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天上墓穴(一)
    骑鹤飞行。

    白鹤振翅高飞,再度穿破云层,向着山巅,向着苍穹,劈开空气与风的阻力,将秦北洋与九色抛到一根粗壮的树枝上。

    树枝长满分岔的枝桠,还有茂盛坚硬的松针。撞击力让树枝迅速下垂,几乎断裂为两半,却在最低点重新弹起。秦北洋被高高抛起,这才慢悠悠地落在一株迎客松上。

    他还活着。

    这株横亘于悬崖边缘的迎客松,如一双横空出世的大手掌,将他拦腰托住。九色同样惊恐地抱住树干,折断的鹿角又长出来了。万年老松树的身段,竟如小女孩柔软和谐,面对高空坠物的强大冲力,先被折弯,然后弹起,像狂风中的竹子,摇摆而不倒,上善若水,以柔克刚。如果以硬抵硬,要么秦北洋粉身碎骨,要么松树拦腰折断。

    他仰头看着仙意盎然的白鹤——如同宋徽宗笔下的仙鹤镇墓兽,拍打翅膀,悬浮半空。

    “鹤兄!鹤兄!多谢你救命之恩!来日若有机会,秦北洋必将报答。”

    白鹤不以为意,围绕迎客松飞了一圈,栽入悬崖下的云层,宛如弃世修行者无影无踪。

    秦北洋对着苍穹大口喘息,身上扎满松针,如同一只刺猬。想起两年前的地心游记,攀登过地下的世界树,他对爬树可是得心应手。

    哎呀,唐刀丢了!

    可惜啊!父亲留给他的礼物,安禄山的陪葬品。唯独十字弓,还挂在自己的背带上。

    万仞绝壁的迎客松上,秦北洋拔去身上松针,只要九色还在,世界就还在。

    可是,阿幽在哪里?

    他忧心如焚起来,小镇墓兽吐出琉璃火球,照亮附近崖壁——迎客松孤零零长在悬崖石头缝中,前后左右没有树木,也无藤蔓,只有光秃秃的岩壁。

    至于底下,深不可测,犹如尼采的深渊。

    秦北洋躺在迎客松上,腾云驾雾一般,困顿地沉沉睡去……

    醒来之时,悬崖上已是万丈红光,却唯独看不到太阳。几千里苍茫云海,尽在脚下奔腾流转矣。也看不到山顶,仿佛腾云驾雾。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风景,万丈刀削的雪白悬崖,山间猴子家族嬉戏,一线天的瀑布垂落,似乎还有古代苦行僧的洞窟。

    秦北洋看到一只黑白相间的野兽。体型臃肿圆滚滚,像只毛茸茸的大狗熊,却如飞檐走壁的侠客。圆脑袋,乌黑眼眶和耳朵,黑色四肢和胸口,其余全是白色,几乎看不清尾巴。

    难道……这就是法国生物学家所说的生活在中国西部的古老物种——猫熊?

    秦北洋向猫熊大声呼喊,表示人类的友好。但这猫熊却被他吓得不轻,立刻攀援岩石消失。想必猫熊也是上古残留的神兽,在这人迹罕至的太白山,恐怕是神兽们最后的避难所。

    正思量间,头顶垂下一个黑影,同时响起中气十足的声音:“秦北洋!”

    他惶恐地坐在树干上,几乎坠落深渊。对方是个年迈的老婆婆,满脸皱纹,黑布裹头,圆领长袍,衣襟左衽,仿佛穿着寿衣。

    “孟婆!”

    秦北洋认出了老婆婆。

    三年前,长达整整一百天的梦——眼前的这张面孔,站在奈何桥头,喂他喝下浓汤的孟婆。她站在迎客松上,白发在云中缭乱,真是神仙景象,你说她有一千岁,秦北洋也信。

    左衽的老婆婆伸出手,秦北洋却有些疑惑,不知是敌是友?但他看到孟婆的双眼,浑浊的眼角膜,饱经风霜的额头,却让他无法设防。他靠近孟婆,被她搂在怀里,就像老奶奶对小孙子那样。

    北洋的声音都变得稚嫩了:“婆婆!我才知道,太白山,就是天国学堂,也是刺客们的巢穴。”

    “北洋,我已在洞中闭关整整三月,没人能找到我。”

    “您知道昨晚的事儿吗?我们来行刺阿海,可惜失败了!阿幽还活着吗?”

