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金井之下(二)
    他对着金井大声回应:“我是秦北洋!我从地宫而来!我要到地宫而去!”

    忽然,又一股奔腾的热流迎面扑来,仿佛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按住脖颈后的鹿角形赤色胎记,将他整个人拽入金井之中。

    “哥哥!”

    阿幽尖叫着伸手要去抓他,但秦北洋是倒挂坠入金井的,她只抓住了一个脚脖子。却没想到秦北洋坠落的力道十足,底下似乎有股强大无边的吸力,犹如地球轴心的磁极,犹如深海中的漩涡,让人根本无从抵抗。

    于是乎,阿幽也被一并拽入金井深处。

    看到秦北洋与阿幽都下去了,小镇墓兽九色也不含糊,它既已发誓要与秦北洋同生共死,何况又回到自己居住过一千二百年的老宅,便也纵身跳入这口金井。

    秦北洋、阿幽、九色。

    他们在金井中自由落体,就像二十一年前,从盗洞坠入白鹿原大墓地宫的秦氏夫妇。

    想要伸手往四壁去抓,却是空空如也无一物,宛如坠入的不是深井,而是深渊。秦北洋看到万丈霞光升起,犹如在天国学堂的高山之巅,云海苍茫,白鹤飘飘,苍穹宇宙,近在眼前……

    他在飞。

    他变作一只朱鹮,传说中的东方神鸟。柳叶羽冠,鲜红面目,细长鸟喙,悠悠地舒展雪白双翅,从白鹿原的古墓上起飞,背对神仙居所的终南山,面朝八百里秦川龙脉。

    还有一只朱鹮,体型却略比他小,似乎是一只雌鸟,向他发出呦呦的鸟鸣,她是阿幽!

    两只朱鹮飞啊飞,在天际自由滑翔,风托起全身的羽毛,见到一座无边无际的大城。这不是《圣经》里的巴比伦大城,却又胜过巴比伦大城数倍。他看到巍峨的城墙,十二座高大城门,六条通衢大道。纵贯南北的中轴线朱雀大街,衔接宫城的承天门,皇城的朱雀门,外城的明德门,将这座大城分成东西两部分。南北十一条大街,东西十四条大街,一百零八个里坊,如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硕大无朋又井然有序的棋盘格。

    这座大城滋养百万生灵,为汉长安城两倍半,明清北京城一倍半,君士坦丁堡的七倍,大食帝国巴格达的六倍,古罗马城的五倍!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中的第一大城——唐长安城。

    秦北洋与阿幽肩并肩飞翔,看到东市与西市,商贾云集,喧嚣升腾,反弹琵琶与胡旋舞齐飞,龟兹乐与菩萨蛮一色,南来北往的商旅,东来西往的僧人,从日本遣唐使到大秦景教的传教士,丝绸之路在此迎头撞上打了个结。长安中少年有胡心矣!

    朱鹮继续飞,掠过长安的外郭、皇城与宫城。他看到大明宫是北极星;皇城百官衙署是环绕北辰的紫微垣;外郭则是向北环拱的灿烂星河……

    此城的设计者,乃是隋朝宇文恺,大城有东西六条土岗横贯,酷似《易经》乾卦六爻。乾属阳,称九,六条土岗自北而南:初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上九。皇城之南四坊,以象四时;南北九坊,《周礼》九逵之制;皇城两侧外城南北一十三坊,一年有闰。唐长安城,实乃根据周易思想设计而出的惊天动地之杰作。

    丹凤门以北南北中轴线,依次为含元殿、宣政殿、紫宸殿、蓬莱殿、含凉殿、玄武殿……

    长安城制高点的龙首山上,乃是大唐天子的寝殿和便殿,北为后庭,太液池烟波浩渺。无数宫室之中,朱鹮飞入一间充溢龙涎香的大殿,幽谧的层层帘幕之后,响起一个女人的尖叫。然后是一声婴儿的啼哭。视线深入内室之中,卧榻上有个刚刚分娩的少女,她的美丽不可用语言形容,即便疼得几乎虚弱晕倒,仍然笑中带泪地捧起刚出生的婴儿。

    是个男婴。

    健康,漂亮,活力十足,哭得响亮。

    让两只朱鹮震惊的是,刚出生的血淋淋的男婴后脖颈上,竟有一对鹿角形的赤色胎记!

    一片明晃晃的烛光之中,侍女们给婴儿剪短脐带,沐浴擦身。

    又一群人来到宫殿,前呼后拥,好不气派。为首者是个头戴皇冠的中年贵妇,浑身珠光宝气,龙飞凤舞。她的面孔美艳动人,从不缺少男人的雨水滋润。她的双目有不怒自威的霸气,扫过之处,山崩地裂,寸草不生。

    女皇武则天。

    她欣喜地抱起婴儿,终于放下皇帝的尊严,就像奶奶亲吻小孙子,亲吻这孩子的额头。

    侍奉女皇的内舍人上官婉儿,已为她准备好了文房四宝。女皇欣然提笔,写下三个楷体大字——李隆麒。

    白鹿原大墓的主人,唐朝小皇子出生了。

    忽然,武则天看到敞开的窗台上,站着两只奇怪的朱鹮。上官婉儿说朱鹮乃是神鸟,实为小皇子降生的瑞兆矣。女皇却不以为然,指着秦北洋化身的朱鹮道:“此鸟直视朕之双目,大不敬,按律当诛之!”

    于是,侍卫们抽出唐刀,内官们张起捕鸟网,就要捉拿这两只朱鹮。

    秦北洋与阿幽展翅飞起,离开风霜刀剑的大明宫,掠过太液池水面,飞出长安城墙。他们飞啊飞,看到渭水,看到黄河,看到巍峨的秦岭太白山,最后又回到白鹿原。

    他们看到一片空前绝后的工地,上百万人如同蝼蚁般地劳作。被征伐来服徭役的农夫们,用简易原始的工具,搬运数万斤重的石头,各种形状的青铜与钢铁,还有巴山蜀水运来的金丝楠木。而在工地的四周围,有不计其数的营帐、仓库、工棚、要塞,还有死于工程者的坟墓与乱葬岗。

    就在工地的中心位置,也是白鹿原与终南山龙脉之首,平地挖出一口深井。

    这口井,犹如大地上的一只眼睛,阿幽般的眼睛,乌幽幽地仰望唐朝的苍穹。

    除了这只眼睛,还有一双犀利深邃的目光,镶嵌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脸上。此人面长额阔,衣袂飘飘,宽袍大袖,仙风道骨,白发三千丈,仰望苍穹的同时,也仰望到了秦北洋和阿幽。

    这人的双目爆射金光,伸出一只枯骨般的手,锋利的指甲直指两只朱鹮,同时一声高喝:“北洋来也!”

    化身为神鸟朱鹮,与阿幽并肩翱翔的秦北洋,飞临一千二百年前的白鹿原,翅膀优雅地驾驭气流,竟然惴惴不安起来。

    倏忽间,他的羽翼和鸟足被某种灼热气流抓住,阿幽同样陷入困境。苍穹上的两只朱鹮,不可抗拒地被拽向地面。

    工地的成千上万的民工们惊恐地目睹——两只白色大鸟如同两道白色闪电,一前一后,直直地飞入整个陵墓中心的金井。

    秦北洋在坠落,阿幽在坠落,两只朱鹮在坠落,历史在坠落……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