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魔术晚会(一)
    假扮成贵妇人的阿幽故作惊慌道:“那还了得?”

    “幸好,过去数十年间,历经太白山的两代人,我们已小有所成。”阿海脸颊上的疤痕,在太阳下熠熠生辉,“我计划重建刺客联盟,将分布在全世界一团散沙的刺客兄弟们,再度团结为一个整体,设立八条法度与十五条誓文,严明铁与血的纪律。”

    “您要重现阿萨辛的辉煌?让太白山成为第二个阿萨辛的天国花园?”

    阿海按住腰间的匕首:“阿海自少年时起,听老师讲解阿萨辛的壮阔历史,便有此雄心壮志。新一届的刺客联盟世界大会,我将向工匠联盟全面宣战……”

    “一将功成万骨枯!恐怕又要牺牲不计其数的生命?”

    “很遗憾,古往今来的历史,就是这样写成的!”

    阿幽故意问了一句:“听说上次刺客联盟世界大会,在巴黎地下墓穴,已选出阿萨辛的继承人,金匕首的主人,刺客联盟的领袖——竟是一位中国少年,好像叫……秦……”

    “秦北洋!”

    阿海说出了答案,咬牙切齿,右脸颊上的刀疤,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

    “林娇娥”身边的秦北洋,伪装成德国人的模样,听到自己的名字,禁不住心头狂跳,心想阿幽又是在唱哪出?就不怕当场穿帮吗?

    装扮成贵妇人的阿幽继续撩拨道:“阿海大人,您是要请他出山吗?”

    太白山的新主人面色阴沉,言不由衷地回答:“哦……这两年来,我一直在苦苦寻觅这位少年,毕竟他是刺客联盟名义上的领袖。只可惜,天妒英才!听说一年前,他已死于中国新疆省的沙漠了!”

    秦北洋听得几乎发抖——阿海先说阿幽死了,又说秦北洋死于沙漠……殊不知,这两个在他口中的鬼魂,正活生生站在他面前呢!

    阿幽心领神会道:“真不幸啊!我会把这个消息,传给刺客联盟的兄弟们。下一届刺客联盟世界大会,将选举出新的阿萨辛的继承人。林娇娥将推举阿海大人,继承阿萨辛之位。”

    迈克尔应声附和,最后是秦北洋用德语说:“秦北洋已死,阿海当立!”

    “这……阿海何德何能?担负如此重任?”

    他居然在刺客联盟的“代表们”面前谦虚起来。

    阿幽如同劝进袁世凯称帝的杨度之流,厚着脸皮说:“阿海大人,谁成为太白山的主人,就有资格成为阿萨辛的继承人,统领全世界的刺客,复兴刺客联盟的火种就是您啊!”

    “既然如此,阿海也是责无旁贷!定将舍得一身皮囊,为刺客联盟赴汤蹈火!”阿海大笑道,“这也得承蒙三位的提拔啊!”

    阿海说到这儿,摸了摸担架上的小木,又看了九色一眼——这头小镇墓兽,已被打扮成了南美洲羊驼的模样。

    “请问三位,这头骨骼清奇,器宇轩昂的牲口,又是何方神圣?”

    “这……这……这……岂能用‘牲口’二字形容?”阿幽为九色打抱不平了,“此乃南美洲人顶礼膜拜的神兽,行走于秘鲁高山之巅日行千里的良驹,学名大羊驼,又称猊马是也!”

    “猊马?”

    “狻猊之猊,骏马之马!”

    阿幽给神兽羊驼现编了一个大气磅礴的名字,却让九色无奈地白了白眼。

    “好名字啊!”阿海已经着了道儿,“请问这头神兽派作何用?”

    “这是我的魔术道具。”

    迈克尔难得说了一句中国话。

    阿海喜笑颜开:“‘天使’迈克尔的大名,可是在刺客联盟如雷贯耳,我听说,你既是美国一等一的刺客,也是最顶尖的魔术师!今晚,我将在大殿之中,宴请三位贵宾。尊敬的迈克尔先生,不知能否为中国刺客界的精英们,表演一台魔术秀?”

    “好啊!”迈克尔摸着九色的羊驼脑袋,“我也技痒,今晚,正好在阿海大人面前献丑!”

    太白山上,穿过荣光大殿,背后就是一片悬崖。犹如敦煌莫高窟,崖壁上开凿许多洞穴与窗孔,加上整座山崖都被人工打磨过,看上去就像欧洲中世纪的城堡。

    代表刺客联盟前来拜访的三位贵宾——德国第一刺客阿道夫·卢森堡、南洋第一女刺客林娇娥、美国第一黑人刺客“天使”迈克尔,加上南美神兽大羊驼“猊马”,被引入一间装饰华丽犹如殿堂的洞窟休息。

    今晚,荣光大殿即将大宴宾客,迈克尔要准备一场大型魔术表演,祝贺太白山的新主人阿海登基。

    洞窟里的灯光分外明亮,不逊于现代世界的电灯。秦北洋解开几盏灯罩,发现是秦始皇地宫中的鲛人油脂。他不敢摘下假胡子与头发,确认外边并无人监听。

    阿幽说:“这个房间没有机关,我等可以放心说话。”

    迈克尔与九色走出房间,守候在门口。

    秦北洋低声问:“你将小木送大礼给了阿海。但愿小木还活着,但愿不会穿帮。”

    “放心吧,在阿海眼中,小木就是块宝贝疙瘩。他哪里舍得让小木死呢?哪怕一年前,小木差点一锥子刺破他的心脏。”

    “三个月前,阿海叛乱了?”

    她哆嗦着点头,仍保持中年女人的音色:“我不适合当刺客们的主人啊。若我心肠再狠一点,早在半年前就除掉阿海,便不会有今日之祸——他是潜伏在刺客内部的野心家,不仅贪恋太白山主人的宝座,也对沙俄黄金虎视眈眈。”

    “你们把五百吨黄金运上了太白山?”

    “是的,就在太白山!但被我藏在一个绝密所在。至今,阿海仍在掘地三尺,却还未找出黄金的影子。太白山是不可能从外部被攻破的,每次灾祸都来自堡垒内部。我原以为,太白山是一片净土,刺客们保持着森严的戒律和忠诚。其实,山上早已被俗世的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所污染。阿海秘密结党营私,勾结了一批属于他的人马。”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秦北洋想起杀父仇人,“刺客老爹呢?他也叛乱了?”

    “不,他是老臣,忠心耿耿。只可恨,阿海在食物与饮水中下毒。太白山,不但成了一片刀山火海,也成了一片尸山血海。叛乱者飞檐走壁,上下翻飞,使用快枪与弓箭。杀人者,动如脱兔。被杀者,却是静若处子。老爹与‘镇墓兽猎人’老金一同被俘虏。其余人等,要么被囚禁在地下,要么被迫服从阿海,比如‘天国学堂’的孩子们。”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