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孟婆汤(一)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朱庆馀《近试上张籍水部》

    新婚次日。

    阿幽醒来,天已大亮,她从未起得那么晚!莞儿一笑,唇边似还残留他的味道。她抚摸自己的身体,又抚摸婚床的枕头,却只摸到了秦北洋的体温……刺客联盟的宾客们都已告别太白山。“天使”迈克尔也启程回美国,他与秦北洋相拥告别:“兄弟,这辈子,若是有需要我的时候,别忘了迈克尔!”

    迈克尔开玩笑说,还要把九色打扮成南美洲神兽“猊马”变魔术,吓得小镇墓兽连连后退呲牙咧嘴。

    太白山归于寂静,阿幽依然独守空房。每一夜,秦北洋都躲在地宫,睡在唐朝小皇子棺椁旁。惟其如此,才能确保癌细胞不复发。九色回到新旧两个主人身边,也是乐不思蜀,仿佛回到白鹿原魔方大墓。

    秦北洋禁止九色离开地宫,尤其禁止它靠近阿幽。卡佳之死的前车之鉴,他不想因为这头小镇墓兽体内几块灵石的威力,再害死另一个深爱自己的女子。

    这一夜,他正在黄肠题凑巨棺上打坐,背后徐徐传来老婆婆的声音:“北洋!你为何不理不睬你的新娘?”

    秦北洋惊慌地站起来,见到不知多少年纪的老婆婆,穿着寿衣似的左衽衣襟,犹如从古代走来的神像,或在奈何桥头熬汤呢。

    面对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任何谎话或借口都是徒劳,秦北洋不如直说:“婆婆,我只怕我会害死阿幽!”

    “不,你有前缘未了!”

    “这……”

    秦北洋心中盘算,难道还是欧阳安娜?

    “我也有前缘未了。”孟婆露出一脸死皮与褶子,“我总是给‘天国学堂’的学童们灌一碗孟婆汤,让他们忘记前世的一切,好好把握在天国的来世,做个优秀的刺客或‘镇墓兽猎人’。我也时常想喝下自己熬的汤,可每喝一次,往事反而历历在目,如血如泣……”

    听此一言,秦北洋不知所措,仿佛面对活着的历史:“我也喝过,却忘不了。婆婆,你让孩子们喝下这碗汤,不也是为了在天国学堂专心学习吗?”

    “如果人活着形如蝼蚁,麻木不仁,浑浑噩噩,那便是死了!满清统治的天下,四万万中国人,莫不如此,能有几人睁开过眼睛?”

    “天王算一个吗?”

    “天王……”孟婆是太白山上唯一见过天王洪秀全真容之人,“不是他。”

    “太平天国,英雄辈出,风起云涌,撼动了满清暴政,是为革命党人的先声。但这场大变乱,也造就了惨烈的破坏。是非成败,功过各半,留待后人评说吧。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婆婆,请受北洋一拜。”

    孟婆立即将他扶起:“你才是太白山的主人,刺客们的首领,我这老太婆可承受不起。”

    “对了,婆婆,我有个疑问,为何您的衣裳,以及太白山上的妇女,包括阿幽的结婚礼服,都像死后的寿衣?”

    “太平天国的服饰衣冠制度,历法、文字、避讳等等,皆不同于历朝历代,我们期望开创一个新天地,彻底改变这个国家……六十年一甲子,我都快九十岁了。再回首,天国是注定要失败的啊。”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守在太白山上?”

    “一口气!”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秦北洋若有所思,“天国与满清,你死我活,总有人不承认失败,就像古往今来的亡国之士,宁愿逃亡海外孤岛,也不愿做新朝臣子。”

    “我发过誓,我要亲眼看到清朝灭亡,我要让天国活的比满清更久。”

    “孟婆,你已经做到了,如今是中华民国。”

    别人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孟婆却是越老越明白:“北洋,还记得吗?我给你和阿幽做了一张‘合挥’,就是你们的结婚证,写有‘西王议政司’五个字。”

    “西王——太平天国的西王萧朝贵?”

    “是,他是我的夫君,我是西王娘。”

    “难道说——婆婆,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洪宣娇?”

    秦北洋双目一瞪,九色也从黄肠题凑里爬出来了。

    “亏你读书多!”

    “请受北洋一拜!”

    为了解阿幽以及太白山上这伙人的心理、性格以及行为逻辑,秦北洋已把天国历史补了一遍。洪宣娇,太平天国第一奇女子,艳绝一世,勇冠三军,常率女兵百名,所向披靡。每次大战,她先拜上帝,再化淡妆,乘绛马,舞双刀,长身白皙,衣裙间青皓色,如皎月落白雪,清兵望之如神女下凡——“解衣纵马,内服裹杏黄绸,刀术妙速,衣色隐幻,一军骇目。”

    孟婆将秦北洋拉起,别看这么老,手上颇有力道,几十年真功夫的修为。

    “我本不姓洪,原名杨云娇,但与天王生于同村——广东花县的福源水村。我还是小姑娘时,就跟随天王去了广西紫荆山,一场梦后自称天父之女。天王是天父之子,自然与我结为兄妹。我改姓为洪,客家话里云与宣的发音接近,才有了洪宣娇这名字。金田起义,永安建制,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我嫁给了西王萧朝贵,新婚不到一年,他战死于长沙南门外妙高峰,我成了小寡妇。”

    “太平天国到了天京以后呢?”

    “我任女馆监察,东王倾心于我,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而我正青春守寡,难耐寂寞,竟有了儿女私情。”孟婆放声大笑,“到了这把年纪,便也无所忌讳。天国前期由东王统管大事,天王并无实权。古往今来,功高震主都会惹来杀身之祸。东王几次搞降童术的把戏,谎称天父下凡附体,让天王尤为窝火。让我窝火的是,东王又迷恋上新科女状元傅善祥。”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状元。”

    “我恨她。”

    一个甲子过去,孟婆——不,洪宣娇的怨恨仍未消除。

    “婆婆,是您亲手策划了天京事变?”

    “我只是个小女子,哪能有那么大能耐?当我是武则天吗?我只是这场大屠杀的可怜的工具罢了。我劝东王为北王韦昌辉办庆功宴,韦昌辉趁机谋害了东王,血洗东王府,男女老幼前后被杀两万人!”

    “您很内疚?”

    “我对不起东王,也对不起天国,这是我们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北王叛乱被诛,翼王又负气出走,虽有忠王、英王、干王的忠勇才干,清廷亦有曾妖、李妖、左妖等等名臣良将,终于打破了天京。”

    “有传说,您跟随洋教士逃亡美国,远渡旧金山开业行医。”

    “冇……”镇墓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