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太白山(一)
    民国十年,1921年,六月。

    暮色苍茫,进入一片飘满异香的山谷,飞瀑直下,清泉叮咚。秦北洋下马步行,到处是中草药的芬芳,低头随便挖掘几下,果然有柴胡、党参、当归、独叶草……

    阿幽一路导游:“这是药王谷,孙思邈在北周与隋唐之际,在此隐居采药,钻研医学药理,写成《千金要方》。”

    “据说孙思邈活了142岁,想必与这钟灵水秀的药王谷不无关系。”秦北洋却叹息,“再好的中草药,也难以治愈我的绝症吧。”

    天擦黑了,加之人困马乏,不宜上山。在药王谷中过夜,秦北洋点起篝火。

    小木被从白马的担架上放下来,依然牢牢捆绑手脚。阿幽在药王谷中信手拈来,采集了好多奇花异草,都是上等的疗伤外用草药。她解开小木右大腿的绷带,用新鲜草药敷在创口上,可以消毒避免化脓,从而保住这条腿。

    重新包扎绷带的同时,小木发出尖利的呻吟,新鲜草药带来的灼痛终于将他唤醒。

    秦北洋给他喂了两口水,又让他吃了两块大饼,以及药王谷中的野果充饥。

    “多谢……”

    小木喘息着看着他,那张酷似小皇子长大后的面孔,但当他看到阿幽黑洞般的双眼,立即吓得魂飞魄散。

    “为什么不杀我?”他又看到迈克尔那张黑人面孔,以为是见到了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还是我们已经死了?”

    “你会活下来的。”阿幽冷冷地说,“我问你借一样东西用几天。”

    “借什么?”

    “你的命。”

    小木再度面色煞白,阿幽捏着他的鼻子,又强行给他灌入一包药粉,逼迫他和着水吞下。

    转瞬间,小盗墓贼的面孔涨得通红,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别怕,你不会变成哑巴了,但在七天内将无法说话。还有,你的手指头也无法动弹。这样大家都可以安静几天。”

    阿幽说罢,小木瞪大双眼,又无奈地闭眼,控制不住而沉沉地睡去了。

    秦北洋远离阿幽身上那一包包药粉,皱着眉头问:“你让小木暂时失去说话和写字的能力,是不想让他暴露自己的身份?”

    “不,是不想让他暴露我们的身份。”

    “嗨……不要再说这些无趣的话题了吧。”

    迈克尔提醒了一句,他从大木箱里取出一把吉它,对着篝火弹奏起蓝调blues,伊呀呀呀地唱起美国南方的黑人歌谣。

    虽然,一句歌词都没听懂,秦北洋却单纯地觉得好听,阿幽不由自主地打起节拍。一曲终了,秦岭仿佛成了阿巴拉契亚山脉。

    “迈克尔,你是怎么学会说中国话的?”

    秦北洋问了一句,“天使”迈克尔放下吉它说:“我是个杂种。我妈是新奥尔良的妓女,她说我的爸爸可能是古巴人,也可能是墨西哥人,甚至可能是中国人。在我十岁那年,缅因号在哈瓦那爆炸,而我妈得了梅毒死了。我从路易斯安那流浪到了西部,又翻越新墨西哥的沙漠,来到了加利福尼亚。在旧金山,有对中国夫妇收留了我。从此,我有了一个中国爸爸和一个中国妈妈。他们是来美国修铁路的华工,铁路造完了,就在旧金山开洗衣店。”

    以上,迈克尔大部分说英文,小部分夹杂中国与西班牙语,秦北洋只听懂了一小半。

    “所以,你学会了中国话?”

    “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洗衣店变成了废墟。有伙白人趁火打劫,射杀了我的养父母。我跟他们搏斗,我的肚子中了两枪,杀死了一个混蛋。法官判处了我十年徒刑!”

    “我听说,按照美国人的法律,正当防卫杀人是无罪的。”

    “我是黑人,我的养父母是中国人,而我杀死了一个白人。在白人组成的陪审团面前,这就是我的罪!”

    迈克尔掰断了一根树枝,扔进燃烧的篝火堆,劈啪作响。

    “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改变的。”

    “我在监狱里学会了很多东西,跟我同一个监房的,有一个魔术师,还有一个职业杀手,他俩教会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两项技能。在我服刑的第三年,我再也忍受不了狱警对黑人的虐待。我杀死了一个狱警,越狱了!从此以后,我改换姓名,在美国大地上流浪,到处表演魔术维生,顺便做了个职业杀手。我杀过的人,比我大变过的活人还多。但又一种人,没人支付报酬,我也会杀了他们……”

    “什么人?”

    “三k党。我成为了美国排名第一的刺客,加入了刺客联盟。全世界的顶级刺客,都知道天使迈克尔,或者说魔术师迈克尔。”

    迈克尔回头看着阿幽,居然说出两句广东话,因为他的养父母都是广东台山人——意思是阿幽在巴黎救过他的性命,他当然要报答阿幽的救命之恩!

    说罢,迈克尔钻进树洞,鼾声如雷……

    秦北洋这才得空低声说:“阿幽妹妹,我可是被你绕晕了。我原本在白鹿原,为唐朝小皇子守墓,为何又跟你来到这太白山上?”

    “哥哥,这就是命呢!”

    秦北洋拍了拍大腿:“哎呀!我这是又着了你的道儿!”

    “不,我带你回家。”

    “家?”秦北洋纵声笑道,“自从我出生之后,便是颠沛流离。除了九岁以前在天津德租界,跟着养父母过了几年好日子,余皆不知家为何物也!”

    “太白山,就是你的家。”

    秦北洋听出她的话外有音:“难道说,太白山上,有古墓?有镇墓兽?”

    “有。”

    “莫不是……太白山,就是你们刺客的老巢?刺客联盟——远东大圣殿?”

    “不错。”

    秦北洋心中叫苦不迭,岂非自投罗网,羊入虎口?

    “难道——你不想再见着唐朝小皇子了吗?”

    话音未落,九色的双眼也亮了。不错,上一回在东三省,秦北洋被刺客们截住,阿幽就提出要带他上太白山。

    “我想!九色更想!”

    他搂着小镇墓兽的赤色鬃毛,遥望天上的星辰。

    “哥哥,谢谢你能和我说那么多话,又跟着我来到太白山。”

    山上夜寒,阿幽把头靠在他肩上,在耳根边吹气如兰。篝火的光焰射在她的脸上,竟有几分诱人之色。秦北洋不知该如何应对,闻着十八岁女孩头发里的气息,好像回到十二年前,光绪帝陵地宫旁的密室中,中国人十二生肖整整一个轮回,那个被老太监盛装打扮即将用水银毒死的童女……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