    “是,她活着。”

    秦北洋长出一气,眼眶已湿:“婆婆,救了我们性命的白鹤,也是被您放出来的吗?”

    “嗯,仙鹤祥瑞长寿,此物可比我老多了……”

    “请受秦北洋一拜!”

    “昨晚,我已见到拯救天国之人。”孟婆看向茫茫云海,指着他的鼻子,“北洋,你斩杀白蛇镇墓兽,就像汉高祖刘邦斩白蛇——你就是我在太白山上等待了五十年的那个人。”

    “什么人?”

    秦北洋心底闪过十二年前,自己第一次沾染过地宫金井之气,父亲说过的话——

    要么是真龙天子,要么是乱臣贼子。

    “不可说。”孟婆却卖个关子,将绳索缠绕在秦北洋身上,“我来救你上去。”

    “好,我们去救阿幽,去救太白山。”

    “可我怎么上去?”

    “你忘了修行的刺客道轻功了吗?”

    大把年纪的孟婆身怀绝技,健步如飞,攀上迎客松,又似走钢丝踩过细细的树枝,山风呼啸而过,如同在细绳子上翩翩起舞。秦北洋想起“梦”中修炼,老婆婆现身说法,出其不意地腾跃,飞天入地,让人无从防范,不但有助于动如脱兔的刺杀,也能帮助刺客逃离现场,方才配得上“彗星袭月”。秦北洋气沉丹田,站在松树枝上如履平地,竟然一飞冲上两三丈。怕是在悬崖坠落的惊险过程中,得到白鹤君的某种加持,领悟了鸟类驾驭空气之道。

    九色跃跃欲试,却无法像孟婆和主人那样,顺着岩石缝隙攀援腾跃而上,宛如悬崖上生活的猴子家族。

    不过,山顶垂下一根粗壮的绳索,秦北洋将九色全身牢牢捆绑,犹如乘坐电梯,随着绳索扶摇直上,白日飞升,穿越数片云层……

    数百米后,接近山巅,狂风袭来。绳索在悬崖绝壁之间停住,藤蔓中露出个洞窟。孟婆轻巧地跳进去,拽着秦北洋与九色也上来了。

    深呼吸,闻到坟墓的气味,霎时间,神清气爽……

    秦北洋又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梦,似乎“鬼面具”老师带他来过这里?脑中的记忆与眼前的景象互相对照,竟然纹丝不差——迎面是个墓室门。两扇汉白玉石大门,雕刻仙鹤飞入群山,日月沉入云海,正是这天国山顶的奇观。

    “婆婆,您就是在这里闭关修行的?”

    孟婆不答,来到一座墓室门前,

    秦北洋运用墓匠族的手艺,轻松将门打开。

    刹那间,数十支箭矢迎面飞来,直取他的双眼……

    孟婆拽着他趴下,头顶嗖嗖冷风,箭矢齐齐扎入背后地砖,深入达到三寸。若是反应再慢半拍,当场就会被戳成刺猬。

    不错,这就是三年前,鬼面具老师带他夜游的“天上墓穴”。

    连续穿过三道墓室门,秦北洋心领神会,与九色踮着脚步,穿过最后一道门,隐藏于石壁下的阴影中。

    终于,眼前展开一片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地宫——

    犹如光的海洋,秦北洋被刺得睁不开眼,头顶似乎飘过白云,脚下流淌江河大海,背景也是这座重峦叠翠的群山……

    他这辈子出生在地宫,成长在地宫,却从未见过这么伟大与豪华的地宫。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