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天上墓穴(三)
    这句话旁人都听不到,却被数十丈外的秦北洋听出来了接触过白鹿原大墓金井下的封印,视觉与听觉都大为增强,能听清很远却细微的声音。

    秦北洋正要喊出一个“不”字,却听到阿海高声说:“阿幽,你若不从我,我就一个个杀光这些人……”

    不等回答,阿海使了个眼色。他的手下随意抓起个被绑的男人,拖到地宫边缘的一个洞窟前,塞入铁栏杆的缝隙。

    秦北洋看得真切洞窟中露出一只穿着明光铠的恶魔,身体却是豺狼虎豹,闪闪发亮的金属光泽,分明是一尊具有唐朝风格的镇墓兽。

    依然效忠天国的男人,犹如古时候献祭的牺牲者,被镇墓兽的利爪疯狂撕碎。一节节骨头断裂,关节撕碎,鲜血喷溅,以及临死前的惨叫声,如同音乐会的鼓点,刺痛每一个被俘者的耳膜……

    看到镇墓兽监狱里中的人肉盛宴,小镇墓兽九色按捺不住了。秦北洋牢牢压住它,不要发出任何动静。

    他看到阿海的背后,那头粗壮的青牛镇墓兽,正在不断发出轰隆隆的机械声响,怕是也对牺牲者们垂涎三尺。九色若是硬闯下去,恐怕绝无胜算。

    地宫之下,阿幽悲伤欲绝摇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嘴唇皮已被自己咬破,鲜血顺着嘴角流淌。十八岁的脸上,竟然鲜血梅花般艳丽。

    紧接着,叛徒们又将三个被俘者扔入三个不同的洞窟,据说分别是春秋五霸的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的镇墓兽!

    不消片刻,三个人就被东海齐国、北方晋国、南方楚国撕成了碎片。

    第五个牺牲者,刚刚送到洞窟前,铁栏杆里响起晋王李克用的镇墓兽狮子吼,当即吓作一滩烂泥,跪在地上求饶:“阿海啊!我们好兄弟呢!您是天纵英才,武功盖世,火眼金睛!您终于拨乱反正,拯救了太白山,拯救了中华民族!您是太白山的新主人,天国的新首领,刺客联盟的新领袖,阿萨辛的继承人,打倒工匠联盟的大英雄,阿海万岁!万岁!万万岁!”

    “软骨头!去死吧。”

    于是,这位死到临头服了软的歌功颂德者,被塞入镇墓兽的血盆大口,惨叫声中混合着叫骂声,诅咒阿海必下十九层地狱……

    当阿海准备挑选第六个牺牲者时,阿幽突然站起来:“阿海,我嫁给你!”

    所有人满面诧异,老金刚想说什么,就被破布塞住了嘴巴。

    “阿幽,你可当真?”

    带着蜿蜒刀疤的刺客之脸,凑近十八岁的少女肌肤。

    “只要你放过这些人,让他们活着离开太白山……”

    “好,送他们出去。”

    阿海嘴上虽这么说,恐怕心里却在盘算将这些人抛下悬崖,也算是履行承诺,送他们“下山”。

    “我要亲眼看着他们下山。”

    阿海皱起眉头,环绕阿幽一圈,嗅着少女的体味:“那你今日就要嫁给我。”

    “今日?”

    “更准确地说,就是现在!”

    阿海嘴角微微一笑,牵着阿幽的胳膊,走向地宫中央的秦始皇巨棺。

    无论在《秦氏墓匠鉴》,还是北大历史系的课堂,抑或“天国学堂”的“地宫道”修行,都会提到“黄肠题凑”“黄肠”,就是去皮后的柏木,颜色淡黄而得名。《吕氏春秋》有言“诸养生之具,无不从者。题凑之室,棺椁数袭,积石积炭,以环其外。”

    秦汉帝王椁室用黄心柏木枋层层平铺叠垒,一般不用榫卯,更像堆墙头;木头皆内向为椁盖,与同侧椁室壁板垂直。若是墓主人复活,从内侧观看四壁,只见枋木端头,犹如屋檐四垂,是为“题凑”。天子以下诸侯、大夫、士也可用题凑,但只能用松木。除非天子特许,诸侯王和重臣方可用黄肠题凑。

    至于,秦始皇万年长眠之棺椁,无疑是史上最宏大的黄肠题凑。

    “那就是我们的新房!足够气派吧!”阿海将她一把抱起,像抱起一条出水的大鱼,“请把那座伟大的棺椁,当作我们的新人之床!”

