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魔术晚会(三)
    “升天祭?”

    大殿打开,众人移驾到小广场。太白山,月色大好,四角点起亮如白昼的鲛人灯火。

    秦北洋看到木桩上绑着个少年,全身**,暴露下体。另有两人穿成清朝服装,摆开几十把各种型号的小刀。

    这是刑场?迈克尔摸不着头脑,伪装成贵妇人的阿幽默不作声。

    所有人面朝少年而跪,包括阿海,默念悉悉索索的祈祷词……

    第一刀,刽子手割开少年的左胸,然后是右胸,两块胸口血肉淋漓,看得人眼皮直跳。

    莫不是“千刀万剐”的凌迟酷刑?

    此刑始于五代十国,辽朝定名为“凌迟”,又称“寸磔”。许多历史人物都死于这种酷刑。清朝将凌迟发展为一门“艺术”,从胸口开始,再是下体、大腿,手臂、小腿,体内各处脏器……无论男女在光天化日之下,**着忍受锥心之痛,活生生看着自己被一点点肢解,不仅是**折磨,更是精神摧残,最后刺破心脏,枭去首级。若提前一命归西,就是刽子手的大过失。残骸放入箩筐公开出售,老百姓相信用凌迟处死的人肉,可配制成疮疥药或上等的药引子……

    眼看两个清朝刽子手,又将少年的下体慢慢割去,广场上血流成河。跪着的刺客们,上到阿海,下到少年中山,面容悲伤,嚎啕大哭,却无一人敢于站出来。

    秦北洋正要爆发,手腕却被阿幽死死扣住,“林娇娥”的目光分明是“沉住气!不要轻举妄动!”他正在扮演德国刺客,过去若干次因为莽撞而坏事,只得压抑住怒火。

    月光下,凌迟的速度加快了。刽子手向大家展示皮肉与器官,甚至送到秦北洋面前,才发觉并非人肉,而是新鲜的牛羊肉,以及牛心羊肺等等。再看少年犯人的两个眼珠子,就是黑色的玻璃球。脖颈跳出许多弹簧和发条。原来是个假人!就像秦北洋在“天国学堂”的最后一场考验,王母娘娘的七仙女。

    阿海向客人们解释:“几位贵宾受惊了,每年今日,我们都要举行‘升天祭’,纪念缅怀五十多年前牺牲的一位少年。没有他的牺牲,就没有如今的太白山刺客教团。”

    秦北洋扫视着广场上聚集的刺客,已给他们贴上“疯子”、“死变态”、“杀人狂”的标签!

    两名刽子手脱下清朝服装,将假人少年凌迟处死的现场收拾干净,只是残留一股血腥味。

    升天祭过后,“天使”迈克尔的魔术表演开始了。

    “林娇娥”与“阿道夫·卢森堡”给魔术师做助理,现场搭建起大变活人的铁笼子,只是用一块红布笼罩着。

    太白山上从未表演过魔术,刺客们兴趣盎然地盘腿坐下,观赏来自美国南方的黑人魔术。阿海捂着右脸伤疤,端坐在一张长条桌后,颇有王者之风。

    云海上,星空灿烂无垠,宛如神仙遗落的银河。一颗火流星缀着长长的尾巴划过,犹如火柴短暂点亮星空,又转瞬而逝。秦北洋胸口的和田暖血玉坠子热了,小时候,听说天上有流星划过,地上就要死人了……

    突然,太白山上响起了美国的爵士乐,迈克尔从大箱子里取出一个留声机,使用蓄电池提供电力,立刻营造出一股美国乡村露天电影院的氛围。

    这位号称“天使”的黑人刺客,穿着亮晶晶的演出服。举手投足之间,绝对有大明星的台风。他先表演了几个小魔术,把扑克牌玩得滚瓜烂熟,刺客们杀人都是好把式,魔术却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迈克尔又让每个人心里想一张牌,然后写在纸上,居然每一个人都蒙对了,这就是所谓的“心理魔术”。他那双灵巧的手,不时变出苹果、香蕉、钢笔、打火机,甚至一对鸽子。他还特别懂得幽默搞笑之道,配合着音乐摆酷,激起刺客们掌声一片。

    不过,这些近景魔术都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大餐来了,迈克尔揭开铁笼子上的红布。向大家展示其中空空如也。但这铁笼子上下左右都是铁板,唯独正面是铁栏杆,这也是魔术的窍门。但他又特地把手穿过栏杆,表明其中并无玻璃等等机关。

    而这“大变活人”的活人,只能由“林娇娥”代替。如果是在美国,必是丰乳肥臀的金发碧眼兔女郎,而这位南洋第一女刺客,年轻时想必也艳绝群芳,如今徐娘半老,依旧风情万种。她像个跑江湖的女卖艺人,将娇小的身体蜷缩入铁笼子里。

    迈克尔重新将红布笼罩住铁笼子,故弄玄虚地摆出各种pose,表情夸张地看着刺客们,仿佛发生了某种神秘的变故。刺客们都是眼尖的家伙,一个个盯着铁笼子,想看看“林娇娥”到底去了哪儿?

    留声机已经关闭,秦北洋在旁边敲打一只铁皮鼓,不断转换着鼓点节奏,加大表演的紧张感。就连阿海也目不转睛,全然沉浸在大变活人的悬念之中。

    终于,“天使”迈克尔揭开铁笼子上的红布。

    “林娇娥”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只幼麒麟镇墓兽。

    九色回来了。不再是南美洲神兽大羊驼,而是雪白鹿角,青铜鳞甲,赤色鬃毛,吐出一团琉璃火球,超出每秒一百米的速度,如同彗星袭月,白虹贯日,仓鹰击于殿上,冲向直线距离十五米开外的阿海。

    太白山上的第一次魔术表演,其实是专诸刺王僚的鱼肠剑,荆轲刺秦王的图穷匕见。

    这也是阿幽精心策划的方案,以刺客的方式刺杀刺客阿海,完成最后一击之人,不是任何刺客所能胜任,唯有独一档存在的小镇墓兽九色。

    琉璃火球在飞,电光火石之间,从九色的嘴巴,到阿海的双眼,只需飞行0.15秒……

    秦北洋心中默念:去死吧!阿海!十二年前,天津徳租界的大仇,今夜得报。

    倏忽间,不可思议的情景发生了——琉璃火球竟然中断,就在阿海的鼻尖处,仅仅差之毫厘。

    秦北洋看到了一条蛇。

    恶龙般的大蛇,从阿海座椅背后钻了出来,吐出尖锐分岔的蛇信子——蛇乃至阴至柔之物,九色则是至阳至刚的火麒麟。蛇信子以柔克刚,以阴克阳,正好打断了琉璃火球。

    小镇墓兽九色不甘示弱,吐出第二串琉璃火球,只可惜“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条大蛇保护着阿海,蛇头高高弹起,粉红色的细舌头,竟在半空打了个转,如同神鞭“啪”的一声,带着腥臭浓稠的黏液,再次打灭琉璃火球。

    九色傻了,秦北洋也傻了,这是幼麒麟镇墓兽遇到的最大克星。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