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飞行的阿海(一)
    三更天,太白山以东两百里,西安鼓楼与钟楼又敲响了。

    陕西督军衙门的密室内,刺客阿海被包裹得宛如木乃伊,只留出一个脑袋,还有右脸上的刀疤。名侦探叶克难让安娜远离犯人,免得她一时冲动闯下大祸。

    “来到太白山的那一年,我只有十五岁。”

    阿海的目光平静,甚至有几分优雅,不像顶级杀手,更像伤春悲秋的文人。

    “是谁教你的?”

    “老爹——我们都这么叫他,其实他无儿无女。他是太白山的第一批刺客。他和孟婆教会了我们这批孩子,从‘刺客道’到‘地宫道’的所有技巧。”

    “‘刺客道’,顾名思义,就是杀人的真功夫,不是花拳绣腿。”叶克难托着下巴问,“那么‘地宫道’又是什么?”

    “挖掘古代陵墓,捕获镇墓兽的技能。”

    “这也是你们的天国大业?”

    阿海来了精神:“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乾陵中有镇墓天子,惟有集齐若干最强大的镇墓兽,并觅得打开乾陵的钥匙,获取镇墓天子,就能夺取天下。”

    “荒诞!”

    叶克难毕竟是吃过洋墨水的,哪怕只是东洋墨水。

    “乾陵不可近,谁都打不开武则天的陵寝。”

    安娜插了一嘴,她在乾陵奶头山下住了九个月,每每遥望武则天的陵墓,抚摸无字碑与六十一蕃臣像,甚至爬到坟冢顶上,对这座一千两百年前的大墓颇有感应。

    “小时候,在太白山,除了学习刺杀与掘墓的技能,还必须对《唐睢不辱使命》倒背如流——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

    “你第一次杀人的匕首,就落在我的手中,象牙柄上有个‘彗星袭月’的螺钿图案。后来又出现了‘白虹贯日’的匕首。”

    “刚从太白山毕业,只能用最低级的‘彗星袭月’,杀满一百个人,才能升级到‘白虹贯日’。”

    “百人斩?”叶克难受过日本式的警察教育,自然想起这三字,“仓鹰击于殿上呢?”

    “那是主人才能佩戴的匕首。”

    “你是说阿幽?”

    “她是天王之女。”

    这个答案让安娜震惊:“不可思议,现在可是二十世纪,中华民国。”

    阿海从叶克难手中喝了口水:“西元1909年,太白山遭了大灾。清廷上山奇袭之日,老爹和孟婆带着我们一众少年下山训练,侥幸逃过一劫。回到山上,发现天王已殉国升天,王娘跳入地狱谷,小天王与小公主被掳走。我们策划劫狱,但告失败,只知小天王与公主被一个老太监带走不知去向。我们埋在巡警局的内线,透露一个消息——有个叫秦海关的皇家工匠,奉命修建光绪帝的陵墓,却向摄政王提出要求,希望找到庚子年失散的孩子。”

    “你们顺藤摸瓜,循着我的调查线路,找到了天津徳租界,仇德生夫妇家门口?”

    叶克难的脸色相当难看,这样说来,就是他给秦北洋带来了灭门的厄运。

    “不错,我们事先也做了调查,仇小庚实为皇家工匠秦海关的独子。”

    名侦探被点醒了:“说到世袭皇家工匠,太白山上,是否有一位皇家风水师李先生的幼子?据说清廷突袭太白山,真正目的是要抓他。”

    “有,他是我的刺客伙伴,真名李高楼。”

    李高楼——叶克难记下这个名字:“他长什么样?”

    “从我看到他的第一面起,他就戴着一副鬼面具。我们在‘天国学堂’长大,可算是同窗发小。现在想想挺可怕的,课堂里永远有一个戴着鬼面具的小孩。”

    “说下去,宣统元年,西元1909年,天津徳租界!”

    阿海眯起双眼:“李高楼说——秦氏墓匠族,掌握着历代帝王墓葬的秘密。秦海关亲手修建过同治帝、慈禧太后的陵墓。若能控制秦海关,就能打开清朝的帝王陵寝,尤其是天国最痛恨的叶赫那拉氏。”

    “所以,你们不是来刺杀秦北洋的,而是绑架?再以他为诱饵,用来控制秦海关。”

    “清廷在找这个孩子,我们也在找他——秦氏墓匠族的最后传人。我们的计划颇为缜密,想要策反秦海关父子。李氏风水大师和秦氏墓匠族联手,必能掘断清朝的龙根!”

    “没想到,太平天国的后代还相信这些个迷信!”

    欧阳安娜毕竟是国立北京大学肄业,没好气地冲了阿海一嘴。

    “如果,我们连续掘开清朝皇陵,就有资格与摄政王谈判,跟他做个秘密交易,用停止掘墓来交换被俘的小天王与公主。”

    “这是你们刺客教团的惯用手法!”

    名侦探想起三年前,北京房山石经山的洞窟,刺客们就是用连续刺杀加上威胁的手段,迫使不可一世的小徐将军低头妥协,做了秘密交易,乖乖交出唐朝小皇子的棺椁。阿海所说,未必空穴来风。

    “那一夜,天津徳租界。我们干掉巷口的巡捕,来到仇家的四合院。原计划,要趁着秦北洋熟睡之际灭门,将这孩子带走,告诉他父母被清廷所杀,让他矢志复仇,推翻清庭!没想到,九岁的秦北洋,不晓得是不是梦游,竟然半夜自己出来,恰巧目睹养父之死。趴在屋檐上的我,莽撞地跳下去。其实,我心里紧张极了!我一刀扎破了秦北洋养母的心脏……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我能抽支烟吗?”

    杀人无数的冷血刺客,依然心有余悸,仿佛回到十九岁的黑夜……名侦探从口袋里掏出烟,塞入阿海嘴中点上火柴。蓝色烟雾淡淡地喷出,尚在哺乳期的安娜咳嗽几下。

    “谢谢你!叶探长。杀了第一个人,我就疯狂了。老爹喝止住我,可惜我没有经验,一走神,男孩竟用削尖的竹竿刺来,差点被他刺穿面门,但我的右脸……”

    阿海叼着烟,双手被捆着,无法抚摸蜈蚣般的伤疤。

    “活该!为什么不戳死你!”

    安娜再次被叶克难按下,阿海自言自语:“你们不知道,在我十九岁时,我很漂亮,有一张眉清目秀的面孔。太白山上的男孩与女孩们都爱我。”

    “恶心!”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