    “疯子!你一直觊觎于我?”

    阿海咬着她的耳朵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对女人没兴趣。但阿幽,你不是一般的女人!你是刺客们的主人,你是秦北洋的‘阿幽妹妹’。所以,我愿意为你而付出。”

    少女阿幽已无力抵抗,泪水涟涟,就像六岁那年。全身穴位被点上,加之五花大绑。阿海抱着她走向秦始皇的黄肠题凑……

    太白山,天上地宫。

    突然,空中飞过衣袂裂风之声。

    秦北洋来了。

    他不是从地面飞奔而来,而是从半空中。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阿幽身上,他攀爬到秦始皇陵墓的地宫穹顶,距离地面数十层楼之高。他模仿“五禽戏”的“猿戏”,孔武有力的双臂,吊着北斗七星,跳跃到穹顶中心,与太阳依次交替的新月之钩上,双脚悬空的正下方,就是秦始皇的巨棺。

    秦北洋施展轻功,稳稳降落在黄肠题凑的顶端,正方形木头宫殿的屋顶。

    地宫中所有人都睁大双眼,包括被阿海抱在怀中的阿幽。她看到他还活着,变成一抹彗星袭月、白虹贯日、仓鹰击于殿上。

    阿海叹息着摇头,抽出象牙柄的匕首,准备再与秦北洋决一死战。

    赤手空拳,怎能抵挡阿海的匕首?但秦北洋还未落地,架在鹿角上的环首唐刀,竟然自动起飞,如同一条白练划过地宫,飞入他的手中,似乎藏着强大的磁石。

    手握唐刀,威风堂堂,他将历史踩在脚下。头顶流动日月星辰,周身照射鲛人油脂之光。仿佛有盏聚光灯,投射来一圈光晕,将他从头到脚笼罩。

    这一刻,以秦为姓的墓匠族传人,竟好似两千两百年前,那位统一六国,书同文、车同轨,废封建,立郡县的中国第一位皇帝。

    秦始皇帝。

    棺椁下方的阿幽,痴痴地仰望地宫苍穹,黄肠题凑之上的男人,恍若一颗熠熠闪光的星辰……

    千真万确,他就是那个人!

    阿海双手击掌,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那头青牛镇墓兽,发出震耳欲聋的的牛吼,正要冲向秦始皇的棺椁,却被两道闪电般的琉璃火球击中。

    青牛摇晃两下,岿然不倒,怒不可遏,甫一回头,只见地宫深处,飞奔来一只幼麒麟镇墓兽浑身冒着火焰,头顶枝桠峥嵘的鹿角,身披金光闪闪的鳞甲。

    “九色!”

    阿幽兴奋地大喊,希望重新燃起。

    不过,相比于体型壮大的青牛镇墓兽,小镇墓兽九色,不过是个小不点罢了。

    但这是秦北洋与九色商量好的计策,九色舍生忘死引开青牛镇墓兽,秦北洋从天而降。

    幼麒麟镇墓兽与青牛镇墓兽展开缠斗,鹿角vs牛角,琉璃火球中的大唐军阵vs青牛铁甲之上的契丹兵刃,竟然打得难分难解,就像最轻量级与最重量级的拳手同台竞技。

    地宫中心的棺椁上,一名刺客悄然爬上来,意欲从背后偷袭。秦北洋犹如脑后长了眼睛,低头躲过匕首的一击,同时转身送出唐刀。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