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天国志(二)
    她叫洪天幽。

    秦北洋顿首道:“阿幽妹妹,我第一次知道你的真名。”

    “幼天王洪天贵福是我的祖父。自从天国败亡,他便隐居在太白山上,也是太平天国的第二代天王,一直活到到庚子年,寿终正寝而升天。”

    “那也是我出生的一年。”

    阿幽淡淡地一笑:“庚子年,我的父亲,幼天王的独子,成为第三代天王。三年后,我和我的孪生兄长出生了。我们是天国最后的继承人。六岁那年,天国出现叛徒,清廷调遣新军精锐,突袭太白山,用炸药打破城堡。我和哥哥被俘虏,运送到北京。”

    “那是宣统元年,西元1909年。”

    那是秦北洋的命运被彻底改变的一年。

    “我们双胞胎兄妹,被一个老太监送到北京的摄政王府。那是个春天的午后,摄政王很年轻,喜欢逗笼子里的鸟玩。我从小受的教育是,所有满清官员贵族都是妖魔鬼怪,要么长着恶狼脑袋,要么拖着狐狸尾巴,没想到却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摄政王起了恻隐之心,下令把哥哥送去后宫做太监,把我送去做娼妓。”

    “老太监?”

    “哥哥,你想起来了吗?老太监违背了摄政王的命令,秘密将我们押送到清西陵,想用水银做成童男童女,给光绪皇帝殉葬!”

    “是,在我刚到地宫的第一夜,我将你从老太监的魔掌中救出来,可惜没能救出你的孪生兄长。”

    “那一夜起,我就把你当作比亲哥哥还亲的哥哥。”

    比亲哥哥还亲的哥哥?秦北洋听得有些脸红。

    天国图书馆有个后门,深入太白山中的石头甬道。绕过几个弯,迎面又一间密室,门上刻着“真神殿”三个字。

    阿幽推开殿门,鲛人油脂点亮的长明灯前,供奉着鲜花、水果、还有露水。

    重重帷幔深处,端坐一个男孩,身穿明黄色长袍,胸口绣着团龙,头戴圆筒形金冠。男孩不过六七岁模样,脸上似乎贴着银粉,看起来相貌如生,却又有几分诡异。

    秦北洋认出了这个男孩。

    “哥哥,他也是我的哥哥。”

    阿幽上了三炷香。当年的童男童女,原本要为光绪皇帝秘密殉葬。如今,童女已长成十八岁大姑娘,童男却永远被禁锢在六岁,成为太白山上的神,刺客们顶礼膜拜的对象。

    “他为何在太白山上?我记得,十二年前,他不是被陵墓监督下令埋在西陵围墙外吗?”秦北洋后背心凉飕飕的:“他的身上与体内都是水银,别说十二年,就算一千二百年,也不会腐烂。”

    “哥哥,五年前,袁世凯称帝时,我被脱欢从鄂尔多斯草原救回太白山,加冕成为刺客们的主人。我率领大伙儿,赶到清西陵的围墙外,掘出当年被埋下的哥哥。因为水银,他没有腐烂,被送回太白山,永生永世供奉在真神殿。”

    “如果我没有救你,那么供奉在这里的,便是一对童男童女。”

    阿幽抓着秦北洋的手说:“哥哥,救命之恩,阿幽必要相报。”

    “妹妹,我俩童年时的相遇,这是命中注定之事,不是我对你的恩德。”

    “哥哥,我的童年到六岁为止——我亲眼看着爸爸被清军乱枪打死,妈妈被十几条大汉**,从悬崖跳下地狱谷。我看到太白山血流成河,我和哥哥被关在铁笼子里,像牲口一样押送到北京。我必须保护自己,不能泄露身份,我是天国最后的传人。从那以后,我的童年是在北京的大宅门里,关在内务府陵墓监督的后院里度过的。”

    秦北洋同病相怜道:“阿幽妹妹,你没有童年,地宫中长大的我,一样没有童年。”

    走出真神殿,打开秘道尽头的窗格,望见一轮明月,高挂在云海上。

    “青龙头,白龙尾,小儿求雨天欢喜。麦子麦子焦黄,起动起动龙王。大下小下,初一下到十八。摩诃萨……”

    阿幽对着月亮高歌一曲,她与秦北洋初遇时唱过的求雨儿歌:“其实,这首《摩诃萨》就是刺客教团的联络暗号。”

    人生若只如初见,相隔十二年,再看十八岁的阿幽,惊觉她的内心,更像个饱经风霜的女人。

    “我做梦都想把你们这些刺客都杀尽……”

    “对不起!”她探出窗外,望着漆黑一团的深渊,“哥哥,你若想要为父母复仇,为自己复仇,请把我推下去吧。阿幽不会有任何反抗,更不会有一句怨言。”

    “别犯傻!”秦北洋将十八岁的姑娘搂了回来,“你真是我的冤家!”

    “要怪就怪十二年前,你为何从老太监手里救了我。”

    阿幽将头埋入他的怀中,仿佛一块烫手山芋,吃也不是,扔也不是……“我不怪你,只怪阿海。”

    “地狱谷中没有发现阿海的尸骨,但刺客教团已发出必杀令,他活不了多久!”

    十八岁的小女孩,恶狠狠地说。

    秦北洋心中盘算,亲手复仇的日子,究竟还有多远?

    “哥哥,阿海的叛乱,除了觊觎五百吨沙俄黄金,也是窥透了我的心思——他知道我倾心于你,料定有你无他,有他无你。至于老爹,他是忠心耿耿的天国老臣。我做出任何选择,他都会无条件服从,哪怕叫他去死。”

    刺客教团的规矩森严,与中国两千年的君主**并无两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老爹做得到,阿海却做不到。

    说话间,东方泛起鱼肚白,云海上下,金光闪闪,平地上一辈子都难见到,但在天国长大的孩子们眼中,却又稀松平常。

    “妹妹,阿海到底是什么人?”

    “孟婆告诉过我——有一年腊月,有个中年男子,冒着大雪登上太白山,带着十五岁的阿海——眉清目秀的男孩,性格内向,极少说话。护送阿海上山之人,自称‘四川道人’,其父是太平天国战将,追随翼王石达开西征,在大渡河畔败亡,隐居在川西深山。这人有浓黑的胡子,长脸,高鼻梁,说话有浓浓的口音。他发誓效忠天国,每年送一些孩子上太白山,作为血赋。”

    “血赋?”

    他想起土耳其近卫军——巴尔干地区的基督教少年,从小离开父母,送到土耳其培养成最凶悍的战士,几乎征服了大半个欧洲。

    “他保证,孩子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具有高贵出身,天资聪颖,骨骼清奇,具备成为顶尖刺客的条件。”

    秦北洋闭上双眼,脑中浮起那张浓黑胡子长脸高鼻梁的男人面孔,好像找到了恶的源头……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