着琉璃火球,抵近观看鲜艳夺目的画面,这是盗墓的军阀们无法带走的宝物。他看到壁画中的侍女与侍从。还有皇帝的卤簿车驾,虽然没有画出御车中的皇帝真容,但估计八成是个女人武则天。而在这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开头,有个骑着白马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头戴束发金冠,身披金色大氅,腰间佩着宝剑,胸口还挂着一枚和田美玉正是秦北洋胸前的那块暖血玉坠子。

    最重要的是,这位骑马的少年,显然是个皇亲国戚,容颜酷似秦北洋。

    或者说,是细皮嫩肉锦衣玉食版本的少年秦北洋。

    “这才是墓主人的真容?”

    秦北洋低头问九色,小镇墓兽微微颔首,跪拜在壁画跟前。

    整幅画气势逼人,细节惟妙惟肖,不同于外面墓道的壁画,更像出自大师手笔。角落中似乎还有字,秦北洋凑过去一看,果然找到了行书的落款。通常古墓壁画不会有落款,因为画者多是无名之辈,哪怕身怀绝技。辨认好久,他才看出三个字“吴道子”!

    果然是“画圣”吴道子的作品!

    他想起在三年前,北京房山云居寺的石经山洞窟中,刺客老爹向京城七大才子出示“云居四宝”。其中第二宝,就是吴道子手绘的终南郡王李隆麒像真迹,不就是壁画中的同一张面孔吗?还有同一枚羊脂白玉,只是尚未沾上血色的皮子。

    离开壁画,他们向地宫深处而去。阿幽看到玉石做成的围棋一副,还有木头象棋一副。秦北洋发现象棋上有个残局,显然是军阀们并不关心这个,以至于每个棋子都留在原本的位置上。

    “九色,这个残局是你下出来的吗?”秦北洋想起在北京圆明园的废墟,经常跟小镇墓兽一起下棋,“那么是谁跟你一起下的?”

    说到这儿,九色的琉璃色眼球又一片悲戚,他已用眼神传递了答案唐朝小皇子。

    墓主人躺在棺椁之中,怎么会跟镇墓兽一起下棋?

    听起来真是农村旧时候的闹鬼或尸变故事!

    也许是小皇子的魂魄附体,让九色得以左手与右手互搏对弈?

    秦北洋不敢多想下去,他发现地上散落许多古书与卷轴,有些甚至被人踩烂了,简直暴殄天物啊!盗墓的军阀只知道金银财宝,却不知道文字才是无价之宝。

    终于,他又看到了完整的文字,是在一块正方形的石碑上,开头镌刻几个隶书大字

    大周故终南郡王墓志

    接着是正文

    “王讳隆麒字幼明陇西成纪人也昔者龙光柱史弘道德于东周猨臂将军建功名于西汉武昭之经纶霸业奄宅瓜凉神尧之缔构皇基勃兴沃晋地灵钟秘天族蕃昌募瓜瓞于金柯表葭莩于玉茎王即大唐天皇大帝之孙今大周相王之第六子也……”

    不错,这就是唐朝小皇子的墓志铭,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孙子,睿宗李旦的第六子,终南郡王,李隆麒。

    秦北洋闭起眼睛,抚摸这块斑驳的石头,以及其中纵横交错的阴刻文。

    这是自己出生的地方,也几乎是娘亲殒命的地方在二十一年前,天崩地裂的庚子年,二十世纪的第一年,耶稣诞生后第1900年。

    白鹿原,节气小雪,秦北洋诞生在唐朝小皇子,终南郡王李隆麒的棺椁上。

    重新睁开眼睛,一度充当自己产床的硕大棺椁,连同棺椁里的少年墓主人,早已不见踪影。地宫最深处,只剩下一大块空白,还有原来盛放棺椁的石头台阶。

    秦北洋有些虚弱地坐倒,九色还在背后支撑了他一把。

    “上回我来到此处,就发现大墓底下变成了迷宫,任何盗墓贼进来,断然不会有活路。”聪明伶俐的阿幽也迷惑不解了,“可为何,小木这个杀千刀的,却能轻易地闯入地宫,打开小皇子的棺椁?”

    她却忘了小木为此丢失了一根手指头呢。

    “阿幽妹妹,你可知道四年前,军阀与小木掘开这座大墓的具体时间?”

    “听说是张勋复辟的同一日。”

    “民国六年,西元1917年7月1日!”

    秦北洋手边没有日历,只能根据现在的公历与农历对应,开始往回进行推算。从小在天津读书时就有这绝技,能在脑中快速运算各种数字,并画出一张张无形的表格。

    片刻之后,他已算出结果:农历五月十三日,丁巳年,丙午月,甲辰日。二十八星宿为“北方虚日鼠凶。”民间有云“虚星造作主灾殃,男女孤眠不一双,内乱风声无礼节,儿孙媳妇伴人床,开门放水遭灾祸,虎咬蛇伤又卒亡,三三五五连年病,家破人亡不可当。”

    可谓大不吉!

    难道这一日,地宫大门敞开?祸不单行,正好北洋军阀的溃兵来到白鹿原,被裹挟在军中的小木,被迫参与掘墓行动。军阀用马克沁机关枪,击倒了可怜的镇墓兽九色,盗走了唐朝小皇子的棺椁。

    “冥冥中的劫数?”秦北洋长叹一声,“就像李淳风《推背图》的预言?这座唐朝大墓,跟当今的中国命运一样,在劫难逃!”

    说着说着,他又走到棺椁原本所在的石头台阶上,忽然胸口的玉坠子剧烈灼热,几乎要把皮肤都烫焦了。

    秦北洋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不仅是胸口的和田暖血玉,还从脚底下升起一阵滚动的暖流就像十二年前,初次进入光绪皇帝的地宫,不小心坠入尚未完工的金井。那超强的能量,任何凡人都压不住,简直要鼻血狂喷。父亲还说过,坠入金井者,要么是真龙天子,要么是乱臣贼子!

    而今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吧!

    金井!

    所有陵墓的棺椁底下,都会有一口金井。这也是营造陵墓之初,风水师通过堪舆点穴,确定基本方位的坐标点。

    秦北洋一回头,无需琉璃火球照明,白鹿原唐朝大墓的核心,隐藏在棺椁台基中的金井,自下而上发出灿烂的光束,几近刺瞎眼球。

    他下意识地挡着眼睛,一步一顿地靠近,仿佛热流要撕碎衣服。不对,他的上半身本来就是赤膊,这是要撕碎皮肤的节奏。

    阿幽与九色,也悄然跟了过来。三个脑袋凑到炽热的金井跟前。就像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终于发现了一口甜水井。

    秦北洋听到金井中传来某种声音,就像他在地下世界漫游之时,科拉半岛超深钻井地下听到的地狱呼号!

    陵墓金井底下是地狱?这个逻辑可以给一百分!

    尼采说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秦北洋在凝视金井的时候,金井也在凝视秦北洋。

    金井之下,地狱变一般的惨叫呼号声中,秦北洋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秦北洋……秦北洋……秦北洋……

    茫茫天数,他诞生覆盖这口金井的棺椁之上;茫茫天数,他在二十一岁重返自己诞生的这口金井。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